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79免費閱小雅和玲玲的眼中激動的轉悠著淚水,她們為蓉蓉這個好朋友高興啊,小雅扭頭望望黎東昇和萬林,見他們兩人全都興奮地點著頭,小雅輕聲說道:“雖然日記本中的情況,與叔叔當時收養張娃的情況吻合,可為了穩妥起見,還必須要經過na這種科學鑒定”,

張娃母親聽到小雅的話連連點著頭,欣喜的眼淚已經掛滿了臉上,她扭頭望著自己的丈夫剛要說什麼,突然睜大眼睛、捂著嘴,半晌才說道:“我的媽呀,這是老天開眼了,不然、不然,他們兄妹可就可就,媽呀,多虧那個癡情的酗子出現了,”

她後怕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黎東昇幾人聽到她的話也都冒出了一身冷汗,是呀,如果沒有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那他們可就是兄妹

幾人都有些後怕的坐在沙發上愣了一會兒,黎東昇搖搖腦袋,仔細分析了一下眼前的情況,

從目前情況分析,張娃和蓉蓉姐妹是有著血緣關係的兄妹這件事情,基本上是板上定釘了,如果是這樣,張娃父親剛纔說得對,蓉蓉姐妹不單有他們這些肝膽相照的好朋友,還有著親哥哥和哥哥的父母,

如此情況下,他們說什麼也不能讓蓉蓉這麼孤苦伶仃、舉目無親的嫁到國外去,他們應該讓這個善良、癡情的姑娘感受到溫暖,讓她的心中充滿著陽光、充滿著親情出嫁,這也是給張娃兄弟一個交代啊,

黎東昇想到這裡,猛地站起身使勁拍了一下巴掌說道:“目前看,他們是具有血緣關係的兄妹不離十了,那我們就儘快給他們做na親屬鑒定”,

他扭頭對小雅繼續說道:“小雅,你立即抽取蓉蓉和張娃的血樣,對兩人進行親屬鑒定,我們必須拿到可靠的科學依據,確定他們的兄妹關係,這樣才能將真相告訴他們,一旦確定,我們就給蓉蓉舉辦一場盛大的婚禮,風風光光地把她嫁出去,”

小雅欣喜答應著跑了出去,她剛跑出院長辦公室,就見玲玲拉著成儒快步走了過來,原來他們早就焦急的等在外麵,迫切地想知道他們商談的結果,

玲玲拉著小雅的手急急地問道:“怎麼樣了,”小雅興奮地回答著:“走,找蓉蓉抽血去,給她和娃娃做親屬鑒定,”她話音剛落,玲玲興奮地一把抱住了小雅,成儒也扭身就跑,嘴裡激動的結結巴巴的說道:“我我去看娃娃去,”

小雅趕緊推開玲玲叫道:“現在還沒確定,先不要告訴他,”說完,拉著玲玲就向蓉蓉的病房跑去,

兩人急匆匆跑到護士站,小雅急促地向護士要了一個注射器和試管,然後拿起護士台的電話,通知張娃所在重症監護室的護士也抽一管血,直接送到血液化驗中心,然後她放下電話就拉著玲玲衝進了蓉蓉的病房,

蓉蓉、小妹和小麗在病房中,她們看到小雅兩人滿麵喜色的急匆匆走進來,都詫異地望著兩人,小妹怯生生地叫到:“小雅姐、玲玲姐”,玲玲走過去親熱的摟住了小妹,

小雅喜滋滋地將注射器和試管遞給小麗,然後對小妹說道:“把姐姐的衣袖挽起來”,

小妹愣了一下,抬手就去挽玲玲的衣袖,“臭丫頭,你挽我的衣袖乾嗎,”玲玲笑著敲了小妹的腦袋一下,周圍幾人全都笑了起來,蓉蓉也笑了起來,有些詫異地問道:“怎麼又抽血呀,”

小雅走到床邊笑著說道:“誰讓我們是好姐妹呢,你出院前,我這個大醫生還不好好給你檢查檢查,”

蓉蓉感動的拉著小雅的手,兩眼蒙上了一層淚光,深情地說道:“認識你們真好,這段時光我會記一輩子的,我也要像媽媽一樣找個日記本,把這一切都記下來,永遠的記下來,”她說著,眼淚慢慢從眼角流了下來,

小雅伸手擦去她臉上的淚珠,凝望著這個一起歡笑過的好友問道:“你家裡的事情和母親的事情,小麗已經原原本本地告訴我了,你能把那個筆記本讓我看看嗎,”

蓉蓉猶豫著伸手從枕頭底下抽出了筆記本,然後扭頭望了小妹一眼,關於有個同母異父哥哥的事情,她還沒給妹妹講過,

她將筆記本遞給小雅,深情地說道:“原想在我走前要委托你們幫幫我,沒想到你們還惦記著,如果你們有時間就幫我找找這個哥哥吧,爸媽不在了,我現在希望能找到這個哥哥,”

小妹站在一旁愣住了,低聲問道:“姐,你說什麼呢,我們哪來一個哥哥,”蓉蓉擺擺手說道:“有時間我再給你慢慢解釋”,

小雅雙手接過已經泛黃的筆記本,兩眼望著蓉蓉說道:“一定,我們儘全力幫你完成心願,希望能很快給你一個訊息,”

此時,小麗已經抽出了一針管血樣注射進試管中蓋上塞子,她有些質疑地將試管遞給小雅,她是負責護理蓉蓉的專職護士,知道昨天剛給蓉蓉化驗過所有血液指標,不然主任也不會讓蓉蓉出院,

小雅接過試管笑嘻嘻地望了一眼小麗,拉著蓉蓉快步走出了病房,兩人走出病房就小跑著向化驗室跑去,

小雅剛交代完化驗員檢驗項目,就看到張娃監護室的護士也舉著一個試管走了進來,她趕緊接過試管交給化驗員交代了一番,要求儘快拿出結果,

化驗員已經知道他們是軍區特戰大隊的,她立即看看小雅的化驗單據說道:“我們出來結果後立即通知你們”,小雅連聲說著“謝謝”,

小雅和玲玲走出化驗室直奔張娃的監護室,兩人走到監護室前,見張娃的父母、黎東昇和張娃幾人都站在玻璃窗前,每人的臉上都洋溢著一種喜悅的笑容,兩人也喜滋滋地湊了過去,

眾人看到小雅兩人,全都把詢問的目光望向兩人,小雅悄悄豎起手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室內的張娃已經坐在了床上,身上的一些監護設備已經撤了下去,隻是手臂上方還掛著吊瓶,他望著窗外大家臉上的笑容,心中有些詫異,不明白又發生了什麼喜事,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