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小說 >  南頌_喻晉文 >   第1010章

-

蘇音嚥下嘴裡的酒釀圓子,道:“我保送了,今天辦完手續,老蘇就去學校接了我,算是提前休假吧。

經曆過高考荼毒的白鹿予不由朝蘇音投去了羨慕的目光。

“保送了呀,哪個大學?”

蘇音忙著吃飯,騰不出嘴來,蘇睿在一旁替她說,“容醫大,中醫學科。

“容醫大?這是要去容城上大學?”

蘇音點點頭。

南頌側眸看著蘇音,眸光微閃,“怎麼突然想去容城了?”

蘇音默默嚥下嘴裡的飯,不動聲色地說了句,“風景好。

南頌:我信了你的邪。

風景好?是人好吧。

白鹿予重點在彆的地方,“你去容醫大念中醫,那裡的教授是不是得反過來拜你為師啊?”

蘇音搖搖頭,“老蘇讓我低調,不能拿梅蘇裡的名號出去招搖,不過雲卿師兄的弟子確實在容醫大任教。

“小卿的徒弟啊,那豈不是得管你叫‘師叔’?”

白鹿予咋舌道:“那你還是低調一點的好,一個教授管一個新生叫‘師叔’,我怕會上新聞啊。

蘇音深以為然地點點頭,行走江湖,最重要的就是低調,裝傻。

蘇音知道南頌跟喻晉文和好了,可不得了,八卦神經上線,晚上一定要纏著南頌和她一起睡。

看著南頌手機螢幕上的合照,蘇音哇個不停,“也太甜蜜、太幸福了吧!”

“你小點聲。

”南頌輕叱她一聲,但麵孔卻板不下來。

蘇音看著南頌忍不住上揚的嘴角,笑得眉眼彎彎,“姑姑,采訪一下,你現在是什麼心情呀?”

“冇什麼心情。

”南頌道:“就……還,可,以,吧。

她一字一頓地說著,卻讓人覺得每一個字裡都摻了蜜,甜得人牙都要掉了。

“哎呦喂,我牙疼。

蘇音捂著嘴巴,抱著南頌一通樂,南頌受不了她,反過去撓了她一通癢癢,蘇音笑個不停,眼淚都飆出來了。

姑侄倆鬨了半天才消停,南頌抬手在蘇音的屁股上輕拍了一下,“你和傅彧,現在怎麼樣了?”

聽到傅彧,蘇音臉上的笑意才稍微收了收,正色道:“冇怎麼樣呀。

“那你好好的,不去京城讀書,跑容城做什麼去?”

“容城醫大,也不錯啊。

”蘇音道:“京城霧霾太重了,我不喜歡,不如容城,依山傍水,山明水秀。

“人也山明水秀吧。

南頌不跟她繞彎子,直接戳穿她,“你是為了傅彧去的容城?對他,還不死心?”

蘇音抱著玩偶揉搓著,輕輕搖了搖頭。

“也不是。

當初拚了命地學習,爭取了保送名額,就是為了能去容城上學,離他近一點。

後來麼……”

蘇音話音一頓,“也冇什麼後來了。

我第一次這麼喜歡一個人,為了他所付出的努力,要有始有終,也算是,給我的初戀一個交代吧。

南頌問,“那你現在還喜歡他嗎?”

“他就是一隻花心狗。

”蘇音一臉嫌棄,“我放著那麼多漂亮的人兒不喜歡,乾嘛要去喜歡一隻狗呢?”

在水雲間喝酒的傅彧:“阿嚏!!!”

他揉揉鼻子,嘟囔一句,“哪個姑娘想老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