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075章

-

喻晉文牽著南頌的手,進了家門,傭人們熱情地跟南頌打招呼。

因為上次南頌來喻公館的時候叮囑過他們,不許再叫夫人,他們便喚她“南小姐”。

喻晉文一向是個念舊的,喻公館的傭人都是跟了他許多年,冇有怎麼變過,在他們心裡,南頌也一直都是這個家的女主人,冇有因為彆人的出現而改變過。

喻晉文吩咐傭人備好水果、點心、茶,就帶著南頌上了樓。

時隔半年冇來,喻公館確實和從前大不相同。

喻晉文將她的行李箱放進衣帽間,又給她拿出一雙毛絨的粉色拖鞋,“洗好了的。”

南頌穿上拖鞋,就想起之前他給她“批發”的那一箱子拖鞋,不禁失笑。

“帶你參觀一下?”

南頌點頭,“好啊。”

小毛的設計感不錯,裝修用的是當下最流行的極簡風,地板都是多層實木淺灰色的木地板,客廳沙發是皮質的,還安了釣魚燈,臥室的牆壁是黃楊木直紋的,裝了隔音板。

浴室貼的是啞光的瓷磚,花灑和牆壁的顏色一致,都是金屬槍灰色,非常有質感。

也是她最喜歡不過的金屬工業風。

真是狠狠戳中了她的審美點。

“這個畢業作品,可以打98分了。”南頌給出了很高的評價。

喻晉文卻笑問,“剩下那2分呢?”

“那得使用過後才知道。”南頌這個“老師”非常嚴格,輕易不給滿分。

喻晉文笑著點點頭,“好。”

從浴室裡走出來,傭人將洗好的水果端上來,也泡上了一壺頂級香茗,茶香四溢。

南頌這才問他,“怎麼突然想起要重新裝修了?”

喻晉文剛要張口,她便率先道:“可彆說是專門為了我啊,我不信。”

“為什麼不信?”

喻晉文將果盤推到她麵前,麵對她望過來的眼神,道:“想聽實話?”

南頌:“廢話。”

喻晉文斟酌了一下措辭,道:“喻公館,曾經有彆人留下的痕跡,我怕你因為這個不想再來,就算來了心裡也會不舒服,索性重新裝修一下。不光為了你,也為了我自己。”

南頌神色不動,他倒是坦白得很。

她也很坦誠,“你能想到這裡,說明你在意我,我心裡自然是高興的。”

“我知道,”喻晉文微微垂下視線,“過去的事,在你心裡是一根刺。我不奢望你能夠把那根刺完全拔除,徹底原諒我、信任我,我隻希望能用行動和未來幾十年的時光去慢慢消解掉這根刺,儘可能讓它變得不重要,也儘可能讓你……不再怪我。”

他聲音越來越低,話音裡卻透著一份堅定。

南頌的手被他攥住,見他執拗又倔強地看著他,似是打定主意就算她一輩子不肯原諒他,他也不會放她走的偏執模樣,心中莫名添上一絲酸楚,又有些好笑。

“行吧。”

她輕哼一聲,“反正來日方長,讓我好好想想,該怎麼折磨你,給你上點什麼刑。”

聽她這麼說,喻晉文心中卻是重重一震,猛地上前抱住她,聲音低低,透著懇求。

“小頌,彆離開我。怎麼罰我都好,隻求你留在我身邊,不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