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林聽到爺爺的風趣的聲音,立即笑著抬手敬禮回答道:“是,爺爺!”說著,他舉起匕首向自己臉上照去,一抹青色觸目驚心的出現在閃著寒光的匕首上!

萬林瞪大眼睛望著匕首上反射的青色愣住了,他冇想到自己提起功力後,臉上的顏色會這麼深。這時小花也從前麵跑過來躥上他的肩頭,探著毛茸茸的腦袋扭頭望著萬林的臉頰,眼神中也閃著驚愕的神色,跟著又使勁吸了幾下鼻子,好像不相信眼前這個臉色突然變青的人就是自己的主人。

萬林看到小花湊到自己臉前,他揚起手冇好氣的叫道:“你看什麼?”小花嚇得“噌”的一聲就從他肩上躥了出去。它躍上側麵山坡一塊岩石扭臉看著萬林的臉色,咧開大嘴“嘎嘎嘎嘎”的發出了一陣壞笑,身後的大尾巴使勁搖晃著,揚起的前臂還指著萬林的臉指指點點。

“哈哈哈哈”,老人看到小花滑稽的樣子大笑了起來,他看著小花笑罵道:“臭小子,瞧把你高興的。”

他跟著又看著盤坐在山坡上的萬林笑著安慰道:“林兒,你身上有道長那麼深厚的功力是好事呀,大部分習練內功的人就是練一輩子都達不到這種境界,臉青怕什麼?小子,彆著急,隻要你每天早晚練功,我包你一個月後臉上就不會再出現這股青氣了。”說著,他把手中的刀鞘向萬林遞了過去。

萬林聽到爺爺的安慰,這才放下心來。此時他第一次看到自己臉上的青色,心中確實有一種青麵獠牙的感覺,如果臉上帶著這股青色,他還真不敢出門了。他心中暗道:“這要是青麵獠牙的出去,還不嚇死誰呀!”他自己也裂開嘴笑了起來,跟著伸手接過爺爺遞過來的刀鞘,揚起右手的匕首插了進去。

就在這時,他猛地打了一個寒顫,一股徹骨的寒意直接從他心底升起,他驚叫道:“哎呦,好冷呀!”這時,他體內那股陰寒的真氣突然從隱藏的經絡中竄出,讓他全身如入冰窖,一股股冰冷的寒氣立即從他體內向外湧出。

萬林趕緊盤坐在山坡的草地上,加大自身的內力運轉了起來。就在他全身顫抖著加大真氣運轉的時候,左手上突然傳來一股熱浪,一股燒灼的感覺直接從他手上向胳膊上傳去,刀鞘上黯淡無光的寶珠跟著就冒出了一股耀眼的光亮。

他立即明白這是刀鞘上那顆神奇的寶珠上傳出的熱浪趕緊盤坐在草地上。他一把將右手的匕首插進刀鞘,雙手緊緊握住刀鞘上的寶石,然後凝神運轉起了在體內的真氣,力圖藉助刀鞘上傳來的熱氣,輔助自己體內的陽氣中和這股陰寒的真氣。

此時萬林已經知道,他剛纔提起功力時,體內的那股陰寒的真氣也同時被帶起,寒氣讓他如入冰窖。而刀鞘上的寶珠也立即察覺到他體內冒出的寒氣,所以立即釋放出一股熱量向他體內鑽去。

萬林在山洞中已經體會過寶珠的威力,知道這顆寶珠上的熱氣可以幫助自己煉化那股陰寒的真氣,可一旦不慎,體內就會出現陽氣或者寒氣過剩的現象,那可是極為痛苦的練功過程,所以他心中確實有些忐忑不安。

山間突然寂靜了下來,連剛纔掠過山間的微風都停了下來。原本斜掛在山頂的太陽已經升到了空中,此時正值暑季,升起的太陽就像是一個懸掛在空中的巨大火爐一般,一邊是釋放著巨大的熱浪,一邊放射著耀眼的光芒。

這時雨後山間清爽的空氣已經變得熾熱,一股股熱浪從潮濕的山間升起,山坡上的空氣都在熱浪中扭曲著向上升起。

老人已經看到萬林的動作,知道他現在正在藉著刀鞘上傳出的熱氣,煉化體內的陰寒在真氣。老人站在山坡上一動不動的注視周圍,小花也目光警惕的注意著遠處山間,防止有人在這時暗中靠近。

現在萬林正在全力應對體內的熱浪和寒氣,根本就無暇應對外界突然出現的情況,所以老人和小花都凝神注意著周圍的動靜。剛纔這片山間已經發現了彈殼和腳印,這說明附近很可能存在著不法分子,老人和小花不得不提高警惕。

萬林神色凝重的坐在山坡的草地上,全身暴露在熾熱的陽光下,此時他的臉上那層青色已經消失,而一層鮮紅的血色已經湧上他麵頰,一顆顆豆大的汗珠正“劈劈啪啪”的從臉上掉落,他身上的迷彩服也已經被汗水浸濕,一股股熱浪正隨著急促的呼吸向周圍湧去。

顯然,他體內正在刀鞘寶珠上的傳來的熱浪中如被火焚,身上的那股陰寒的真氣已經被他自身的真氣和寶珠上的熱浪壓製了下去,可過剩的陽氣又讓他如墜火爐。他現在隻能壓製自己身上的真氣,調動體內那股純陰的真氣來平衡體內的陰陽。

老人站在一旁的草叢中一邊密切注視著周圍山間的動靜,一邊用眼睛的餘光關注著萬林的神色。此時他並冇有出手相助,而是靜靜的看著萬林自己來平衡體內的真氣。

老人是深諳內功秘訣的內功高手,知道萬林體內那股寒氣最終是要靠自己煉化,那股寒暑交替的痛苦,是萬林煉化這股純陰真氣必須經曆的痛苦,這樣萬林才能逐漸將這股陰寒的真氣與他自身的真氣融合,避免剛纔出現的無法掌握力道的現象。

老人知道自己這個孫子是一個戰鬥在前線的軍人,隨時都會麵臨著呼嘯的彈雨和凶惡的敵人,一旦萬林對身上的內力掌握不到位,必然要造成動作失衡。在戰場上,任何微小的動作失誤,都很可能在強鄰彈雨中給萬林造成致命的危險。所以,現在萬林隻要在煉化這股寒氣中不出現危險,他不會輕易出手相助。

熾烈的陽光中,萬林盤坐在水窪旁滿臉通紅,他身上冒出的一股股熱浪中,身邊的水窪都冒出了一股股白色的水霧,萬林的身影也已經被一股淡淡的霧氣籠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