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小花低吼一聲向著左側沙漠跑去,邊跑邊用鼻子使勁聞著。突然它停住腳步,右爪使勁向沙內刨去,隨著它的動作,地上的沙子突然流動起來,一條一米多長的撒哈拉沙漠蝰蛇從沙內快速鑽出,直立起身子向小花吐著紅紅的芯子,當它看到小花冒著藍光的眼神,身子有點畏懼地向著後麵移動。

小花趴低身子低吼一身,身子猛然竄起,右爪閃電般地向著蛇頭揮出,一爪將蛇拍出三四米遠,緊跟身子在空中轉身直接撲向蛇頭,一口叼在蛇頭下麵的蛇身上,叼著跑回萬林身邊。萬林抓住蛇頭,拔出軍刀直接剁下蛇頭,抓住蛇尾倒提起來將蛇血流進小花的嘴裡,然後自己也吸了幾口蛇血,隨後將蛇皮剝下,直接砍下一大段遞給小花。自己用軍刀削下幾片蛇肉放進嘴裡。

半個小時後,萬林拍了一下小花起身向前跑去。剛跑出不遠。萬林就隱約聽到後麵響起了一聲爆炸。萬林咧嘴笑了一下,肯定是張娃和大力設伏阻撓敵人前進的速度。

剛纔,正在加快速度向突擊隊方向前進的敵人車隊壓上了張娃埋設的一顆反坦克地雷,一輛裝甲車被炸翻。敵人車隊指揮官古及塔立即意識到一定是敵人埋設了地雷,他下車看了一下週圍,見四周除了一聲爆炸外再冇有動靜,立即命令卡車上的士兵下來,到被炸翻的裝甲車周圍搜尋,看還有冇有爆炸物。經過一番查詢,士兵們終於找到了張娃埋設的另外兩顆反坦克地雷。

連續兩次遇伏,古及塔知道一定離人質不遠了,他命令坦克在前開道,其餘車輛沿著坦克的車轍前進。

黎東昇此時已經帶領突擊隊完成了防守工事的構築。每個突擊隊員都挖出了掩體,並用睡袋、石塊以及衣物包裹著沙子放在掩體前。

黎東昇走了一圈,看著隊員們構築的環形工事點點頭,然後命令所有隊員將反坦克地雷和手雷集中起來交給成儒,自己親自帶著成儒在環形工事外500米遠的地方埋設了一圈。隨後命令狙擊手成儒在石林外麵800米遠的的一座大沙丘上建立隱蔽狙擊點,消滅敵人火力點和指揮官。自己返回石林命令隊員原地休息,養精蓄銳準備迎接敵人。

快速奔跑的萬林突然發現前方出現了一座數百米高的大沙丘,他帶著小花迅速爬上沙丘,趴在沙丘頂上掏出狙擊鏡對著前方觀察。在沙丘前麵3公裡左右的地方出現了很多沙棘和巨大的仙人掌。

上百座簡易房屋和軍用帳篷坐落在沙棘和仙人掌中間。十幾輛軍用卡車和軍用吉普、三輛裝甲車停在房屋中間,外麵不時進進出出的出現打著赤膊的、穿著當地服裝的、身著迷彩服的的黑人。

萬林仔細觀察了一會兒,竟然冇有發現站崗的哨兵。萬林用瞄準鏡來回偵查了幾遍,最終確定一輛美國悍馬後麵的的簡易房為敵人指揮部。

冇有哨兵可能是敵人這個基地坐落在沙漠深處,政府軍不可能穿越杳無人跡的大沙漠襲擊他們,所以這群烏合之眾組成的武裝連崗哨都不放了。

萬林看著敵人基地沉思了一會兒,籌劃著自己的行動方案:一定要把動靜鬨大,這樣才能把攻擊突擊隊的敵人吸引過來保證人質和突擊隊的安全他從揹包中抽出化妝包,把自己的臉抹黑。其實,他就是不把自己抹黑,連續數天在沙漠中行進,他的臉已經與黑人冇有太大差異了。

化完妝,他從揹包中取出各種功能的弓箭炸彈插在腰間,拔出手槍頂上膛插進槍套,手裡攥了5根鋼針。他低頭看了一眼腳邊的小花,怕小花引起敵人懷疑暴露身份,把小花放進後背的揹包,打開揹包蓋以便小花隨時出擊。

一切準備妥當,他大搖大擺地向敵人基地走去。當他走到敵人帳篷附近,聽到幾個帳篷裡傳出了吵鬨聲和女人的尖叫、嬉笑聲。萬林小心地向側麵一處無聲的帳篷走去,剛走到帳篷門口,帳篷裡突然走出兩個光著膀子腰間插著手槍的黑人。

兩個黑人看到全副武裝的萬林,張嘴說出了一串當地語言,好像是問萬林是哪來的萬林咧嘴向他們笑了一下,突然右手閃電般一揮,兩枚鋼針深深插入了兩個黑人的眉間。

兩個黑人翻身向後倒去。萬林搶前一步手握剩餘的三根鋼針閃身衝進帳篷,帳篷內空無一人,裡麵堆滿了各種武器、彈藥箱,和標有英文字母的箱子。

萬林看到帳篷裡冇人,立即走到門口講到在外麵的兩具屍體拖進帳篷,然後叫小花從揹包裡出來警戒。自己走到箱子前逐個打開蓋子,其中兩箱是手雷,一個長條箱子了是兩具火箭發射器,還有幾箱120毫米迫擊炮彈,還有一箱嶄新的美製4a1自動步槍,剩下的都是子彈箱和食品箱。

萬林取出一把4a1自動步槍背在身上,從彈藥箱中取出10個裝滿子彈的彈夾連同十幾個手雷一併裝進揹包。打開標有英文食品字樣的箱子,取出幾個水果罐頭塞進兜裡。

然後萬林拿出弓箭走到帳篷門口,撩開門上的帆布向外掃視了一眼,從弓箭彈藥箱裡取出最後5枚威力強大的定時箭每隔100多米呈五角形射向周圍的帳篷。然後看看帳篷裡的彈藥箱咧嘴笑了一下,拿起一顆手雷拔掉保險往自己所在的帳篷裡的炮彈箱扔去,自己帶著小花飛快地向外跑去。

剛跑出100多米遠,萬林身後的帳篷發出了連續的爆炸,帳篷內的炮彈、火箭彈和子彈相繼被引爆,劇烈的爆炸將周圍七、八個帳篷一起送上了天空,火光中夾雜著帳篷的碎片和一些焦黑的殘肢四處飛舞。

萬林和小花一邊向外飛跑,一邊不斷地向路過的帳篷、簡易房投擲著手雷。連續不斷的爆炸引起敵人營地一片混亂。正在營地房間裡躲避陽光的營地士兵穿著短褲、赤著上身拿著各式武器喊叫著鑽出營房,黑黑的皮膚在熾烈的陽光下閃著油光。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