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正大力推搡著保安的小子看到警察來了,他們突然發出一聲喊叫,跟著扭身就四散著向周圍跑去。這時幾個保安也已經惱怒的抽出腰間的伸縮警棍,他們叫喊著向逃走的幾人追去。

飛馳而來的警車帶著刹車聲停在人群周圍,四五個警察從車中竄出就向逃走的小子追去,外科病房外麵立即傳出了一片驚叫聲,人們紛紛躲避著衝來的那幾個小子和後麵追來的保安和警察,一些女人的嘴中發出著驚恐的叫聲。

這時,一個小子在後麵一個保安和警察的追擊下,慌不擇路的向萬林和吳雪瑩所在的方向衝來,速度居然很快。後麵的保安看到站在前麵的拄著柺杖的萬林和身穿護士服的吳雪瑩大驚,他一邊向前狂追,一邊大聲喊道:“快讓開、讓開!”後麵追來的警察也盯著萬林和吳雪瑩喊道:“讓開、快讓開,不要傷到病人。”

萬林剛要拉著吳雪瑩向側麵躲去,這時他的眼角突然看到,坐在側麵台階上的那個人正抬頭向吳雪瑩和自己望來,似乎在觀察著他們兩人的動作。

萬林心中一驚,立即意識到這小子正在暗中觀察著自己這個傷員和吳雪瑩,看來這小子已經在懷疑這片區域中有警方或者軍方的人在場,這裡到底是軍隊的醫院,而且還住著科考隊員這些重點保護的人員,如果這時還冇有警衛人員出現,這就顯得不正常了。

他趕緊伸手拉住要向側麵跨出的吳雪瑩,跟著佯裝神色驚慌的望著飛跑來的小子,用帶著口音的山裡話大喊道:“魯不要過來,我身上有桑呀!”

他跟著一手抓住吳雪瑩、一手拄著柺杖踉踉蹌蹌的向後麵退去。此時吳雪瑩已經意識到萬林肯定是發現什麼,所以她配合著萬林驚慌的向後退去,抬手指著飛奔過來的小子尖聲叫道:“你不要過來呀,他身上有傷呀。”

就在著瞬間,那小子已經衝到萬林身前,他看到萬林兩人正好擋住自己的去路,立即在飛奔中伸手使勁推了萬林一把,跟著就從萬林身邊衝了過去,直奔核磁共振檢驗室側麵的一條過道跑去。

萬林貌似痛苦的大叫一聲,踉蹌著向後退了兩步,跟著鬆開手中的柺杖仰麵向後跌去,吳雪瑩被萬林強拽著也向後踉蹌了好幾步。

萬林在向後跌倒的瞬間,眼睛已經掃過側麵那個注視著自己的小子,此時他看到對方已經將目光向後麵追來的保安和警察望去,眼神中那股淩厲的光芒已經消失。他心中這才鬆了一口氣,知道對方看到自己兩人的樣子,已經對自己兩人失去了興趣。

這時,追來的保安看到萬林這個纏著繃帶的傷員正仰麵倒下,他一把抓住正在跌倒的萬林的纏住繃帶的手臂叫道:“你怎麼樣?”

萬林看到保安一把抓住了自己傷臂,他誇張的大叫一聲、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纏著繃帶的腿都向上揚起,旁邊的吳雪瑩看似驚慌的彎腰扶住萬林後仰的上身,神色焦急的叫道:“哎呀,萬先生、萬先生,你怎麼樣?”

後麵的警察也在這時衝了過來,保安也鬆開萬林的手臂,揚起手中的警棍惱怒的向前麵那小子追去,警察看了萬林一眼,也惱怒的從神色驚慌的萬林和吳雪瑩身邊跑過,直奔前麵的小子追去。

就在萬林樣子狼狽的坐到地上的瞬間,他的眼角突然看到,那個一直坐在台階上的男子忽然滿臉沉思的站起,他臉上裝出痛苦的樣子扭身向萬林和吳雪瑩身邊走來,從外表上看是要過來幫忙的樣子。

萬林和吳雪瑩一下緊張起來,吳雪瑩看似焦急的伸出雙手拉著萬林,嘴中還一直急促的叫道:“萬先生、萬先生,你傷到冇有?”她跟著抬起頭看著走來的男人焦急的喊道:“先生、先生,你快來幫我把他拉起來呀,我拉不動他!”

男人裝著不舒服的樣子走到萬林附近,他彎腰將萬林扔到地上的長拐撿起,右手拿著柺杖掂量了一下。顯然,這小子的疑慮並冇有完全消失,他是在檢視這支拐的重量,以此來判斷拐中是否隱藏著武器。他跟著將柺杖遞向萬林纏綁著繃帶的左手,眼睛直直的盯著上麵的繃帶。

此時,萬林原本就受傷的左手由於剛纔的那個歹徒的推搡,已經滲出了殷紅的血跡,紗布的邊緣也已經被鮮紅的血跡染紅。

萬林坐在地上看到對方向自己手臂上望來,他立即臉色痛苦的伸出雙手接過對方遞過來的柺杖,看著對方用山裡的方言說道:“謝謝、謝謝大哥。”說著,他吃力的拄著柺杖,在身邊吳雪瑩的攙扶下站了起來,跟著神色感激的向來人望去。

來人觀察了一眼萬林手上冒出的血跡,他看到已經被鮮血浸透的紗布後,神色有些放鬆的又打量了一眼身穿護士服的吳雪瑩。他跟著向周圍看了一眼,隨即向萬林客氣的擺擺手,扭身向側麵已經散去的人群中走去。

顯然,他已經看出萬林手上的傷口確實是真的,鮮紅的血跡是剛從傷口中滲出,這絕不是假冒的傷員,而且那支拐中也並冇有隱藏著武器,此時他已經徹底消除了對萬林和吳雪瑩的懷疑。

吳雪瑩看到萬林接過柺杖吃力的撐著站起,她趕緊雙手扶住萬林,眼睛在這瞬間瞄了一眼來人已經自然下垂的雙手,這才攙扶著萬林向核磁共振室走去,她邊走邊裝得神色有些焦急的問道:“萬先生,你冇事吧?”

萬林一邊用本地語回答著,一邊隨著吳雪瑩向前麵的台階上走去,此時他的眼睛卻突然變得冰冷,凝神望著前麵大門上反射的嫌疑人的背影。

此時他心中已經判斷出,這小子一定有問題!可他心中卻有些詫異,他剛纔仔細觀察過來人的雙手,此人的手上並冇有經常握槍的人具有的老繭,他心中暗道:“這小子到底是哪方麵的人?手中的老繭並不厚,看來此人不像是紅狐這批每天拿槍的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