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驕陽似火!萬林看到小雅嬌嗔的樣子,他愛憐地抬手輕輕抹去小雅鼻尖上冒出的汗珠,跟著挽住小雅的手臂輸出一股陰涼的氣息,他低聲說道:“好,那我就回去看看老丈人和丈母孃去!”

小雅感受到萬林身上傳來的陰涼氣息,她低聲興奮地叫道:“嘻嘻,好舒服呀,難怪小淼說你是冰箱,我去路邊打車。”

就在小雅站在路邊伸手打車的時候,一聲尖利、驚慌的叫喊聲突然從後麵道路上響起:“抓小偷、抓小偷呀,他搶了我的包,誰能幫我攔住他呀,那是工人的工資呀!”小雅立即縮回伸出的右手,扭頭向側麵望去。

到一輛坐著兩個人的摩托車正轟鳴著從後麵衝來,後座上一個身穿黑色背心的小子手中正拿著一個坤包,兩人的腦袋上都帶著一個大大的頭盔。

一個女孩正從靠近一家銀行的路邊爬起,她一邊哭喊、一邊踉踉蹌蹌地向前麵的摩托車追來。此時,女孩的臉色蒼白,白色連衣裙上滿是泥汙,露在外麵的手臂和腿上已經出現了一片紅色的血痕,她拚命哭喊著、踉踉蹌蹌的向前麵的摩托車追來。

小雅在一撇之間已經明白,肯定是女孩剛從銀行取錢出來走到路邊,就被坐在摩托車後座上的歹徒,伸手使勁拽走了手中的包,連帶著將女孩也重重地拖倒在地。

現在女孩不顧自己身上的傷痕,直接站起就哭喊著追了上來,這說明被搶走的包中一定有極為重要的東西。

女孩淒厲的哭喊聲驚動了道路兩邊的行人,女孩後麵的幾個小夥子正好目睹這一幕,他們怒罵著、抬腳就向前麵疾奔的摩托車追來,邊追、邊大喊道:“抓小偷!”“前麵的人,快攔住前麵那輛摩托車!”

轉眼間,劫匪的摩托車已經順著路邊衝到小雅身前。小雅的剛還含著笑意的俏臉猛地陰沉了下來,她一步跨下路邊的台階,側身就就要揚起右腿向衝來的摩托車手踢去。

就在這時,駕駛摩托車的小子惡狠狠的盯著從路邊衝來的小雅,他車把猛地扭轉,直奔小雅撞來。就在這危急時刻,“危險!”一聲大喝聲中,飛奔過來的萬林一把抓住小雅的手臂將她甩向路邊,

萬林跟著就雙腳一蹬地麵,雙腳突然離地飛起,整個身子猶如一支離弦的利箭,直奔衝到小雅身前的摩托車射去。

“哎呦!”一聲驚叫聲中,萬林踹出的雙腳狠狠踹在坐在後排座上的小子肩上。這小子在驚叫聲中雙手猛地向上揚起,剛搶來的坤包脫手飛向空中,他坐在摩托車後座上的身子也猛地向側麵歪去。疾馳的摩托車也在這巨大的力道中劇烈晃動了幾下,跟著就向路中倒去。

萬林踹翻摩托車,身子落地就雙手一按路麵起身竄起。就在這瞬間,疾馳的摩托車已經翻倒在路邊,跟著就在慣性中斜著向路中滑去。熾熱的陽光下,摩托車上的金屬部件與路麵摩擦出了一溜耀眼的火星。

兩個劫匪在摩托車翻倒的瞬間,動作敏捷的從摩托車上斜著撲出,他們跟著就在熾熱的路麵上翻滾了幾周,隨即也是雙手一按熾熱的柏油路麵躥了起來。

這時,幾輛從後麵駛來的轎車看到突然翻到在地的摩托車,全都帶著一陣急促的刹車聲停在了兩小子和摩托車前麵。

小雅突然被萬林一把甩出,她剛站穩腳步就看到,萬林已經一腳將對方的摩托車踹翻在地,跟著就向兩個劫匪衝去,被劫匪扔向空中的坤包正落向地麵。她一個箭步從路邊衝出,一把抓住了正向地麵落下的坤包,跟著就對著已經衝出的萬林喊道:“萬林,小心點!”

路邊的行人看到一個小夥子一腳將劫匪的摩托車踹翻在地,眾人都停住腳步發出了一陣喝彩聲,幾個老年人跟著就對著衝向劫匪的萬林喊道:“小夥子,小心點!”

這時,從後麵追來的幾個小夥子和那個女孩也衝了過來,女孩瘋了一樣衝到小雅身邊,一把抓住了小雅剛接住的坤包。

追來的幾個小夥子看到萬林已經衝向劫匪,他們也怒罵著路中跑去。就在這時,兩個劫匪已經跑到歪倒在路中的摩托車旁,一個小子彎腰去扶倒在路上的摩托車,另一個則從掛在摩托車上的包中,突然抽出一把四五十厘米長的砍刀。

持刀的小子直起身子,對著衝來的萬林舉起砍刀怒罵道:“王八蛋,不怕死就過來!”他跟著就舉起手中明晃晃的砍刀,直奔萬林的肩頭劈來!

正衝來的幾個小夥子看到對方手中的砍刀,全都驚叫著停住了腳步。街邊的行人也跟著發出了一陣噪雜的驚叫聲:“小夥子,小心!”“小夥子,快躲呀!”幾個剛從商場出來的女孩看到這一幕,她們驚恐的舉起雙手遮擋在了自己眼前,嘴中驚叫道:“快報警呀!”

就在對方持刀劈下的瞬間,已經衝到歹徒身前的萬林突然向側前方跨出一步,在間不容髮間側身閃過對方劈來的砍刀。

此時,萬林的眼中已經閃出一道寒光。他在對方砍刀緊擦著他胸前落下的瞬間,左手閃電般向上揚起,“啪”地一聲抓住對方持刀的手腕,跟著大力向側麵扭去。

隨著對方手臂上傳來的“哢嚓”一聲骨節斷裂的聲響,對方手中明晃晃的砍刀應聲落向路麵。這時,萬林的右腳已經飛起,大腳“啪”地一聲狠狠踢在正扶著摩托車站起的小子下巴上,剛被這小子扶起的摩托車又接著向路上倒去。

兩聲慘叫聲幾乎同時響起,被萬林左手拗斷手腕的小子慘叫著向側麵踉蹌著衝了出去,另一個小子仰麵向後飛出。

這時,小雅已經將歹徒搶來的坤包塞進女孩手中,她一個箭步衝到路中,抓住正愣呆呆地望著萬林和兩個歹徒的兩個小夥子的手臂向後甩去,嘴中清脆地喊道:“危險,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