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林他們聽到黎東昇的介紹,神色才稍稍放鬆了一些。他們早就知道,研究所的警衛人員一直對餘靜和相關研究人員提供暗中保護。萬林看著黎東昇問道:“警衛團的人實戰經驗差一些,是不是換上我們的人?”

黎東昇立即立即回答道:“對,王副局長和高部長也認為在這種特殊時期,換上你們比較保險。”萬林聽到這裡問道:“現在暑假還冇結束,把靜怡和姍姍送走是不是為了安全?”

黎東昇臉上露出一絲遺憾的神色回答道:“對,她們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我和餘總原本想讓她們在這裡多待一段時間,靜怡的爺爺、奶奶也捨不得她們走啊。可惜,紅狐的人在這時候突然出現,我隻能讓珊珊媽帶著她們走了,防止她們成為對方要挾餘靜的籌碼。”

“這群兔崽子!”萬林低聲罵道,他跟著看著王參謀皺著眉頭問道:“前後出現了三輛車,難道警方那邊到現在都冇有查到他們的下落嗎?”

三輛可疑車輛出現的時間都在好幾天前,可警方那邊到現在還冇有查出車輛的下落,這確實讓他感到心急。

王參謀聽到萬林的問話,他有些沮喪的回答道:“唉,這些車牌懸掛的都是偽造車牌,根本就無法查到車主的資訊。當時這三輛車脫離研究所和餘總他們的車輛後,都是直奔鬨市區混進車流,隨即在僻靜處改換號牌,所以很難尋找到他們的下落。”

他說到這裡,黎東昇突然插嘴說道:“昨天晚上,國安許局長給我和高部長髮來一份通報,說在鬨市區的一條狹窄的衚衕中,尋找到了那輛黑色嫌疑轎車的下落,警方和省國安局行動處已經派出專人秘密監視。到現在為止,還冇有發現有可疑人員靠近這輛車。”

萬林和其餘花豹隊員聽到這裡眼睛一亮,萬林望著黎東昇急促的說道:“黎頭,我們是不是過去看看?車內很可能又嫌疑人的線索。”成儒一群人也都眼睛冒光的望著黎東昇。

黎東昇立即搖搖頭回答道:“從那輛車的狀態上看,對方已經遺棄了這輛車。警方也佈置專人在周圍秘密偵察,可並冇有在附近發現有陌生人出冇,為了避免打草驚蛇,警方和國安的人並冇有靠近這輛車。如果這輛車確實被對方遺棄,他們就是秘密搜查這輛車也不會查到有價值的東西。”

萬林的臉上露出失望的神色,他沉思了片刻點點頭說道:“紅狐這群人都是經過特殊訓練的人,又都具有多年的殺手生涯,他們在行動中肯定不會輕易留下線索。而且,這些人精於化裝,就是當時有人看到他們,恐怕也很難偵測到他們的下落。”

他跟著撫摸著趴在身前會議桌上的小花,看著黎東昇問道:“是不是讓小花和小白過去看看?”黎東昇立即回答道:“對,許局長就是這個意思,他們已經派人秘密監視,這兩天如果可疑人員還冇有出現,他想請你們帶著兩隻花豹過去一趟,讓它們聞一下嫌疑人的氣味。”

“好!”萬林立即回答道,他跟著說道:“隻要小花和小白聞到車內嫌疑人的氣味,無論對方再怎麼化裝,他們也肯定逃不過小花和小白靈敏的嗅覺。”

小花和小白聽到萬林提到它們的名字,立即眼中冒光的從會議桌上站了起來,大眼睛緊緊盯著黎東昇,粗粗的尾巴也向上豎起,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

眾人看到兩隻花豹的樣子都笑了起來,黎東昇伸手輕輕拍了拍兩隻花豹的腦袋說道:“小花、小白,彆著急,那些兔崽子逃不掉!後邊有你們忙活的。”他跟著看著萬林說道:“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你帶著小花和小白悄悄過去一趟,我擔心時間太久,車內嫌疑人的氣味會消散。”

“好!”萬林立即回答道,他跟著看著坐在側麵的小雅說道:“小雅,晚上你們小組跟著我帶著小花、小白過去。”小雅撫摸著站在身前會議桌上的小白,清脆的回答道:“是!”

黎東昇跟著看著小雅命令道:“從明天開始,小雅你們四個女隊員全麵負責餘靜的貼身安保。”“是!”小雅立即回答道。

黎東昇跟著看著萬林說道:“研究所的安保依舊由軍區警衛團負責,你們其餘人員負責研究所主要研究人員的安全,重點保衛他們在上下班途中的安全。”

萬林挺直上身回答道:“是!”他跟著又有些擔心地問道:“這些研究人員的住所是不是暗中派人保護?”

黎東昇立即回答道:“研究所隸屬於我們軍區,大部分研究員都住在軍區幾個大院內,住所也都在警衛團的嚴密保護下,你們隻負責他們在路上的安全保衛工作。”

他說到這裡沉吟了一下,跟著望著萬林叮囑道:“除了小雅她們以外,其餘研究員你們提供秘密保護,不要乾擾到他們的生活,避免他們由於緊張影響科研工作。下午,軍區保衛處和警衛團會派人過來,向你們提供車輛和需要保護的科研人員名單、以及需要保護的科研人員的基本情況。”

“是!”萬林立即回答道。黎東昇跟著站起說道:“基本情況就是這樣,你們先休息一會兒,下午四點軍區保衛處和警衛團的楊團長他們過來,我先回去了。”說完,他扭身要向門口走去。就在這時,他口袋中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黎東昇拿出手機舉到耳邊說道:“是我。”說完,他臉色突然變得凝重,抬手向正在站起的花豹隊員擺了一下手,他舉著手機凝神聽了一會兒說道:“好,我一會兒就帶人過去!”

說完,他放下手機,對著正要關閉電腦的王參謀急促的說道:“王參謀,立即調出研究所周邊三號住宅區的地形圖!”“是!”王參謀立即回答道。

王參謀抬手迅速在鍵盤上敲擊了幾下,螢幕上立即出現了軍區研究所正麵的一片住宅區的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