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數十年來老族長帶領著自己的族人與當地的政府軍戰鬥過與裝備精良的毒販士兵戰鬥過可他從沒見識過一支像眼前這些士兵一樣在重重包圍中如此鎮定自若在上下起伏、劇烈搖晃的小橋上毫不在意走過的軍人

老族長轉身穿過樹林向火把通明的建築物走去萬林一行人邊走邊仔細打量著前麵這個部落看來並不大圓形的建築裡麵大約有著上百間低矮的房子圓形建築的外麵堆砌著一塊塊大小不一的石塊將圓形的院落包裹起來猶如一座圓形的碉堡

萬林悄悄點了點頭隻有經曆過無數殺戮和戰火的民族纔會將自己的家園修建的有如碉堡一樣這是一個絕對不容輕侮的民族他的心中漸漸升起了一份敬意

老族長和身後兩個壯漢率先走到圓形莊院的大門口黑暗中一直身長近兩米的矯健豹子突然門內鑽了出來走到老族長身邊蹭蹭族長的褲腿緊跟著使勁吸了一下鼻子好像聞到了什麼讓它警覺的氣味猛然轉過頭來兩眼中突然發出了淡綠色的光芒向後麵的萬林和行動隊員望來

隊員們猛然看到如此大的豹子突然竄出都吃了一驚萬林停下腳步仔細注視著這隻碩大的豹子見它體形高大線條優美動作敏捷兩隻環眼在黑暗中冒著熒光身體的毛色鮮豔杏黃色的身上佈滿了黑色的斑點斑點橢圓形、如朵朵梅花點綴在身上頗似古代的銅錢樣子凶猛矯捷

“金錢豹”萬林一眼認出了這隻在山林中十分罕見的猛獸在自己家鄉的大山中也能偶爾見到這種凶猛的動物他趕緊回頭看了一眼抱著兩隻花豹的小雅和玲玲

為防止兩隻花豹招事小雅和玲玲早已把小花和小白抱在了懷裡此時它們看到碩大的豹子向這邊望來猛地眼中閃過一紅一籃兩道光芒兩條後腿一蹬就要從小雅兩人懷中躥出

小雅和玲玲緊緊抱著它們伸手將它們的腦袋按在了懷裡族長身邊碩大的豹子猛然看到閃動的紅、藍光束身子猛地抖動了一下腰身立即繃緊一幅緊張地模樣

老族長感覺到豹子的變化詫異地低頭看了一眼全神戒備的豹子又扭頭望了一眼身後的萬林和行動隊員見他們都是低垂槍口並沒有什麼異常便彎腰摸了一下豹子的頭抬腳往院中走去

那隻凶猛的豹子看主人向院中走去兩眼巡視了一遍周圍見再沒看到那兩道耀眼的光芒便抬眼惡狠狠的盯了一眼前麵陌生的行動隊員轉身跟著族長向院中走去

萬林看豹子離開緊張地心情立即鬆了下來他剛纔真擔心自己的小花豹躥出把大豹子收拾了那時還不知要出現什麼亂子呢打狗還得看主人更彆說收拾人家一隻威猛的金錢豹了

他抬眼打量了一眼寬敞的院門見大門兩側的院牆上刻著兩幅巨大的豹子頭像與阿布紋在右臂上的豹頭一模一樣

看來這個部落的生活中還真是崇拜著豹子的矯捷和凶猛這種豹子精神也滲透進了所有彎刀人的精神他們的一舉一動無時無刻不在顯示著豹子的矯捷和凶猛連族長身邊都跟著一隻勇猛的金錢豹

萬林抬腳向院中走去行動隊員也跟著走了進去圓形的院子邊上建著上百間屋子屋前的廊柱上點著數十根火把熊熊燃燒的火光將院落照的通明院中是石塊鋪成的地麵在剛纔如注的暴雨中院子裡居然沒有一點積水

進到院中行動隊隊員立即按組彆站開兩手握槍槍口衝下麵對著院落的各個方向每人都麵無表情眼睛警惕地注視著四周相互之間自然形成了犄角之勢

院門對麵房間外擺著的七張太師椅中間一張椅子上鋪著一塊虎皮顯然這是族長的專座另外六張椅子後麵各站著一個長者估計是部落長老級人物

圓形屋子的台階上分佈著近百名端著自動步槍和提著彎刀的土著壯漢圓形的柱子上插著一枝枝燃燒的火把一把把彎刀戰士手中的彎刀在火光中閃爍著耀眼的寒光

押解著行動隊走進來的一百多名彎刀戰士也都分散在周圍手中或舉著彎刀、或端著自動步槍全都緊張地對著行動隊員

族長大步走到虎皮椅子前站住對著幾個老者揮了一下手轉身坐在了椅子上那頭碩大的豹子立即走到族長身前扭頭又警惕地對著萬林一行人張望了一下見依舊沒有那道剛纔閃現的紅藍光便放鬆地趴在了老族長身前兩眼的綠光冰冷地注視著身前的這批不速之客

幾個老者坐在椅子上每人的臉上都冷冷的沒有一絲表情兩隻青筋暴露的大手穩如磐石的扶在太師椅兩側的扶手上滄桑的臉上都刻著歲月留下的印痕有兩個長老的臉上還有著深深的刀疤顯示著這是一群經曆過血雨風霜的鬥士

萬林跟嚮導老劉靜靜地站在族長他們身前阿布站在萬林身側身後六、七米遠處站著風刀和洪濤後麵分散著各個戰鬥小組麵對而不同方向而立

老族長扭頭對幾個老者說了幾句什麼邊說邊抬手指了一下阿布好像是在解釋阿布和這群人的關係幾個老者都低聲說了幾句什麼似乎在討論如何處理眼前的這群人

族長和幾人族中長老討論了一會兒然後回過頭來兩眼緊緊盯著萬林用地方語言說道:“命令你的手下放下武器”阿布臉色一變趕緊給萬林翻譯了一遍

萬林聞言眼中立即精光閃爍雙眼緊盯著老族長說道:“我們是軍人一個真正的軍人永遠不會放下手中的武器希望你能理解”阿布一字一句的把萬林的話翻譯了過去

“啪”族長眼中精光一閃猛地一拍扶手站了起來“刷”周圍的族人立即舉起了手中的武器與此同時行動隊低垂的槍口猛地抬了起來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周圍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