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昏暗的樹林中,萬林隱蔽在樹後聽著這一聲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他的臉色變得異常緊張,一股淡淡的青色突然浮現在他臉上,一股寒氣透體而出。

側麵另一棵樹後的風刀正舉槍瞄準著前麵發出慘叫聲的林中,他眼中爆射著一抹精光扭頭向萬林望來,想請示他現在是否悄悄靠近毒販所在的位置?他也已經判斷出,發出慘叫聲的極可能時候已經暴露的那個臥底警察!

他剛扭過頭就看到萬林臉上冒出的一股青色,他心中心中大驚,知道萬林在憤怒中正全力提起真氣!他身子一晃,立即從側麵樹後躥出,他一把拉住萬林的手臂,跟著看著萬林使勁搖了搖腦袋。

萬林在憤怒和焦急中剛要全力提起內力,此時他看到風刀神色嚴峻的看著自己使勁搖著腦袋,他馬上醒悟到,他體內那股玄虛觀的寒氣並冇有完全了煉化,一旦全力提起內力,他體內隱藏在經絡中的那股霸道的寒氣一定會順勢而出,他就極可能在這危急時刻出現無法控製身體的情況。

那時,他不但無法解救隱藏在毒販中間的緝毒警員,還極可能給身邊的戰友帶來危險!他趕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壓製剛提起的真氣。

就在這時,一股冰涼的氣息已經透體而出,他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他趕緊躲在粗粗的樹乾後麵,伸出右手一把攥住了插在腰間的刀鞘。一股熾熱的氣息立即順著他手心的穴位向體內鑽去,體內那股蠢蠢欲動的寒氣這才被強行壓製了下去,臉上那抹剛剛浮現的青色也隨著消失殆儘。

萬林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暗道:“好險!要不是風刀及時提醒自己,差點就在這關鍵時刻寒氣發作!”他跟著趕緊的向風刀搖了搖腦袋,表示自己已經冇事。風刀看到他臉色已經正常,知道他已經壓製住了體內那股剛升起的寒氣,他這才鬆開右手,揚起左手提著的突擊步槍從樹乾側麵伸了出去。

萬林輕輕提起真氣,舉起狙擊步槍向前麵昏暗的林中瞄了一眼,他跟著抬腳就從樹乾側麵鑽了出去,直奔側前方另一棵樹後撲去。

風刀看到他衝出,也立即從樹乾另一側跑出。此時他已經清楚,豹頭肯定是要悄悄靠近毒販所在的位置。這時,張娃和包崖也已經從兩側樹林中衝到了前麵百米處,他們跟著隱蔽在兩棵粗粗的樹乾後麵,舉槍瞄準著前麵昏暗的林中。

他們心中都清楚,對方肯定會在停留的地方安排警戒,一旦過於靠近,很可能驚動這些毒販,所以他們兩人並冇有直接衝過去,而是在前麵等待豹頭的命令。

萬林和風刀衝到剛纔小白和球球所在的那棵樹下,兩人立即在兩棵樹後停住腳步,在昏暗中舉槍向前瞄去。一陣低低的怒罵聲和重重的擊打聲正從昏暗的林中傳來,慘叫聲已經變得十分微弱。

萬林舉槍瞄準著前麵林中,昏暗中並冇有直接看到那些毒販的身影,可那些怒罵聲和低低的慘叫聲卻已經清晰可聞。

萬林的臉色十分陰沉,他已經判斷出,發出慘叫聲的一定就是那個臥底的緝毒警察,可現在他們貿然出現在對方麵前,對方極可能對這個緝毒警痛下殺手,那是不但無法解救這個臥底,還可能加大他的危險。

就在萬林焦急的時候,小雅、玲玲和吳雪瑩突然從後麵悄無聲息的跟了上來,小雅和玲玲彎腰跑到萬林隱身的樹後,萬林看著小雅、用手捂著嘴低聲問道:“小雅,能不能聽出對方在嚷嚷什麼?”

他已經聽出對方使用的是跟彎刀部落基本相同的語言,可他無法聽懂對方罵聲中的含義。他知道小雅通曉多國語言,對語言有著超乎尋常的敏感,而且他們已經跟彎刀部落的人有過一段時間的接觸,小雅肯定能能大概聽懂對方的意思。

小雅從樹後探出半個腦袋側耳凝聽了一會兒,她突然壓低聲音說道:“對方要走!”萬林立即對著話筒低聲命令道:“對方要出林,放他們走出樹林後再解救臥底,林中隊員隱蔽向山腳下集結!狙擊手,迅速判斷臥底的位置,鎖定他周圍的毒販,等我命令列動!”

他已經從齊部長通報的情況中獲知,對方一共有十個人,除去臥底還有九個毒販,現在對方在昏暗、寂靜的林中歇息,隻要發出一點異常聲響都會引起這些毒販的注意,自己這些人很難隱蔽靠近對方。

就是有一兩人隱蔽接近了對方,在周圍林木密集的情況下,他們也很難將這麼多毒販一舉擊斃。如果無法在極短的時間內將毒販悉數擊斃,則很可能給臥底造成致命的危險!

現在對方要是走出樹林,則正好處在成儒、溫夢和林子生這三個狙擊手的槍口下,孔大壯或者王大力這兩個機槍手,也一定有一人隱蔽在林邊。這樣纔可以一舉殲滅對臥底形成威脅的毒販,確保將這個身處危險境地的臥底解救出來。

果然,萬林剛發出命令,前麵昏暗的林中突然傳來了一聲“走!”的命令聲。對方雖然依舊使用的是原來的語言,可這個簡單的單詞,萬林已經聽彎刀部落的阿布他們多次說出,腦海中早已經記住了這個單詞的含義。

昏暗的樹林突然安靜了下來,潺潺的溪水聲清晰的傳進萬林一群人的耳中,前麵林中跟著就傳出了一陣“簌簌簌簌”的聲音。現在,這些毒販肯定是正背起揹包、拽著那個臥底警察向山坡下走去。

萬林扭身對著身邊的風刀和小雅幾人向山坡下方的樹林指了一下,隨即扭身向側下方的一棵樹後輕手輕腳的跑去,風刀幾人也趕緊跟了上去,上麵山坡的張娃也提著槍動作輕靈的跑了下來。

陣陣山風中,眾人的頭頂上迴盪著“嘩嘩”的枝葉碰撞聲,聲音正好掩蓋著萬林幾人腳下發出的“沙沙”聲,連對方腳下發出的聲音也被淹冇在這大自然發出的聲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