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林和包崖看到黎東昇陰沉的臉色,兩人趕緊跟著黎東昇走進會議室。兩人剛走到門口,一眼看到國安總局的副局長王墨林正端坐在對著房門的會議桌旁,他兩眼盯著身前的一個筆記本電腦的螢幕,臉色顯得十分陰沉,他身邊坐著王秘書。

萬林兩人趕緊在門口停住腳步立正敬禮。王墨林抬眼看了兩人一眼,跟著指著對麵的會議桌聲音低沉的說道:“坐吧。”說著,他把身前會議桌上的筆記本電腦推到了王秘書身前。

萬林和包崖趕緊跨到會議桌旁,拉開椅子坐在了王墨林的對麵。黎東昇也臉色陰沉的將小花交給萬林,扭身走到王墨林身邊坐了下來。萬林和包崖端坐在椅子上,兩人的心都沉了下去,他們從王墨林和黎東昇的臉上已經看出,肯定是出事了!

果然,萬林兩人剛坐下,王墨林就聲音低沉地說道:“就在半小時前,在距離你們軍區研究所三公裡外的一條偏僻小巷中,發現了一具清潔工的屍體,死因為他殺!”

萬林和包崖大吃一驚,居然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殺人!兩人瞪大眼睛望著王墨林,萬林厲聲問道:“什麼人乾的,是不是紅狐的人?”王墨林搖了搖頭回答道:“警方和我們的人正在調查,屍檢結果馬上出來。”

王墨林的話音剛落,正凝神盯著筆記本電腦螢幕的王秘書突然說道:“副局長,屍檢結果已經出來了。”王墨林立即命令道:“放到螢幕上!”

他話音剛落,王秘書已經按動了一下會議桌上投影儀上的按鈕,側麵牆壁上的白色螢幕上,立即出現了一幅《屍體檢驗報告》的圖片。

萬林幾人扭頭凝神望去,王秘書跟著說道:“屍體檢驗結果表明,這位清潔工是胸口遭到重擊,導致心脾破裂而亡。可奇怪的是,體內的出血量並不大。”

黎東昇臉色陰沉的盯著螢幕上的圖片問道:“凶器是什麼?”王秘書按了一下插在耳中的無線耳機,跟著回答道:“現場冇有發現凶器。屍檢人員很納悶,按照常規,這種心脾破裂的傷,一般是胸部遭到鈍器重擊造成,體內一定會殘留大量的血液。可現在,死者的體內出血量並不大,因此他們也無法猜測出凶手使用的是什麼凶器。”

這時,萬林臉色陰沉地問道:“屍體表麵有傷口冇有?”王秘書立即回答道:“冇有,隻有一個模糊的黑色印記,看不出凶手使用的是什麼凶器,死者的肋骨也並冇有折斷。”

王墨林看了一眼萬林,淩厲的眼神突然閃動了一下,他跟著對王秘書命令道:“把屍檢圖片調出來。”他知道萬林不但身具高超的武功,而且深諳醫道,所以他立即命令王秘書調出屍檢中的圖片。

“是!”王秘書立即回答道,他跟著按動了幾下電腦上的鍵盤,螢幕上立即出現了幾幅圖片。萬林和包崖淩厲的目光迅速掃過幾幅血淋淋的解剖圖片,包崖跟著說道:“王秘書,請你把那幅胸口的圖片放大一下。”

王秘書用鼠標迅速點了一下,螢幕上立即出現了那張胸口上顯露著一塊神色印記的圖片,包崖盯著圖片對萬林說道:“豹頭,這是掌印呀!”萬林立即說道:“冇錯,這是被含有內功的掌力重擊後形成的淤血印記,凶手出掌的速度極快,一掌震碎了死者體內的心脈。”

萬林說完凝神注視著螢幕上的圖片,眼神中突然冒出一股殺氣,他突然伸出雙手一按身前的會議桌站起憤怒地叫道:“一定是那個逆徒!”他看著王秘書厲聲喝道:“王秘書,立即詢問警方,凶殺現場出現過一個拄著木拐的乞丐冇有?”

他銳利的目光已經看出,這具屍體就是剛纔他和包崖在路上看到的那個熱心腸的清潔工!包崖聽到萬林的聲音也猛地從桌旁站起,他看著王墨林和黎東昇大聲說道:“冇錯,這就是我和豹頭在路上們遇到的那個清潔工。當時,這個清潔工擔心前麵那個殘疾乞丐跌倒,所以一直跟在他的身後。”

這時,王秘書已經對著詢問起來,他跟著止住話音凝神聽著耳機中傳來的聲音,隨即聲音急促的望著包崖說道:“報告,警方通過調看附近的監控錄像確定,這位清潔工是攙扶著一個殘疾人走進了這條偏僻的小巷。這條小巷大約兩公裡,是兩個小區之間的一條夾道,中間冇有監控,平時人員稀少,冇有目擊者。”

王秘書的報告聲中,萬林已經推開身後的椅子大步走到王秘書身邊,他凝神看了一會兒電腦螢幕上清晰的圖片,跟著抬頭看著王墨林和黎東昇大聲說道:“冇錯,肯定是那個逆徒所為!他是在清潔工猝不及防中,突然用陰寒掌力一掌震碎了清潔工的心脈,出血少是因為冰寒的掌力已經凝固了血液。”

他說到這裡,看著王墨林急促的說道:“王副局長,是不是通知警方迅速查詢這個乞丐?”王墨林還冇有來得及回話,王秘書已經急促的說道:“警方已經派出大批警員,正在附近區域大麵積搜尋這個乞丐。”

他話音未落,凝神停了一會兒耳機中傳來的聲音,跟著繼續說道:“警方已經查到這小子走出小巷的影像,他已經更換了一身衣服,一路小跑出小巷,他在側麵街道的一棵樹下跨上一輛摩托車駛離了現場,現在警方和我們的人正在附近追蹤。”

萬林目光淩厲地看著王秘書問道:“他手中是否還持有那支單拐?”王秘書立即回答道:“冇有,警方已經在小巷側麵的小區圍牆下找到了這隻木拐。木拐是用破布包裹,破布已經被扯開,裡麵應該隱藏著手槍類的凶器。”

萬林聽到王秘書的回答,立即看著黎東昇請示道:“副部長,我們是不是過去看看?這小子是狙擊手,槍法很準,十分危險!”黎東昇聽到萬林的請示聲,他扭頭向王墨林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