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房主的神色十分激動,她跟著抬手指著坐在地上的小老頭,對趕來的警察繼續說道:“這個陌生人就是他!當時他看到我扭身就鑽進衛生間要逃跑,可我進屋的時候看到人影已經啟動了報警器,我一邊大喊著衝到衛生間,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

她說到這裡,又忽然笑著說道:“冇想到這個老小偷還真老實,他看到我抓住他的手臂,他看了我一眼,隨即就叫我彆嚷嚷,說不會逃跑了,也不會傷害我,然後他就坐在這裡老老實實地等你們。嗬嗬,這麼老實的小偷我還真冇見過,真奇怪。”

所長聽完女事主的講述暗吃一驚,一般的小偷被髮現後很可能狗急跳牆打傷事主逃跑,可這個女事主卻如此大膽的攔住這個小偷。而這個小偷也著實太規矩了,不但冇傷害事主強行逃跑,而且還老老實實的坐在這裡聽從女事主的指揮。

所長一邊讓女房主檢查一下到底丟了什麼東西?一邊走過來抓住小偷的手臂,老小偷臉色通紅的站起,他從懷裡掏出一疊鈔票說道:“我真不是小偷。你們也彆找了,我就拿了五千塊錢,我在放錢的抽屜裡還放了一張借條呢,我會還給她的。”

所長聽到他的主動交代愣了一下,這時女房主也從書房內走出驚愕的說道:“這老頭好奇怪呀,我抽屜裡放了兩萬塊現金、還有兩條金項鍊和一些值錢的首飾,可他確實隻拿了五千,這還有一張借條,說是一年後來還我這五千塊錢。”

所長驚愕的搜了一遍老頭的身上,他身上除了幾十塊錢零錢,確實冇有彆的值錢東西,幾個警察隨即就樂了,這麼奇怪的小偷他們確實是第一次見到。

所長隨即親自檢查了一下房門和各個房間,發現房門和門窗上麵居然冇有任何小偷進入房間的痕跡,他詫異的看著小偷問道:“你是從哪裡進來的?”

老頭滿臉通紅的指了指三樓的衛生間,剛纔這個所長已經仔細檢查過三樓的衛生間,裡麵隻有一扇采光和透氣的小窗戶,窗戶上麵開著一條三十多公分的縫隙,彆說是成年人,就是小孩都很難鑽進來。

他帶著老頭爬上三樓走進衛生間,一個警察滿臉茫然地重新檢查了一遍裡麵的小窗戶,然後扭頭說道:“所長,這麼狹窄的縫隙怎麼可能鑽進來?”

他跟著看著老頭說道:“你真是從這裡進來的?”女房主也驚愕的望著窗戶上小小的縫隙說道:“這麼窄怎麼可能鑽進人來?不可能呀。”

老頭抬手指著她苦笑著說道:“剛纔要不是你不顧死活的攔住,我已經從這裡跑了。我是怕傷了你呀。嘿嘿,我要是想離開,你一個女流之輩豈能攔住我。唉,被人發現已經夠丟人了,我又豈能再傷及一個無辜婦女。”

所長驚愕的看了一眼這個身材瘦小的老頭,扭身對身邊兩個同伴說道:“你們帶兩個保安到窗戶外麵看著點,彆讓他跑了,我讓他從這裡鑽出去試試。”

很快,窗戶外麵就傳來了喊聲,所長指著小窗戶對老頭說道:“你鑽出去試試!”老頭看著他不相信的樣子搖了搖頭說道:“唉,我要是想跑,你們還真攔不住。”

說完,他突然從地上竄起,雙手抓住一人高的窗戶上沿,身子跟著在狹窄的縫隙中扭動了兩下,轉眼之間已經消失在窗外。

衛生間內的所長目瞪口呆地看著對方滑出窗戶,他大驚著對窗外喊道:“抓住他,千萬彆讓他跑了。”說完,扭身就向衛生間外跑去。此時他已經意識到,眼前這個小偷一定是身懷絕技的武功高手。

所長跑出彆墅來到後麵的草坪上,兩個警察已經站在窗下緊緊抓住老頭的手臂,老頭的手上已經戴上了手銬。

所長抬頭看了一眼三樓高高的小窗戶,他驚愕的問道:“他怎麼下來的?”一個小警察回答道:“他鑽出窗戶就像一片樹葉般飄下來了,轉眼間已經落到我們身前,我們怕他逃跑,趕緊給他戴上了手銬。”

老頭聽到小警察說怕他逃跑,他苦笑著對所長說道:“我真不是小偷,我要想跑,你們這幾個人還真攔不住。“

話音中,他身子突然一晃,正抓住他手臂的兩個警察隻感覺一股大力向他們手上傳來,兩人猶如被電擊了一般鬆開手向兩側踉蹌了出去。老頭的身影跟著就電閃般從幾個警察和保安身邊閃過,轉眼間已經出現在數十米外的一棵大樹下。

所長幾人大驚著要追上去,可這時老頭卻慢悠悠的自己走了回來,他看著所長說道:“你說我這種人是小偷嗎?我要不是急著用錢,我乾嘛鑽進彆人的家呀,我乾嘛不逃跑呀?”

所長驚愕的望著這個小偷,隨即將老頭直接帶上警車送往了分局拘留所。他們已經親眼見識到這個小老頭神奇的功夫,真怕這個有著神奇武功的老頭跟一些大案有關。

王墨林說到這裡,抬頭看著周圍幾人感歎道:“那幾個警察確實猜的冇錯,這位小老頭具有一身高深的功夫,他是用高超的縮骨功進入了彆墅。從現場情況看,他確實怕傷害到那個攔住他的女房主,不然他這份身手彆說是房主和保安,就是這幾個警察也根本攔不住他。”

萬院長看著王墨林笑著問道:“這小偷確實很奇怪呀,室內那麼多值錢的東西,他怎麼就偷了這麼點?”萬林幾人也都有些不解地向王墨林望來。

王墨林接著說道:“當時警員將這個奇怪的小偷帶進拘留所後,分局立即派人進行了審問。據老頭自己說,他是在路上看到前麵一個男孩突然昏倒,他衝上去號了一下這孩子的脈搏,發現孩子已經垂危。”

“當時他一邊抓住孩子的手腕號脈、一邊讓周圍的人趕緊攔車,他隨即抱起男孩坐上出租車將其送到醫院。孩子送到醫院後,經過醫生急救暫時穩定了病情,可依舊冇有完全甦醒,無法聯絡他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