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077章

-

逛了半天超市,晚上吃的飯消化了不少。

回程的路上,喻晉文開著車,南頌坐在副駕駛座上,撕開了一包大白兔奶糖。

這都是小時候吃的零嘴了,也非常能勾起童年回憶。

“我記得小時候,有一陣子爸媽不知道出去乾什麼,一走就是大半個月,把我丟給了爺爺,我以為他們不要我了,哭個不停,爺爺就帶我去小賣部,買大白兔奶糖來哄我。”

南頌打開糖紙,往嘴裡填了一顆,奶味頓時盈滿口腔,“嗯,還是記憶中的味道。”

喻晉文看著她眯起眼睛,眉眼彎彎一臉滿足的樣子,不覺勾起唇角。

“要糖嗎?”南頌問他。

喻晉文點點頭,“要。”

南頌便給他剝了一顆,遞到他嘴邊,喻晉文將糖叼進去,嘴唇觸到了她的指尖。

溫溫軟軟的觸感,卻像是通了電一般,讓南頌瞬間紅了臉。

她自詡是臉皮挺厚一女的,可跟喻晉文待在一起,總是經常性的臉紅心跳。

特彆不經逗。

南頌覺得自己像是退化到了青春期的少女時代,而喻晉文卻是進步神速,就像他開車的技術一樣,簡直是突飛猛進,有時候她都招架不住……這難道就是男人身上特有的天分?

回到家,南頌讓喻晉文先去洗澡,自己將買來的東西稍微整理一下。

喻晉文字想說自己來整理就好,但見南頌已經動起手來,想著讓她熟悉一下環境也好,就進了浴室。

南頌是有些整理癖在身上的,東西不喜歡雜亂無章地放著,喜歡分門彆類地放好。

她手腳麻利地將零食都一一放進零食筐裡,日用品等也放到梳妝檯上,拉開床頭櫃的抽屜,就看到裡麵整齊地擺列了一卷又一卷的衛生紙,下麵的抽屜裡,則全部都是超薄岡本。

“……”

難怪他說他囤了一年的量。

這個壞蛋,整天腦子裡都在想些什麼?!

“真是不務正業的狗男人,滿腦子都是風花雪月……”

南頌臉熱了又熱,將買來的那些岡本也通通塞進去,剛放好,喻晉文就從浴室出來了。

“嗯?在跟我說話?”

喻晉文聽見南頌在小聲嘟囔著什麼,卻冇能聽清。

“冇有……”南頌下意識地把抽屜關上,一扭頭,就見喻晉文站在不遠處擦頭髮,腰間隻圍著一條淺灰色的浴巾,露出肌理流暢的人魚線和緊實的腹肌,身上蒙著一層水汽。

……這是在,誘~惑誰呢?

雖然不是冇見過,但這樣看著,還是忍不住會心跳加快,臉自不覺又紅了。

看著一張小臉嫣紅如血的南頌,喻晉文竟也跟著有些害羞了,正想說什麼,南頌就飛速地站起來,“內個,你洗完了?那我,我去衣帽間收拾一下行李,然後也……洗個澡。”

她磕磕巴巴地說著,低著頭就要往浴室跑,結果跑的太急,到喻晉文身旁的時候,被褶起來的地毯絆了一下,整個人都往前摔去,表演了個“平地摔”。

“小心!”喻晉文被嚇了一跳,忙伸手去扶她,人是扶住了,但是由於動作太大,本來腰上的浴巾係的就不嚴實,當著南頌的麵,就這麼華麗麗地掉了下去,滑落到了地上。

喻晉文:“……”

南頌抬眼一瞥,“!!!”

周圍的空氣靜止了大概一個世紀那麼久,事實上隻有三秒鐘。

然後南頌……從喻晉文懷裡起身,落荒而逃。

唉。

喻晉文默默地從地上撿起浴巾,感慨自己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