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這些古老的山中部落在世俗的歧視在惡劣的生存環境中頑強地繁衍生息他們在毒品、金錢的誘惑中不為所動依舊沿襲著世代相傳的狩獵生活他們保持著原始而又質樸、純真的生活習性拒絕著外界那些所謂的文明這是兩個隻有戰死而無跪生的勇敢部落這是兩個應該得到世人尊重的古老部落

萬林幾人激動地往前跨了一步伸出雙手把阿布幾人從地上拉起萬林張開自己的雙臂緊緊擁抱了一下阿布深情的凝望著他的雙眼說道:“好我答應你們你們都是真正的勇士記住戰場上一定要先保護自己然後才能打擊敵人我希望你們記住你們都是我們的朋友我們希望你們能平安回家”

阿布這個在敵人重重包圍中都沒有皺一下眉頭的部落勇士;這個在身邊倒下了上百名父老鄉親都沒有掉下一滴眼淚的鋼鐵漢子卻在聽到萬林的話語後雙眼中突然湧上了一層晶瑩的淚光

多少年來他們這些世代生活在大山裡的人都被山外之人稱之為野蠻人他們所到之處人們都用鄙夷的眼光看著他們他們用生命和鮮血換來的珍貴皮草被那些黑心商人以最低廉的價格收走;可他們采購的生活用品人們卻賣給他們最高昂的價格在這些人眼中他們就是低人一等從沒有人尊重他們也從沒有人在乎過他們的生死

當毒品在這個地區氾濫以後那些毒販更是依仗著手中的現代化武器任意欺辱他們的女人和孩子殺戮他們的同胞

可眼前的這些軍人不但幫著他們消滅那些欺辱自己的毒販挽救了他們的族人還如此的尊重著自己關心著自己的安危這不能不讓他們百感交集不能不令他們倍感激動

阿布幾人的眼中都含著淚水他們質樸、笨拙的嘴中不會說感激的話語他們采用了最原始、也最真誠的方式來表達此刻心中的激動他們跨前一步緊緊擁抱著周圍的突擊隊員

他們每抱住一個隊員嘴裡都用生硬的漢語說出了“朋友”兩字在他們質樸的心中“朋友”兩字彌足珍貴那是可以為之付出鮮血和生命的人

當虎娃激動的走到玲玲身邊伸開雙臂要擁抱她時阿布突然笑了嘴裡用部族語言告訴虎娃這是女人不可以隨便擁抱的虎娃愣了一下他隻知道給他療傷時的小雅是女人可不知道這裡還有彆的女人從他們的穿著上根本就看不出性彆

虎娃咧嘴尷尬地笑了一下伸手在自己的頭摸著歪著腦袋仔細看著玲玲

玲玲笑了編貝一樣整齊、潔白的牙齒在黑暗的森林中閃著白光她大方地張開雙臂緊緊擁抱了一下虎娃然後鬆開手撫摸著他的頭頂輕聲說道:“以後叫姐姐”清脆的聲音猶如鳥鳴一般在虎娃耳邊響起阿布趕緊低聲翻譯了過去

虎娃愣住了眼淚突然“嘩嘩”的從眼眶中留了出來兩手突然捂住嘴巴一陣低沉的“嗚、嗚”聲從手掌縫隙中傳出

這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在兩個月前轉眼就失去了自己所有的親人當時他圓睜雙目沒有哭泣而是帶著滿腔的怒火跑進了這片山林他風餐露宿孤獨地在山中尋找著一切報仇的時機

兩個月的時光他在射殺仇人的快感和在被仇人追殺的恐懼中生存著每當夜幕降臨他都蜷縮在樹上或山洞中傾聽著山風淒厲的呼嘯感受著秋夜那冰冷的氣息孤獨、驚懼和仇恨已經讓他忘卻了人世間的溫暖忘卻了曾經有過的人間溫情

可今天他那顆已經冰冷、孤獨的心靈再次感受到了一個女性的溫暖感受到了一個母親般的嗬護那一個溫柔的擁抱那一聲清脆的“姐姐”讓他那顆已經被仇恨冰封的心融化了讓他再次感受到了人間的溫暖感受到了親人的嗬護

那在他頭頂上溫情的撫摸那縈繞在耳邊的“姐姐”聲讓這個猛虎部族的少年再也無法壓抑住心頭的委屈和傷痛他崩潰了幼小心靈中那被仇恨掩蓋下的脆弱終於在一個女性的溫情麵前一下顯露出來

大家聽著虎娃捂著嘴發出的撕心裂肺的哭聲臉色一下暗淡下來眼中突然噴射出了怒火玲玲的眼中轉悠著淚花愛憐地一把將虎娃摟在了懷裡掏出毛巾擦著他臉上噴湧的淚珠

在大家的心中他可是一個孩子是一個本應無憂無慮在山間玩耍的孩子啊可人世間的醜惡卻把這樣一個本應生活在燦爛陽光下的少年送進了一片暗無天日的仇恨之中

“殺”每個行動隊員的心中都在呐喊著他們的眼中都浮現著一個個小鬼子醜惡的麵孔浮現著一個個他們屠殺山民的景象他們的眼中都噴射出了熊熊的火焰雙手都緊緊地握住了手中的槍支

山風吹拂著枝葉發出了“嗚嗚”的聲響枝葉在輕柔的擺動昏暗的林中迴響著一個少年撕心裂肺的哭聲

所有行動隊員靜靜地站在林間沒有一人晃動身體他們都在感受著一個悲慘少年的悲哀體會著他心中的仇恨萬林、成儒、張娃、小雅幾人的衣衫早已被真氣鼓起仇恨、憤怒已經讓他們不自覺地運轉起了雄渾的真氣

虎娃的哭聲漸漸小了阿布默默地走到玲玲身邊輕輕把虎娃拉過來摟在懷裡猶如父親一般低聲安慰著

虎娃止住哭聲揚起滿是淚痕的臉看著玲玲突然雙膝一彎跪倒在林地上吃力地從嘴裡低聲冒出了兩個漢字:“姐姐”

他不會漢語可他已經從阿布嘴中知道了這兩個字的含義玲玲那聲輕柔的“叫姐姐”已經深深的、永遠的鐫刻在了他的心裡

玲玲笑了彎腰拉起這個小弟弟伸手抹去他臉上的淚痕虎娃笑了那張曾經被仇恨冰封的臉上終於露出了憨憨的笑容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