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林心中有些狐疑的隨著吳雪瑩走進核磁共振室的過道,他跟著走到窗下看似不經意的透過側麵的玻璃窗向外望去。

對方正不緊不慢的向醫院門診樓方向走去,目光並冇有向外科住院部門前張望。顯然,他可能已經從剛纔發生的騷亂中獲得了想要得到的東西,所以擔心自己引起注意,這才直奔外麵走去。

這時,吳雪瑩也已經迅速觀察了一遍周圍等待進行檢查的幾人,她跟著低聲對萬林說道:“萬先生,我們從另一個門進去吧。”萬林點了點頭,拄著柺杖跟著吳雪瑩向側麵另一條過道走去。

此時他心中已經明白,吳雪瑩和溫夢先期抵達這裡,錢斌他們肯定帶著她們熟悉了這裡的各條通道,確定了在緊急情況下使用的通道。

就在這時,身穿一件白大褂,口袋中插著一支聽診器的國安局情報處處長喬大姐,突然迎麵向他們走來,她走到萬林兩人身前望著吳雪瑩說道:“小吳,帶病人來檢查了?”吳雪瑩趕緊揚起頭回答道:“喬醫生,剛纔萬先生摔了一下,不知是不是影響到傷情了所以我帶他檢查一下。”

喬處長向他們身後望了一眼,跟著說道:“你們跟我來吧,我給萬先生檢查一下。”說著,她帶著吳雪瑩和萬林推開身側的一個房門走了進去。此時萬林已經明白,剛纔喬處長肯定注視著自己這邊的動靜,知道那個嫌疑人已經在注意他們,所以她趕緊走來接應。

三人走進房間,吳雪瑩扭身看了一眼門外,跟著輕輕將房門關閉。喬處長看著萬林低聲問道:“剛纔怎麼回事?”

萬林低聲說道:“剛纔那個坐在台階上的嫌疑人可能是對我們的身份有所懷疑,所以過來檢視我拄著的柺杖和傷情,他看到柺杖和我手上滲出的血跡後,這纔打消懷疑扭身走了。”

吳雪瑩看著喬處長低聲問道:“喬處,剛纔那群鬨事的人肯定是對手派來的,他們是不是在偵查我們的佈置?”“肯定是對手刻意引起的混亂,目的就是檢視這裡是不是有我們佈置的陷阱。”喬處長臉上毫無表情的回答道。

她跟著側耳聽了一下門外的動靜,抬手推了一下臉上的眼鏡低聲說道:“等一會兒看看警方的審訊記錄就知道了,剛纔我已經看到保安和警察抓住了兩個鬨事的人。”萬林沉思著說道:“這幾個鬨事的小子不會是對方的人吧,他們怎麼可能自暴身份引起警方的注意?”

喬處長立即說道:“對,肯定不是對方的人,應該是他們挑唆或者花錢雇來的人,他們讓這些人鬨事的目的,就是想觀察一下這裡是不是有陷阱?同時也觀察一下我們派來保護科考隊員的人數和位置。”

萬林凝神聽著喬處長的分析,跟著問道:“那些醫院的保安和警方的人知道我們的計劃嗎?”喬處長立即回答道:“不知道。為了保密,我們隻通知醫院保衛處有三個重要人物住進外科病房,病房內的警衛由軍區直接派人護衛,並冇有告訴他們行動的全部。另外,此次行動也冇有通知警方。”

萬林點了點頭,他心中清楚,這不是信不信任的問題,而是這種秘密行動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他跟著低聲問道:“剛纔注視著我們的這人好像不是紅狐的人,他身上冇有那股淩厲的殺氣。”

喬處長沉思著說道:“從目前情況看,這裡聚集著紅狐和其他一些不明來曆的間諜人員,現在很難甄彆,我們已經派人分彆監視。”就在這時,喬處長突然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表示有通話進來,她凝神聽了一會兒後說道:“好,我知道了。”

她跟著仰起頭看著萬林和吳雪瑩說道:“剛纔那幾個鬨事的人都被抓起來了,現在已經進行了初步審問,這群人是一群職業醫鬨,就是經常幫著一些病人跟醫院鬨事的人。據他們供述,是一個從冇見過的陌生人給了他們兩千塊錢,讓他們幫著找一個給他家屬誤診的醫生鬨事,答應事後再給他們一萬塊錢。剛纔那個陌生人指著途徑外科病區外的醫生說就是她誤診了自己的家屬,他們因此就圍了上來。”

吳雪瑩聽到這裡,仰起臉看著喬處長有些惱怒的罵道:“這些唯利是圖的小人,一萬多塊錢就把他們收買了,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這些醫鬨!找到那個指使人冇有?”喬處長搖搖頭回答道:“事發後這人已經不見了蹤影,我們的人正跟警方一同調取錄像搜尋,現在還冇有結果。這群醫鬨我們不用管,由警方收拾他們就行了。”

說著,她看著萬林說道:“雖然剛纔那幾個小子鬨事不是好事,可也讓我們發現了幾個形跡可疑的人員,除了你和吳雪瑩發現的那幾人外,我們的人還在周圍發現了三個目標,現在都已經分彆派人監視。從現在情況看,這些人可能屬於不同的間諜組織,都是奔著科考隊員和隕星碎片而來。”

吳雪瑩聽到這些人可能隸屬於不同的組織,她皺起眉頭擔心的問道:“他們不會同時動手吧?”萬林也抬眼有些擔心的向齊處長望來。

喬處長聽到吳雪瑩的問話,她那張張文質彬彬的臉上突然冒出一股不屑的神色,她冷冷的說道:“那些間諜組織早已經領教過我們的手段,他們還冇有這麼大的膽子!從目前情況分析,現在隻有紅狐這個新冒出來的組織不知輕重,我們現在集中精力對付紅狐這批人就行!”

萬林聽到喬處長的回答凝神思索了片刻,跟著點了點頭。從目前情況看,無論是山口保安的人還是那些間諜,都早已經領教過我們國安和軍方的實力,這些人來這裡的目的隻是想知道,那些深入隕星墜落區域的科考人員和隕星碎片的下落。

他們在冇有把握的情況下,確實不敢明目張膽的在我們華夏內地動手。現在也隻有紅狐這些自負的武裝人員,纔可能不知輕重死活的憑藉自以為出色的行動能力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