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九千歲》 小說介紹

主角是燕西尋蕭太後的小說叫做《錦衣九千歲》,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錦衣之上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錦衣九千歲》 第1章 免費試讀

第1章

坤寧宮。

雕梁畫棟,大氣磅礴。

他這是在哪兒?燕西尋頭痛欲裂。

“太後,燕公公醒了!燕公公醒了!”

蕭太後清冷威嚴的麵容有了一絲動容,忙將朱釵簪於發間,緩步到了床榻前。

她一襲紫色刺金長裙,三千青絲高束,九尾鳳簪金燦刺目。

晃得燕西尋幾乎睜不開眼。

隱約間,他看到一三十美婦,身段婀娜,容貌殃民。

薄紗下**若隱若現,纖腰不堪一握,而上更是規模巨大!

那雙鳳眸薄涼輕蔑,流轉間偶有嫵媚風情。

極品啊!

燕西尋不由吞了口口水,這可比他見過的那些人造美人強了千萬倍!

更要命的是……那美人兒竟然勾起了他的下巴,纖纖玉指,香氣瀰漫。

“怎麼?寧願冒著被髮現的風險,也不願考慮哀家所言?”蕭太後柳眉輕挑,意味深長的瞥著他。

**!

燕西尋瞬間瞪大了眼,魂都差點飛了。

美人兒這是在投懷送抱?

他大腦一片空白,緊接著如洪水般的記憶開閘而來。

他穿越了!

穿越到一個假太監身上,一個曆史上冇有的王朝。

而眼前之人是大商朝至高無上的蕭太後!

原主本是一介熱血讀書人,先皇早逝,列國紛爭,他看不得太後借立雍親王幼子為帝,女人當政,惑亂江山,所以這丫的扮成太監入了宮,為的就是能提點幼帝統政!

可萬萬冇想到,那幼帝僅僅五歲,狗屁不懂!

而他的身份更是被蕭太後發現,威逼利誘,想收他為裙下臣。

可他燕西尋是誰?

寒窗苦讀十載,高風亮節,一心家國天下,豈能摧眉折腰事權貴?!淪為蕭太後的玩物?

所以,他宦海浮沉,生死存歿。

這次,更是遭奸人陷害,魂歸九天!

呸!

燕西尋心中狠狠的唾了一口,原主是個傻子吧?

隻要抱緊了蕭太後的大腿,這天下都儘攬於手了,何苦再戰戰兢兢、苦藏報國熱血與淩雲壯誌?!

況且,蕭太後可是難得的美人!

這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不過,死的也夠冤的,僅僅是幫小皇帝出謀劃策,那幫傢夥就要置他於死地!還用了投毒這麼下作的手段!

燕西尋雙拳緊攥,骨節咯咯作響,硬朗的麵龐浮現一抹肅殺。

酸儒,既然我穿越到你身上,這一世,就由我替你活!

你的仇,我來報!

你的豔福,我來享!

他直勾勾的目光落在蕭太後身上,一把抱住了她的纖腰……

蕭太後身軀微微一顫,可隨即鳳眸輕蔑,眼底染了一抹取勝的驕傲,“經此一事,你想通了?”

燕西尋不假思索,“是!太後,我不想努力了!”

“那你知道該怎麼做……”蕭太後玉手拔下鳳簪,一頭烏黑秀髮傾瀉而下,少了幾分威嚴,多了些嫵媚。

“我會讓太後滿意的!”他呼吸驟劇,喉嚨一深,急迫的吻上了蕭太後的紅唇……

青天白日,珠簾內人影搖曳……

一個時辰後。

蕭太後美豔的臉龐慵懶中夾雜著幾分嫵媚,就如那畫卷中走出來的人一般。

然,一道冷冽粗獷的聲音徹底打破了殿內的平靜。

“太後!微臣求見!”

燕西尋身子一僵,這聲音,他再熟悉不過了!

太師歐陽劍!

那個連做夢都想搞死他的太師!

聽聞他被投毒,歐陽老賊怕是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他有冇有死,甚至不惜驚擾太後!

“太後,燕西尋一介閹人,蠱惑幼帝,亂議朝政,臣聽聞他身中劇毒,被太後接到了宮中,還命禦醫救治,臣認為此舉實在不妥,還望太後賞臉相見!”

“閹人?”蕭太後盯著燕西尋明顯的喉結,眼神戲謔,“你是麼?”

燕西尋心情沉重,生怕這女人把他交了出去。

他擠出一抹討好的笑容,郎豔獨絕,“太後,奴纔是不是閹人,您不最清楚了麼?”

蕭太後雙腿不斷摩擦,一雙玉足上下搖晃,“哀家忘了!”

靠!

這女人真想翻臉不認人?

燕西尋的心咯噔一聲,徹底涼透了!

蕭太後紅唇勾起,玉足向他唇邊遞來,“再給哀家證明一次。”

我……

燕西尋心底一萬隻羊駝奔騰而過,這歐陽老賊都在殿外咆哮了,太後還想著那事……

萬一他闖進來,自己身份泄露,玷汙太後,再加之種種罪名,可是十個腦袋都不夠砍!

他哭喪著一張臉,“太後,奴才都命懸一線了,您……”

蕭太後從容不迫,“你也會怕?昔日,哀家拿刀架在你的脖子上,可都不曾見你慫過。”

燕西尋簡直如芒在背,他可不是原主,不懼生死,他隻想活著,榮華富貴、錦衣玉食的活著!

“太後,請恕奴才昔日愚昧,奴才真的知錯了!”他知道自己是生是死,全在蕭太後一念之間。

蕭太後攤開雙手,鳳眸嫵媚、誘人,“那就證明給哀家看,你不是無用的閹人!”

燕西尋咬牙,事已至此,他也隻能徹底征服蕭太後,才能保住一線生機了!

“奴纔來了!”

期間,歐陽劍的喉嚨都要喊破了,“太後,臣求見!”

“太後若不見臣,臣便長跪不起!”

“太後,您糊塗啊!”

然,他換來的隻是寂靜和沉默。

直到繁華落幕,蕭太後纔不捨得與燕西尋分離,紅唇輕啟,“該辦正事了!”

她雙手輕拍,立刻有兩名侍女從外殿進入,伺候她梳妝打扮。

燕西尋手忙腳亂的穿好衣衫,他可不能讓歐陽老賊發現任何紕漏!

“去,迎歐陽太師進來。”蕭太後鳳眸一瞥,頃刻間端莊威嚴。

門被打開,歐陽劍一身鶴舞雲飛絳綃衣,頭戴東珠黃金冠,威風凜凜。

他頭髮花白,但大步流星,老當益壯。

“老臣見過太後!”他雖跪拜,但雙目死死的鎖定燕西尋的臉,怨憤,不甘。

這個閹狗竟然還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