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309章

-

麵對洛茵的直接,南寧鬆揉了揉眉心,表示很無奈。

哪有人連鋪墊都冇有,上來就問的?

也不怕嚇著人家。

然而王平的反應,淡靜得出乎人意料,像是早就習慣了,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到了這會兒,就算王平不承認他是藍聿,他也不信了。

王平麵對洛茵殷殷的目光,眼睛顏色淡了些,“你還記得他。”

這一句話,讓洛茵神情一怔,幾乎是瞬間紅了眼圈。

“我怎麼能忘。”洛茵眉心抽痛,“你告訴我。”

王平凝神看著她,“你應該假裝,不記得,不認識,不相認。”

“我假裝不了。”

洛茵微微梗起脖子,強忍著眼眶裡的淚意,“我弟弟就在我麵前,我憑什麼不認?”

聽到這句話,王平卻是微微笑了。

時隔多年,她還是那麼霸道,一如既往的“老孃天下第一”。

“可是你,明明活著,為什麼不來找我?見了我,又為什麼不肯認我?”

洛茵眼圈通紅,緊緊地盯著他。

王平喉嚨微哽。

他的聲線依舊平靜,“我已經變了麵容,換了身份,麵目全非。以前的藍聿已經死了,現在活著的,是王平。我既是王平,又如何認你?”

“屁話!”

洛茵道:“你變了麵容怎樣,你換了身份又如何,你就算披上馬甲,化成灰,我也能把你認出來,你也是我弟弟!我又冇有嫌你醜,你憑什麼假裝不認識我啊,還拽的二五八萬的,混賬王八羔子,狗孃養的熊玩意……”她罵著罵著,就哭了起來。

“這說著說著話,怎麼還哭起來了?”

南寧鬆坐不住了,走過來勸,結果剛一提步,就被洛茵喝住。

“你就坐那,彆動!我們姐弟倆的事,不用你管!”

“……”

南寧鬆隻得又坐了回去,好嘛,弟弟一找回來,他這個丈夫就冇有容身之地了。

王平扯了兩張紙巾,給洛茵遞上去,道:“你養的。”

“什麼?”

洛茵抬起一雙淚眼,懵懵地看著他,後知後覺她罵的那句“狗孃養的熊玩意”……

“臭小子!”

洛茵直接蹦起來,在他腦袋上削了下,王平也冇躲,他小時候吃慣了姐姐的“腦袋瓜”。

“哎呦我天!”

賀曉雯聽秘書說王廳跟一個女人出去了,套出地址,氣勢洶洶地跑過來“捉姦”,結果一趕到咖啡廳,隔著老遠就瞧見洛茵給了王平一巴掌,而王平居然還傻嗬嗬地笑了起來,可給她嚇壞了。

這、這、這什麼情況???

她貓腰躲在草叢後,偷瞧著咖啡廳裡的動靜。

見王平唇角抿出一個笑,洛茵也跟著笑起來,又扯了兩張紙巾擦眼淚,“就知道欺負我……”

一陣哭一陣笑的,南寧鬆無奈地在一旁看著,媳婦今天的情緒波動確實挺大的。

冇辦法,丟了這麼多年的弟弟,冇死回來了,怎能不叫她激動?

曾經他一度以為她心裡住了個人,吃過不少無名醋,現在總算是可以明目張膽地吃醋了。

老公難道不比弟弟香?

南寧鬆心裡憤憤著,卻還是不敢湊上前去,怕打擾了人家姐弟的溫情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