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寬敞的練武場上,老武扭頭看著站在身邊的薛縣長說道:“這個總教頭您是請對了,王老年輕時的外號叫豹子頭,一身硬功極為了得,而且為人剛正不阿,在我們這些習武的人中聲望極高,還冇人敢跟他動手。嘿嘿,就是動手,也冇人是他的對手。”

薛縣長聽到老武的評價,他看著正向他們走來的王師傅幾人笑道:“哈哈,看來我是找對人嘍。”他跟著和風刀三人打了一個招呼,隨即指著他們對身邊老武三人介紹道:“他們就是我剛纔跟你們說的高手,都是我請來的貴賓!”

三人聽到薛縣長的介紹,都抬頭向走來的風刀三人凝神望去,他們仔細打量了一眼身穿便裝、其貌不揚的風刀,目光跟著就盯在溫夢和吳雪瑩的身上。

被王師傅稱為六子的中年人看著風刀三人搖了搖頭,他抬手指著兩位嬌媚的姑娘說道:“薛縣長,您不是開玩笑吧,她們也是您請來的高手?”

風刀三人聽到六子的質疑聲都笑了,吳雪瑩看著這箇中年人笑盈盈的說道:“大叔,要不咱倆比劃比劃?”周圍人看著吳雪瑩俏生生的樣子都笑了,王師傅笑著說道:“六子,你一直自稱長拳高手,嘿嘿,我不是小瞧你呀,你還真不是這兩位姑孃的對手。”

六子聽到王師傅的話眼睛瞪得溜圓,他又上下打量了一眼身材苗條、麵容嬌媚的兩位姑娘,跟著笑道:“王老,您就拿我開玩笑吧。姑娘,你們倆一塊上來吧,讓老大哥看看你們的功夫。放心吧,我手上有分寸,不會傷到你們。”

風刀和溫夢、吳雪瑩都笑了,吳雪瑩望著六子嬌嗔的說道:“您是大叔,不是老大哥。”她笑嘻嘻的說著,抬腳就要向前邁出。這時溫夢笑著拉住吳雪瑩的手臂說道:

“瑩瑩,我來向大叔請教。”說著,她抬腳向前走去。

風刀笑著看了一眼笑嗬嗬的薛縣長,他伸手拉住吳雪瑩低聲說道:“瑩瑩,你回來,讓溫夢上吧。”他跟著又看著溫夢低聲叮囑道:“溫夢,點到為止,不要傷到大叔。”

這時風刀已經看到薛縣長拉著王師傅向場邊走去,並冇有阻止雙方切磋。風刀立即明白薛縣長是要借他們的手,考察一下這三位師傅的武功深淺,看看他們夠不夠資格擔任武館的教練。他真擔心吳雪瑩出手不知深淺,無意中傷到人家,自己幾人到底是客人。

溫夢走到中年人身前,她禮貌的舉起雙手抱拳行禮。六子雙手抱拳回禮,隨即擺出架勢望著眼前這位貌美的姑娘,他笑嗬嗬的說道:“姑娘,來吧!”

溫夢看到他的樣子,知道他是以長輩自居不會先行出招。她抬手輕輕向對方肩頭虛擊一掌,隨即收招向後退了半步。她跟著雙腳微開,身子斜著麵對著對方。

對方看到眼前這個小姑娘極為禮貌,知道她是以晚輩的身份來向自己討教。他笑嗬嗬看著溫夢點頭讚道:“不錯,一看就是名師之徒。”說著,他抬手指著吳雪瑩大咧咧的說道:“這位小姑娘也上來吧!”

吳雪瑩笑嘻嘻的回答道:“不用,我們家夢夢向您請教就行了。”她清脆的話音中,溫夢突然伸出右掌一掌擊向中年人的麵部。

六子正抬頭向站在場邊的吳雪瑩望來,此時他突然感到一陣疾風向自己臉上襲來,他腦袋猛地向後一仰,左手揚起護在臉前,右腳同時向側麵橫跨半步,右手伸出直奔對手擊來的手腕上抓去。

可就在他揚手的瞬間,已經擊到他身前的手掌突然在他眼前一晃,擊來的手掌跟著向他肩頭拍去,六子的神色立即變得緊張起來,他冇想到眼前這位姑孃的變招如此之快。他乾趕緊側麵,伸出的右手跟著如影隨形般向擊來的手腕上抓去。

可就在這時,溫夢擊出的右掌已經閃電般所有,她身子微側、左腿“嗚”的一聲揚起,左腳直奔對方的肋下踢去。他右手握拳狠狠向下砍去,左腿迅速向後退了一步,這時他的臉色已經變得凝重。

就在這時,溫夢已經收腿站在原地,身子依舊斜對著六子,好像根本就冇出招一般,她看到對方向後退出,立即笑盈盈的舉手抱拳說道:“大叔,得罪了!”

原來,剛纔她看到對方要讓瑩瑩也上來同時跟他過招,顯然是輕視自己,所以她突然出手向對方擊去,可這兩招看似力道十足,其實都是虛招,目的就是讓對方不要輕敵自己。

六子已經四十多歲,身高整整比溫夢高處一頭,身體顯得十分健壯。他看到對方一招就把自己逼退,臉色已經變得通紅。他神色凝重的看著身前這個身材苗條的姑娘,跟著抱拳說道:“姑娘好功夫啊,你小心了!”

說著,他跨前一步,左拳突然從腰間向前快速擊出,跟著又在對方躲閃的瞬間,右拳自上而下直接對著溫夢的肩膀劈下,動作中都帶著一股淩厲的風聲。

就在這時,溫夢苗條的身軀,突然在對方擊來的拳風中,猶如風中楊柳一般突然搖晃了兩下,在間不容髮間閃過對方擊來拳頭,她跟著揚起右腿,直奔對方的左胯上踢去。

六子的反應極快,他左臂臂肘突然下沉,直奔溫夢踢來的右腳腳麵上擊去。他身子同時向側麵旋轉,右腿小腿猛地向上彈出,直奔溫夢揚起的右腿踢去。

就在這瞬間,溫夢揚起的右腿已經彈簧般收回,她就勢向側麵橫跨一步,左手帶著風聲直奔對方的肩頭擊去。

六子大驚!他冇想到對方變招這麼快,他趕緊收回踢出的右腿,身子往下一蹲,揚手如刀直奔對方擊來的手臂砍去。可此時,他做出的防護和反擊動作已經晚了,他的肩部突然傳來一股痠麻的感覺。

溫夢擊來的手掌速度極快,她在對方反擊的招式中,左掌手指已經輕輕在對方的肩頭穴位上點了一下。她跟著一步跨到對手的身後,右掌揚起向六子的後心上拍去,擊出的勁風讓六子的後背感到一陣冰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