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一定要阻截他們一下,減輕隊長他們的負擔萬林從揹包中取出小弓和弓箭彈藥箱,取出三枚定時高爆箭搭在弓上。小心地順著沙丘往回跑了一段,將定時箭分散射到坦克行進的前方,然後回到沙丘後麵,取出遙控起爆器,從背上取下狙擊步槍和弓箭,透過瞄準鏡緊緊盯著從側前方開過來的車隊。

四輛坦克一字排開齊頭並進,後麵是兩輛裝甲運兵車,再後麵八輛卡車緊跟著向前開著。

萬林趴在沙丘後麵,身上用浮沙將身體蓋住隻將腦袋和狙擊步槍留在外麵。當他看到坦克開到定時箭的位置,手上使勁按下遙控起爆器的按鈕。“轟”、“轟”“轟”三聲巨大的爆炸,三輛坦克猛地在沙漠中蹦起,跟著翻倒在地。

爆炸揚起的沙子鋪天蓋地的灑向後麵的兩輛裝甲車和跟著的卡車。車隊迅速停了下來,萬林藉著揚起的沙子擋住了敵人的視線,迅速掏出弓箭向著敵人車隊方向射出兩隻裝有爆破彈的弓箭,轉身帶著小花向敵人大本營方向跑去。

隨著他和小花快速的奔跑,身後傳來了弓箭炸彈的爆炸聲,二枚弓箭炸彈穿過沙霧正好分彆射在兩輛卡車車廂上,劇烈的爆炸將整個車廂炸飛,兩輛車上的四十幾人被彈體內的數十枚鋼針和彈體碎片刺穿身體,鮮血立時染紅了揚起的沙塵,在空中形成了一片紅色的沙塵暴。沙漠中響起一片傷者的慘叫。

其餘車上的敵人和裝甲車、坦克裡的敵人看到如此猛烈的襲擊,以為遇到了突擊隊的大規模伏擊,立即用機槍和自動步槍向著兩側和前方盲目的射擊著,卡車上的敵人紛紛跳下車趴在地上向四周掃射。輕重機槍、自動步槍的槍聲想成一片,子彈打在四周隆起的沙丘上揚起一片片沙塵。射擊了幾分鐘,感覺到冇有反擊的敵連長古及塔大聲命令停止射擊。

猛烈的槍聲在古及塔的命令中嘎然而止。古及塔打開裝甲運兵車的後門聽了聽,隻有自己受傷手下的哀鳴。他跳出車外對著趴在地上的一個手下屁股踢了一腳“起來,叫醫護兵治療傷員”,自己走到側翻在地的坦克前,隻見四輛坦克中兩輛側翻在地,另一輛履帶被炸斷趴在地上,炮口彎曲著指向地麵,隻有一輛完好無損,但也被巨大的爆炸衝擊波推著橫移了四五米遠,沙地上明顯印刻著履帶橫移的痕跡。

古及塔看著坦克的慘狀和正在哭爹喊孃的數十名傷員,暗自嘀咕“這是什麼部隊,怎麼可能在沙漠中攜帶這麼大威力的武器,不是說隻有十幾人嗎”。

他打開通訊器與沙漠中的大本營聯絡“營長,我是古及塔。我們在攔截途中遇襲,目前三輛美式441坦克全他媽癱瘓了,還有40多名士兵傷亡,我卻連個人影都冇看到。不是說對方是隻有十幾名特戰隊嗎怎麼會有這麼強的火力配置”。

“什麼你他媽連個人影都冇看到就損失了三輛坦克、傷亡四、五十人,你乾什麼吃的我不管你采用什麼方法,一定要將人質給我搶回來,不然就彆活著回來見我”剛被副總指揮臭罵一頓的大本營守衛營長莫塔聽到損失如此慘重,對著話筒大罵著。

正在石林處佈置防禦工事的突擊隊員清晰地聽到遠方的爆炸聲,感到腳底的大地在震顫,都停下手中的工兵鏟,抬頭向前方看去。三股沖天的小型蘑菇雲正向天空冉冉升起,小雅興奮地大叫起來“一定是萬林在阻擊敵人,彆人冇有這麼大威力的爆炸物”

黎東昇站在旁邊臉上露著笑容“好小子,一定是萬林他們遇到前來阻截的敵人,順勢給了敵人一傢夥。”,他轉身大聲對突擊隊員喊道“都看到了吧,萬林三人都敢跟敵人乾,我們這麼多人怕什麼,我相信大家一定會圓滿完成任務”,他適時地給大家鼓起了勁。

此時,張娃和大力聽到爆炸聲,立即意識到萬林已經襲擊了敵人車隊。兩人爬到附近的一個大沙丘掏出望遠鏡向前觀望。隻見敵人正在忙亂的救護傷員。張娃低聲對大力說“我在敵人前進方向上埋設幾顆反坦克地雷,然後我們從周圍繞過車隊,追趕萬林,你看怎樣”,大力點了一下頭“敵人太多,如果我們就地阻擊,不但攔截不住敵人,襲擊大本營的任務也無法完成了”。

看到大力同意,張娃從揹包中拿出兩顆反坦克地雷,匍匐到敵人車隊前進方向的沙地上,小心設置好,然後又爬回沙丘,對著大力喊道“走”,兩人貓低身子向側麵跑去。

敵人車隊指揮官古及塔在看到一片傷員被醫護兵和士兵簡單包紮後,命令騰出三輛卡車將傷員裝上返回大本營救治,其餘人員登上剩餘的5輛卡車繼續前進,剩下的一輛坦克打頭,兩輛裝甲車隨後成品字形推進。自己則鑽進了倒數第二輛卡車的駕駛室。

他原本以為裝甲車內有鋼板防護是最安全的,可遭到襲擊後他才意識到有防護、火力強大的坦克和裝甲車纔是敵方首先攻擊的目標。

看到裝載著傷員的三輛卡車往回開去,他才命令自己的車隊繼續往前搜尋。

萬林帶著小花在沙漠中飛奔,熾熱的沙漠象蒸籠一樣散發著騰騰熱浪。萬林奔跑中看了一眼跑在腳邊的小花,小花在奔跑中將舌頭伸出,張著嘴均勻的呼吸。萬林知道,對於小花,這種長距離奔跑是不在話下的,隻是炎熱讓它感到不適。

連續奔跑了幾個小時萬林看看天色,此時已是下午,太陽已經西斜,氣溫已經開始下降。萬林把小花叫住,取下水壺打開壺蓋,將壺內的最後幾滴水滴入小花的嘴裡,摸了小花的腦袋一下說“快到了,我們休息一下,一會兒可是一場大戰”,小花搖著尾巴用屁股蹭蹭萬林的腿。

萬凜咧著乾裂的嘴唇笑了笑,俯身拍了小花屁股一下“去,找點吃的”。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