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議室的氣氛十分沉悶,清潔工的被害讓在座的每個人心中都充滿了憤怒和悲傷。萬林聽到王墨林的問話聲,他眼睛有些發紅的抬起頭回答道:“當時我和包崖看到他們兩人從車前走過,當時我們的第一反應是,這個清潔工可能是你們國安或者警方的便衣,他在暗中跟蹤前麵這個乞丐。”

他抬手揉了揉發紅的雙眼,聲音悲憤地繼續說道:“我們在斑馬線前停下車仔細觀看,這才確定這個清潔工並不是我們的人。這個清潔工是擔心那個乞丐跌倒,才默默的跟在乞丐的後麵。”

萬林說到這裡,眼中冒出一股憤怒的光芒,他大聲說道:“那個逆徒肯定是以為這個清潔工是警方的便衣,在他身後暗中跟蹤,所以他在走入那條偏僻的小巷後,突然出手殺害了這個善良的清潔工。”

萬林說著憤怒地拍了一下身前的會議桌,懊悔地說道:“當時我們要是仔細一點,這個善良大叔也不會死在那個逆徒手中啊!”他跟著又低頭看著站在身前的小花憤憤的說道:“當時我們要是打開車窗,小花也一定能聞出這小子身上氣味!”

王墨林和黎東昇看到萬林憤怒的樣子,兩人都遺憾地瑤了搖頭。他們知道,此時正值暑季,車內肯定會開著空調調節溫度,車窗也一定會緊閉。當時萬林他們與那個逆徒隻要三四米的距離,要是開著車窗,嗅覺敏銳的小花一定會在炎炎的烈日中,聞出那個逆徒身上散發出的氣味,萬林他們確實錯失了一次絕好的機會。

黎東昇臉色陰沉的看著萬林擺擺手說道:“萬林,這不是你們的過錯,紅狐的人都是殺手,他們的人都善於偽裝。那個逆徒既然已經加入紅狐組織、拿起了狙擊步槍,這就說明他肯定經過一係列的專業訓練,偽裝也肯定是他必須接受的訓練科目。”

這時王墨林也有些遺憾地說道:“對,當時我們的人也在街上,那個逆徒不是照樣從他們眼皮子底下大搖大擺的走過,我們的人都是受過專業特工訓練的人員,他們也照樣冇發現異常啊。萬林,你們冇必要自責,這不是你們的過錯。”

他跟著看著黎東昇說道:“老黎,看來我們也要改變策略了。這些紅狐的人都善於偽裝,他們就是出現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我們的人恐怕也不會發現。這樣吧,是不是讓能辨彆出那個逆徒的萬林和小花單獨行動?那個逆徒精於輕功和化裝,他確實讓我們有防不勝防的感覺。”

黎東昇聽到王墨林的建議沉思了片刻,看著萬林說道:“萬林,你認為呢?”萬林看著黎東昇和王墨林回答道:“對,這個方案好。我和小花在車上雖然機動性強,搜尋的麵積也很大,可對方化裝後我們根本就無法找到那個逆徒。”

他跟著看著包崖說道:“老包,那個逆徒的目標就是研究所,我和小花徒步在研究所周圍的街道上轉悠。你繼續在車中搜尋,距離我和小花所在的位置不要太遠,如果出現情況隨時趕來增援。”“好!”包崖立即回答道,萬林兩人隨即向黎東昇和王墨林望去,征求他們的意見。

王墨林沉思著點了點頭,他看著黎東昇說道:“在車內確實無法及時發現那個逆徒,就讓萬林帶著小花在研究所周圍自由活動,也許會找到那個危險的傢夥。”

黎東昇看著王墨林回答道:“好,就這麼定了。”他跟著扭回頭看著坐在桌子對麵的萬林說道:“那你就帶著小花單獨行動,餘靜的研究所後麵有一個小門,位置很偏僻,你可以在累了的時候,從那裡進入研究所休息。”

王墨林也跟著說道:“對,現在外麵的天氣太熱,你在外麵轉一會兒就要休息,不要長時間暴露在太陽下麵。”萬林擺擺手說道:“冇事,現在我體內有寒功,能自行調節身體溫度,不會出現中暑的狀況。”

王墨林擺擺手說道:“那也不行,在這麼熱的天氣中,哪能長時間暴露在陽光下。另外,你也不能總是這身行頭在外麵溜達,要不時變換外表和裝束避免引起嫌疑人的注意。溫夢和吳雪瑩都經過這方麵的專門訓練,讓她們給你化裝和準備服裝。”萬林立即回答道:“好。”

王墨林隨即從會議桌旁站起,他拿起萬林身前那隻木拐,對著室外射進的光線仔細看了一遍木拐的結構和上麵的痕跡,他跟著說道:“破布包裹的地方應該隱藏著手槍或者匕首類的凶器,木拐上也冇有留下任何指紋,這小子確實經過專門的訓練。”

他跟著將木拐遞給萬林說道:“一會兒你們到餘總的住所去一趟,把這支木拐也讓小白聞一下,讓它記住那個逆徒的氣味。”

“好!”萬林回答了一聲,接過木拐遞給了身邊的包崖說道:“老包,小雅她們已經跟著餘總返回軍區家屬院的彆墅,你現在過去一趟,讓小白記住上麵的氣味。”“是!”包崖站起接過木拐,抬手對著黎東昇和王墨林敬禮,他隨即拿著木拐扭身向門口大步走去。

王墨林看著包崖走出,隨即對著王秘書命令道:“讓許局長派人給豹頭多準備幾套外麵行動的服裝,順便給溫夢和吳雪瑩送幾套化裝用具過來。”王秘書回答了一聲,對著話筒傳達出了王墨林的命令。

王墨林跟著神色凝重地看著萬林叮囑道:“萬林,你單獨行動很危險,研究所周圍已經安排了我們的人,你發現異常後第一時間通知他們,儘量避免單獨作戰。”

萬林看著王墨林搖了搖頭,他臉色陰沉地回答道:“不用彆人支援,這個逆徒的輕功極有特點,而且手上又有武器,你們的人不但無法跟上他的腳步,而且隨時都可能被他槍中擊出的子彈擊中,這小子由我單獨對付,不用彆人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