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顯然是對方巡邏隊發現了小花,順著它的身影向山上追了過去,“啪啪”的雨聲中夾雜著石子滾落的聲響,萬林靜靜的伏在地上,等聽不到對方的腳步聲後,才扭頭低聲問跟在身後的阿布:“他們剛纔在說什麼。”

阿布從後麵匍匐著往前爬了幾步來到萬林身邊,低聲回答:“他們說,這個小東西的眼睛是藍se的,肯定是咬死那個弟兄的動物,追上它”。

萬林聽完抬手示意阿布彆動,自己悄悄向山梁上爬去,他爬到小花剛纔站立的地方觀察了一下週圍,心中明白了,剛纔小花站在山梁上四處張望,眼中若隱若現的藍光正好被對麵山梁拐過來的巡邏隊看見,他們肯定是聽說有同伴被一個眼睛閃著藍光的凶猛小動物咬死了,所以看到小花眼中的藍光就立即追了過來。

而小花為了避免敵人發現身後山坡上的行動隊員,乾脆吸引著敵人向山頂上跑去了。

萬林扭頭往山頂方向望去,見雨夜中十幾個黑影正在山坡上狂奔,前麵的小花眼中已經亮起了藍光,在前麵忽左忽右、不緊不慢地奔跑,此時,小白也從草堆中鑽出跑到萬林身邊,仰頭看著十幾個敵人在追擊小花,它雙眼冒出一股紅光,起身就要向山上追去。

萬林伸手一把按住它的身子將它抱在懷裡,小白要是跟上去,說不定就要展開攻擊了,它可不像小花跟自己時間長,完全聽從自己的命令,如果它要是急了,隻有小花和它的主人小雅能鎮住它,自己都很難說。

敵人巡邏隊的一群人追到山頂,幾道手電光四處晃悠著,似乎失去了小花的蹤影,萬林心中暗笑一聲:十幾人要是能逮住小花,那小花還叫什麼山中之王啊,山林就是這些花豹的家園,絕沒有人能傷害到它們,要不是自己事先叮囑過兩隻花豹聽從命令,不得擅自出手,就這十幾人的巡邏隊還真不夠小花它們折騰的。

山頂上的十幾人晃悠了一會兒手電筒,見再也沒發現目標,嘴裡罵罵咧咧地向山下走去,一會就從山頂上消失了。

萬林趴在山梁上盯著黑漆漆的山頂並沒有動,他現在無法確定對方巡邏隊是否真的離開了,一旦巡邏隊在附近設伏等待著小花的再次出現,自己一行人一動就可能暴露目標,所以他在靜靜地等待著小花的再次出現。

過了六、七分鐘的樣子,山頂上突然立起了小花的身影,藍se的眼睛向萬林他們所在的山坡閃爍了一下,“出發”萬林低聲命令道,起身一路小跑著翻過山梁向前麵的大山跑去。

隊伍在漆黑的雨夜在山間快速行進,在山間不時隱蔽住身形躲避敵人的巡邏隊。

此時,每名隊員都體會到了阿布幾人製作的偽裝衣的妙處,它不但有極好的偽裝作用,而且大家在雨夜中行進了兩個多小時了,可每人的身上並沒有濕透,偽裝衣上的草皮、樹葉魚鱗片一樣緊緊綁在柔軟的樹藤上,就如漁民使用的蓑衣一樣把風雨都擋在了身外。

隊伍走走停停躲過幾支敵人的夜間巡邏隊伍,終於來到了萬林和虎娃、阿布昨晚偵察時渡過的河道附近,現在隻要拐過前麵的山腳就能看到前麵急轉的河道了。

萬林帶著隊員來到山腳下,抬手示意隊員們就地隱蔽,自己帶著兩隻花豹彎著腰向前麵慢慢摸去,河道內洶湧的河水依舊在猛烈撞擊著山坡邊上的石壁,波濤拍岸的巨大聲響在山穀中迴響。

萬林來到山腳拐彎處趴在了山地上,匍匐著慢慢接近前麵的一塊大石,采用給半蹲方式站起,身子緊緊貼在濕漉漉的石塊上,抬起望遠鏡向前麵河道兩邊觀察。

河道兩邊靜悄悄的沒有一點動靜,昨晚過河的山坡上依舊樹立著那幾棵大樹,在昏暗的夜se中,巨大的樹冠猶如一個個怪異的巨大蘑菇,孤零零地佇立在波濤洶湧的河道兩邊。

河道中的激流猛烈地衝擊著石壁,白se的浪花在河道中劇烈的翻騰,猶如一頭凶猛的白se巨龍在翻江倒海,水流翻騰、浪花四濺。

萬林看著眼前的壯觀景象,心中突然產生了一種震撼的感覺,這條河道怎麼跟昨晚月明星稀時的景象大相徑庭,昨晚雖說也是激流拍岸,可遠沒有今天這樣的氣勢。

難道是周圍大山上衝下的雨水,彙集到了河道中增加了水的流量才顯得比昨晚壯觀,他望望四周,心中似乎有種是不是走錯地方的疑問。

萬林舉著望遠鏡又仔細觀察了一下週圍景象,可週圍山坡上的景象依舊如故,與昨晚沒有任何差異。

今晚這場不大不小的秋雨,讓動物們都隱身在棲息地沒有出來,山中除了“簌簌”的細雨聲和前麵的激流撞擊石壁的聲響,在也聽不到彆的聲響了,連往常時常響起的狼嚎聲都沒有了。

萬林搖搖腦袋把望遠鏡又對準了昨天渡河的地方,他所在的位置低於昨天渡河時的石崖,無法看到上麵的情形,隻能見到幾棵大樹上麵傘蓋一樣的樹冠,從下麵望去,感覺石崖上黑漆漆、yin森森的,似乎有一種烏雲蓋頂的壓抑感。

他扭頭看看身後剛走過的山巒,心中尋思著:今天的敵人巡邏隊明顯比昨天晚上碰到的多了幾支,顯然是敵人增加了巡邏頻次,估計是昨晚小花咬死的那個俘虜讓敵人提高了jing覺,看來,今晚的行動要更加慎重了。

他微閉上雙眼凝神靜氣運轉了幾遍真氣,心中總是隱隱感到哪裡不太對勁,是眼前與昨晚迥然不同的景象,還是敵人增加的巡邏頻次,他自己也說不清,而昨天到達這裡時可是神清氣爽,今天怎麼會有這種感覺,奇了怪了。

萬林使勁晃動了一下腦袋,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扭身輕輕拍了一下身邊的小花,抬手指了一下前麵的山坡,小花眼中藍光一閃,迅速向前麵山坡上的石壁跑去,一旁的小白剛要跟出去就被萬林按住,現在是定點偵察,小花足以應付了,多一個目標就多一分暴露的風險。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