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400章

-

一句話,把老首長問的說不出話來。

駱夫人忙道:“瞧你說的,怎麼會呢,你這次這麼英勇,你們中隊長說是要給你記二等功呢。可你這次啊,真是嚇死媽媽了,要不是小權,你這條小命就落在f國了。媽媽爸爸年紀大了,可經不起你這樣的折騰,咱們啊,把檔案調回來,你不是想和小權結婚麼,他的政審過了,你倆能結……”

駱媽媽激情澎湃地說著,駱優卻是淚流滿麵。

她這一哭,駱夫人也跟著哭了,想勸又說不出話來,隻好在駱首長的肩膀上捶了一下,“你說!”

駱首長看著滿臉是淚的小女兒,心裡也堵得慌。

他這閨女從小就是個皮猴子,五六歲的時候就坐在他腿上從他的皮夾子裡掏槍玩了,常常把一眾部下嚇得一哆嗦,她的槍法是他手把手教的,當初也是他親自把她送進了蛟龍大隊,要問他後悔嗎?

“我不後悔。我相信,你也不後悔。”

駱首長看著女兒,講話鏗鏘有力,“每一個軍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如今你的使命已經完成了,蛟龍大隊冇有開除你,你永遠都會是它的一份子,就像你的戰友,他們也是一樣的。”

他的目光朝喻晉文和傅彧看過去,喻晉文和傅彧都用軍姿的姿態,站得筆直。

“隻是你也該知道,你已經不適合再待在蛟龍大隊,會有新人頂上你的位置,去完成你曾經做過的,或者冇做過的事情。你做的很好,女兒。你已經為國家貢獻出了自己的力量,未來的日子,就迴歸你駱優本身,去過你自己的人生吧。陪陪小權,也陪陪我們。”

說到最後,駱首長的聲音也添了一絲哽咽。

駱優靠在駱夫人懷裡,嚎啕大哭。

哭得像個孩子。

權夜騫一臉心疼地看著駱優。

他知道傷到的右臂對她而言意味著什麼,他隻恨自己當時還是出現得太晚,冇有替她擋下那顆子彈,看著她中彈的那一刻,他真切地感受到了什麼叫做“萬箭穿心”,直到現在想起來他都全身發顫。

愛一個人的滋味,就是心疼著她的心疼,難過著她的難過,快樂著她的快樂。

他當著駱父駱母的麵,無比鄭重地承諾,“我會愛護她,照顧她,一輩子!”

直到生命儘頭。

駱優在那邊哭,南頌就在這邊哭。

喻晉文緊緊將南頌攬入懷中,給她擦著眼淚,腦子裡卻是閃過一個念頭——

最近小頌哭的頻率和次數以及時長都在增長,會不會是……懷孕了?

當他把這個想法偷偷告訴南頌的時候,南頌抬頭看著他,腦子是懵的。

哭瞬間憋了回去,眼淚卻還是掛在眼瞼處。

不會吧?

從病房走出去,南頌抹乾眼淚,陰著一張臉,問喻晉文,“你冇有揹著我做什麼手腳吧?”

喻晉文被她問的一臉緊張,“冇,冇有啊。”

“……”南頌擰眉,“冇有你結巴什麼?”

喻晉文:“……”

她現在的神情,有一種萬一中招,她恐怕會吃了他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