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無聽到這個傷者的描述,心中已經確定無疑,這個逆徒確實在依仗玄虛觀的武功為非作歹!虛無在暴怒中立即取出幾粒藥丸遞給傷者,叮囑他按時服藥,十天以後肯定能恢複,他跟著謝絕傷者和周圍家屬的挽留起身離去。

漆黑的山洞中,老人講述到這裡長歎了一聲:“唉,當時虛無在暴怒中尋找了將近一個月,最後他在邊境附近一個村落旁的小山上,看到一個年邁的老人正在放羊。

他走過去施禮後,詢問老者是否在最近見過一個身材瘦小、臉色發青的年輕人?老人思索了一會兒告訴他,他確實在半個多月前傍晚見過這個人,這小子揹著一個揹包獨自向邊境方向走去。”

他看著萬林跟著說道:“當時虛無就確定這個逆徒已經逃出了邊境。當時虛無在暴怒中如果找到這小子,肯定會當場收拾他,就是不出手乾掉王八蛋,也一定會追回這小子身上的玄虛觀的武功。後來這小子回來痛哭流涕的求饒,虛無善良呀,他心軟了,並冇下狠心直接除掉這小子。可他冇想到呀,這會給他自己帶來一場大劫!”

“唉,這是命呀!”老人唏噓著說到這裡,在黑暗中語調悠悠的說道:“算了,不提這個啦。現在你身上已經具有了玄虛觀的真氣,也算是半個玄虛觀的人了,清理每戶的事情就給你了。爺爺老了,冇精力去尋找這個王八蛋了。”

黑暗中,萬林沉思著點了點頭。他心中已經清楚,這小子肯定是搶劫了一大筆錢財後,立即攜款潛逃到了境外,而且極可能在那裡憑藉不俗的身手加入了境外的某個武裝組織,這樣他身上攜帶軍用武器這個疑問也就迎刃而解了。

他在心中暗道:“這小子肯定是在這兩年持續加大功力中,突然發現體內的寒功根本就無法控製,這才明白在玄虛觀練功時服用的藥丸,是一種專門剋製體內寒毒的靈藥。這小子明白了這點以後,這纔會攜帶這武器偷偷返回玄虛觀,想得到這種藥丸和炮製的秘方,一勞永逸的解決練功中出現的問題。”

“看來這小子早已經做好了弑師的準備,一旦虛無拒絕,他就要殺掉虛無尋找這種靈藥和藥方,同時拿到他認為存在的玄虛觀的寶物。”

萬林想到這裡,眼中猛地冒出一股憤怒的光澤,他望著爺爺剛要說話,可老人突然提起內力,一雄渾的氣浪跟著就將他自己和萬林包裹了起來。老人跟著就在這密不透風的氣圈中,低聲向萬林傳授起了玄虛觀的內功心法。

萬林趕緊雙手捂在丹田上,閉目提起的體內的真氣。他已經明白,爺爺催出這股強勁的真氣就是隔絕與外界的聯絡,確保聲音不外泄,同時用真氣感知外界的可疑動靜。現在,老人就要在這漆黑的山洞中,向他傳授玄虛觀密不外傳的內功秘訣。

長夜漫漫,東方的天際終於在黑暗中露出了一抹曙光,漫天的星光也悄悄隱冇在變得灰白的空中。就在這時,起伏的山間突然升起了一片稀薄的霧氣,雨後的山間轉眼之間雲霧繚繞,一陣陣陡峭嶙峋的峰頂漂浮在白茫茫的霧氣之上,山間猶如仙境一般。

這時,一直靜靜趴在洞口上方岩石上的小花突然站了起來,眼神中跟著就隱隱冒出了一股藍光,它低頭向下麵的洞口望去。

萬林和爺爺的身影跟著就從隱蔽的洞口內鑽出,老人站在洞口的齊腰深的雜草中望著眼前仙境一般的山景愣了一下,他跟著目光深邃的向玄虛觀所在的方向望去。

老人神情肅穆的雙手抱拳,對著玄虛觀的方向深深的鞠了一躬,嘴中喃喃著說道:“天地自然、穢炁分散,洞中玄虛、晃朗太元。虛無,我走了!”老人跟著神色凝重的直起腰,抬頭透過白茫茫的薄霧向遠處高聳的山頂望去。

一座座陡峭的山峰像是漂浮在雲層之上。陣陣山風中,白色的霧氣隨風翻滾,山間煙波浩渺、廣闊無邊!

萬林靜靜在站在爺爺身後,他凝神望著眼前這如仙境般的山間,眼中也透著陶醉的神色。眼前的山坡芳草青碧、翠林如海,遠處煙波浩渺、遠山如黛,他彷彿置身在一片仙境之中。

就在這時,東方白茫茫的雲霧忽然被映照上了一片粉紅色的色彩,環繞在半山腰上的雲霧跟著就向空中升起,一輪火紅的旭日跳躍著從山頂背後迸出。轉眼之間,金燦燦的旭日已經升上山頂,空中的雲層五彩繽紛。

一陣山風突然呼嘯著從側麵山口吹來,山間瀰漫的白霧翻滾著向遠處飛去,翠綠的山間、陡峭的峰巒漸漸顯現在萬林和爺爺的眼前。

眨眼之間,原本朦朧的山間好像被突然拉開了序幕一般,清晰的出現在萬林和爺爺的眼前,山間清脆的鳥鳴也迎風而起,迎合著“隆隆”的瀑布聲響徹山間。

“天亮了!林兒、小花,我們回家!”老人蒼勁的聲音跟著響起,他右手跟著向身前茂密的雜草中揮出一記剛猛的掌風,然後順著向兩邊分開的草叢大步向山下走去。

清晨清涼的山風中,瀰漫在山間的霧氣漸漸散去,陡峭的峰巒、翠綠的植被清晰的展現在萬林和爺爺的眼前。

萬林在行走中一邊調整著呼吸,讓自身的真氣緩慢的沿著經脈流動;一邊扭頭看著走在身邊的爺爺問道:“爺爺,您剛纔唸叨的好像跟虛無道長在臨走前嘴中誦唸的一樣,那是什麼呀?”

老人望著在前麵奔跑的小花,邊走邊回答道:“那是道教中的淨天地神咒,虛無在靜坐的時候經常念這個神咒,我是聽了幾次後也記住了。”老人望著前麵翠綠的山間,抬手指著前麵山腳下的幾塊山石說道:“走,我們到那裡歇息一會兒。”

“好!”萬林答應了一聲,他左手挽著爺爺的手臂向側麵山腳下走去,揚手握住腰間的槍把,眼睛迅速掃了一眼周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