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萬林側臉又向密林深處聽聽,一陣輕微、有節奏的腳步聲正在隱隱傳來,奔跑的方向正是迎向晃動著手電的毒販武裝,這些人顯然是伊藤的鬼子雇傭兵。兩者相向而行,顯然走的是林中相對安全的一條通道,林地上佈設的機關和地雷最少。

萬林心中冷笑了一聲,慢慢將腦袋縮回樹冠上麵,回身對著兩隻花豹比劃了一會兒,然後衝著兩隻花豹一揮手,兩隻花豹腦袋一低,一頭紮進了濃密的樹冠。

萬林隨即身子突然躍起,直向正往林外撲去的的伊藤一行人身前的樹冠上撲去,幾個起伏已經撲倒了伊藤一行人前麵數十米的樹冠上,隨即悄悄向樹下鑽去。他下到地麵,在一棵粗大的樹乾後隱蔽身軀,手中的衝鋒槍槍口指著林外方向。

“嗷”,一聲豹吼突起,“啊”、“哎呦”兩聲慘呼隨即從剛跑進林中不遠的坤沙一行人中響起,緊跟著又傳來幾聲慘叫,槍聲也隨即響起。

槍聲混雜著怒罵聲,前麵的手電光亂晃,一陣雜亂的腳步聲急促地向萬林這邊衝來,一串串子彈在林間亂飛。緊跟著就見兩隻花豹如飛般從前麵跑來。

萬林身後的林中已經傳來伊藤一行人快速奔跑的腳步聲,顯然他們也是聽到了豹子的吼聲,加速趕了過來。

萬林臉上掛著冷冷的笑容,手指突然伸進嘴中打了一個響亮的呼哨,兩隻花豹隨即向樹冠中鑽去,“噠噠噠噠”,萬林胸前的衝鋒槍突然噴射出了一道火蛇,一梭子子彈對著追逐花豹的人影掃了一梭子,跟著身子躍起,迅速鑽上了頭頂的樹冠。

“噠噠噠”,槍聲驟然猛烈起來,一片彈雨猛地向萬林這邊的樹林中掃來。快速向莊園回援的伊藤一行幾十人敲走到萬林所在的大樹附近,立即被迎麵掃來的彈雨打倒了兩個人。

剛纔,伊藤得到坤沙的命令,正帶著自己在林中防禦的數十人快速向莊園回防,走到前麵不遠就聽到了雜亂的槍聲,繼而又聽到了萬林的呼哨和花豹的吼聲,都提高警惕快速向這邊衝來,冇想到剛衝到這個區域就迎上了對麵凶猛的彈雨。

訓練有素的鬼子雇傭兵立即躲在樹後,“噠噠噠”、“哐哐哐”輕、重火力對著前麵就掃射起來。

此時,萬林攀上樹冠帶著兩隻花豹快速向側麵樹冠撲出,一直撲出近百米遠脫離了下麵激烈的戰場,才冷冷的回頭看了一眼火光沖天的林間,帶著兩隻花豹向西邊穀外方向奔去。

剛纔花豹的吼聲和萬林響亮的呼哨聲,使伊藤一行人和後麵追擊的兩百多名毒販武裝,都誤認為對麵是花豹突擊隊的人,雙方的的各式武器毫不猶豫的向著前麵的林中瘋狂的掃射起來。

槍榴彈、火箭筒噴射著火焰向前麵樹林中鑽去,輕、重機槍和自動步槍的子彈暴雨一樣打在林間的樹木上,漆黑的林間立即被團團火光籠罩,一棵棵被炸斷的樹乾冒著騰騰的火焰,一股股黑煙從茂密的樹冠縫隙中鑽上空中。

而此時,戰鬥經驗豐富的查理帶著黑鷹雇傭團的人並冇有加入戰團,他們全都躲在林邊的樹後,冷冷看著前麵的激烈戰鬥。從查理看到熬磨帶著大約兩個連的手下衝進莊園,查理就指示手下有意放慢了追擊的腳步。

在前麵密林中追擊幾個具有超強身手的特種兵是極其危險的,查理帶著自己的手下來到林邊,突然抬手命令所有黑鷹隊員停下了腳步,靜靜的注視著狂怒的坤沙帶著手下不管不顧地衝進了濃密的樹林。

從林中突然響起那聲響亮的呼哨和花豹的吼聲開始,查理的心中突然產生了一種警覺。對方在逃跑過程中怎麼會突然暴露身份這絕不合乎常理,他立即命令手下隱蔽,做好戰鬥準備。

查理側耳傾聽了一會兒林中的槍聲,槍聲中響著輕、重機槍的聲音、火箭彈不斷在林中炸響。查理一驚,對方的火力極為凶猛,這絕不是一個區區幾人的特戰隊員發出的火力。

對方隻有幾人,要快速通過重重攔截,不可能攜帶重型武器,就是帶了,也不會攜帶眾多沉重的彈藥,可樹林中對方的火力在持續的響著,這顯然是伊藤回援的部隊

查理想到這裡,低頭對著話筒就要覈實對麵部隊,可突然想起現在無線電訊號被對方遮蔽,根本無法通知伊藤和魯莽的坤沙。他扭頭對著身邊一個手下吩咐了一句,跟著對著周圍的手下大喊一聲:“跟我來”扭頭向莊園裡麵的停車場跑去。

他知道,對方挑起了伊藤和坤沙的人自相殘殺,其目的就是為了拖延己方追擊時間,他們現在一定是從林中向西麵穀口奔去。

查理抬手拍了自己的頭盔一下,峽穀中的道路直通穀口,乾嘛非要在對手屁股後麵追擊。既然對方要出穀,就必須經過西麵的穀口,隻要自己帶兵封鎖穀口,對手就插翅難飛。

他相信伊藤明白過後,一定會和坤沙的人馬順著林中追擊,這樣正好在穀口周圍形成合圍之勢。

查理帶著手下迅速跑向停車場上,途徑莊園大門附近時扭頭喊了一句,後麵立即衝出十幾人向大門跑去,彎腰拖起橫七豎八擋在通往下山道路上的沙包、殘破的大門和屍體向一旁扔去,很快就清理出了大門的道路。

查理和其餘的手下快速奔到汽車旁,鑽進幾輛車內發動車輛轟鳴著向莊園門牆的路上衝去,最後的一輛卡車在經過大門附近時將車停了一下,將周圍清理的同伴拉上車,跟著前麵的車隊向山下駛去。

六、七輛汽車亮著大燈向山下開去,可山道上一道道防禦陣地將道路封的死死的,這些原本準備攔截山下敵人攻擊的陣地,現在倒成了阻擋查理他們快速下山的障礙了。

查理坐在前麵的吉普車中,雙眼盯著不斷跳下車搬動路中沙包的手下,急的兩眼通紅。他知道在這條峽穀道路上,每隔個幾百米就有一個防禦陣地。按照現在這種速度,等他開車衝到穀口,估計對手早就衝出穀口消失在莽莽大山之中了。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援

,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