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楊院長看大家高興地樣子。接著說道:“大家還不要太興奮。現在隻是第一關通過了。還要觀察四十八小時。這是危險期。隻要這個時期不出現大的排異反應。肝臟運行正常。這纔算基本上成功了。大家先回去吧。目前張娃已經被轉到重症監護室。不能探望的”。

他走到吳雪瑩的身前。仔細看了一下她的臉色。皺著眉頭扭頭問小雅:“這就是那個胸腔積水的隊員吧。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這麼重的傷情怎麼還推到這裡來了”。

小雅剛纔聽溫夢說了吳雪瑩的事情。她拉著吳雪瑩的手說道:“這小丫頭擔心張娃的情況。一定要過來等待手術結果。說什麼也不聽”。說著低頭對吳雪瑩說道:“好了。楊院長都發話了。趕緊跟我回去。”。

她叫著溫夢和護士趕緊推著吳雪瑩向病房方向走去。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吳雪瑩躺在病床上。可腦袋還在歪著。眼睛緊緊盯著那扇已經關閉的手術室大門。似乎在期盼著什麼。

張娃母親的目光也一直看著遠去的病床。似乎這個病床上的小丫頭在她的心中留下了什麼。讓她的目光不忍離開。

這時。王默林突然從外麵走了進來。他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閨女溫夢推著吳雪瑩。他走過去先拍拍吳雪瑩的腦袋低聲說道:“好好養傷。我過一會兒去看你”。然後上下打量了一下溫夢。笑著說道:“像個軍人了。我閨女也出徒了”。溫夢羞澀地望了一眼自己的父親。低聲叫道:“爸”。推著吳雪瑩就向前走去。

王默林走到楊院長身前笑著說道:“我剛進醫院就聽說了。手術非常成功。謝謝你們。”

楊院長擺擺手說道:“還要觀察四十八小時。第一時間更新我先去監護室看看張娃。你們先忙著”轉身走進了手術室。手術室內有直通重症監護室的通道。

王默林扭身跟張娃的父母打了個招呼。然後對黎東昇說道:“你跟我來一下”拉著黎東昇向楊院長的辦公室走去。黎東昇走了兩步扭過身說道:“萬林。你先把張娃父母送回招待所。我已經在招待所安排了一輛專車供他們使用。其餘的隊員也先回去吧”說完。跟著王默林一同走去。

王默林兩人走進楊院長的辦公室。看看進來給他們沏茶的勤務員說道:“謝謝。出去時把門關上”。然後扭頭看著黎東昇說道:“你們回來路上發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此事省公安廳已經成立了專案組進行徹查。你們扣留的那批富家子弟也已經接到公安醫院接受監視治療了”。

王默林說到這裡忍不住笑了起來。低聲罵道:“這群不知死活的玩意。居然敢對著萬林幾人動手。那十幾個持棍小子的臂骨和腿骨都被萬林幾人折斷了。那個阻擋你們去路的叫周浩的小子。肩部骨骼被兩隻花豹搞了個粉碎性骨折。傷情十分嚴重。這是報應啊。”

王默林說到這裡臉色一變。眼中射出一道精光:“媽的。這是張娃被搶救過來了。要是張娃有個好歹。老子非讓他償命。”

黎東昇望著王默林點點頭。一個在戰場上浴血負傷的戰士。卻由於一個仗著自己手中有兩個臭錢混蛋的耽誤而倒在路上。不光是王默林不能答應。就是他們這些軍人也決不會放過他。第一時間更新

王默林話鋒一轉。接著說道:“讓我不能理解的是。一個堂堂的公安分局的副局長。怎麼就能置國法於不顧。居然顛倒黑白的去保護一個持槍行凶的混蛋。他到底跟這些富商有什麼交易。居然膽敢去下一群執行任務的軍人的槍。這事必須要詳查。”

他說到這裡臉上突然露出了笑容。看著黎東昇說道:“不過。第一時間更新當時你們高利部長的身手可是夠厲害的。據說是瞬間就下了那個分局副局長的手槍。一腳就將他踹了出去”。

黎東昇也咧嘴笑了一下。一群小地痞跟特種兵動手。那不是明擺著找收拾嘛。他笑著說道:“那當然了。高部長可是我的前任軍區特戰大隊的大隊長。身手自然十分了得。對了。那個故意阻擋我們軍務的奔馳車主什麼來頭。怎麼這麼猖狂。連軍車和警車都不放在眼裡”。

王墨林臉上笑容立即沒了。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說道:“這是本省一個富商的公子。依仗著家裡有錢。平時就十分囂張。與這裡的公安、交管係統的一些人很是熟悉。出了事情都找他們擺平了。所以養成了驕橫跋扈的性格”。

他說著。欠身將手中茶杯放到茶幾上。兩眼突然冒出一股冷光:“我就不明白了。一些人拿著國家的俸祿。卻在為一些富商在看家護院。他們眼中就沒有國法。”

黎東昇看著王墨林沒有說話。地方上的事情他這個軍人不好插嘴。王墨林看著他笑了一下。老於世故的他自然知道黎東昇的想法。

王默林停頓了一下。接著冷冷地說道:“看到這些蛀蟲我就生氣。這種事情本不是我的職責範圍。可此事涉及到了你們軍方。而且是直接妨礙搶救為國負傷的勇士。這件事我不得不插手了。此事我已經上報有關部門。上麵已經責成省市有關部門成立了聯合調查組。我倒要看看這些無法無天的人。跟這些執法者有什麼關聯。”

黎東昇聽到王默林的話抬起頭。他知道這個國安總局副局長動了真怒。這個戰鬥在國安戰線的老戰士理解自己這些為國拚殺的將士。理解他們的戰友之情。因為他王墨林就是從槍林彈雨、從國安戰線的刀光劍影中走來的戰士。

黎東昇猛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對著王墨林立正敬禮。深情地說道:“謝謝你。有你們這樣一批正直的首長給我們這些浴血奮戰的軍人做後盾。我們在前方拚殺就沒有後顧之憂。我們不怕流血、不怕犧牲。可我確實害怕我們這些浴血奮戰的官兵們。在自己的國土受到那些小人的傷害啊。我們花豹突擊隊謝謝您。”

王墨林臉色冷峻地站了起來。他伸手拉下黎東昇敬禮的手臂。說道:“這是我們的職責。也是我們應該做的。你們在前線浴血拚殺。我們在後方連這點保障都給你們提供不了。我們還有什麼資格坐在這個位置上。”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