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萬林心中確實有些後怕,對黎東昇他們突然襲擊的這群小子不但火力凶猛,而且在作戰中極有章法,在戰鬥中展現出了豐富的實戰經驗。

這群人在對黎頭他們的進攻中采用三麵火力攻擊,從兩翼和正麵形成了一片交叉火力網,強行用凶猛的火力壓製住了鄒濤他們的反擊,掩護著兩側山腳的同伴衝向黎東昇他們所在的山腳。

就是在這群小子剛纔企圖強行突圍的時候,他們依舊保持著戰鬥隊形,梯次掩護著向山外衝去,戰鬥風格顯現得十分凶悍。

萬林靜靜的趴在山頂的兩塊岩石間,一抹金黃色的晨光已經穿過他身邊的岩石縫隙斜射在他的後背上。他一動不動的盯著狙擊步槍上的瞄準鏡,手指輕輕釦在扳機上。

此時他的心中確實感到一陣陣心悸,他從剛纔的戰鬥中已經看出,山下這批突然出現在這片山間的武裝分子,確實是一群訓練有素、居然豐富實戰經驗的武裝分子,一般武裝人員很難有這樣的作戰素養。剛纔要不是他們花豹突擊隊恰好靠近了這片區域,否則黎東昇和鄒濤他們很難全身而退。

他心中一邊分析著剛纔的戰況、一邊輕輕移動槍口緩緩掃過左側山腳,仔細觀察著山下岩石間是否還有殘餘的敵人。這時,他的槍口突然停在一個仰麵倒在岩石上的屍體上,他透過狙擊鏡忽然看到,這具倒在岩石下的屍體頭上居然是滿頭黃髮。

他立即移動槍口向對方臉上瞄去,此時他纔看清,對方的臉上雖然佈滿了血跡,可依舊能夠分辨出這是一個黃頭髮、高鼻梁的西方人。他心中一動,移動槍口向另一具屍體上瞄去,他跟著就從對方佈滿血跡的身體上分辨出,這也是一個身材高大的白人。

就在這時,一陣發動機的轟鳴聲突然從黎東昇他們側麵的隘口處隱隱傳來。萬林一群人的槍口立即向隘口方向瞄去。這時,鄒濤急促的聲音突然響起:“不要開槍,是自己人!”萬林一群人在耳機中聽到鄒濤的喊聲,趕緊鬆開了扣在扳機上的手指。

一輛塗抹著迷彩色的特種作戰突擊車,突然出現在隘口起伏的岩石間。車頂上的機槍和*發射器後分彆趴著兩個人影,黑洞洞的槍口瞄準著周圍山坡。突擊車發出著急促的轟鳴聲,正在岩石間顛簸著向山坳內衝來。

隨著這輛突然衝進的突擊車,後麵跟著又相繼鑽出了兩輛突擊車,三輛全副武裝的突擊車呼嘯著向山坳內衝來,車後的山間跟著就衝進了六七條黑影,一群全副武裝的特種兵沿著隘口兩側的山坡,起起伏伏的向山坳中衝來。

萬林趴在狙擊步槍後麵,目光透過瞄準鏡緊緊盯著衝進山坳的一群特種兵,他跟著就鬆開了扣在扳機上的手指。

此時他突然想起,柳連長曾經告訴他,前幾天有傘兵從空中降落。現在這突然趕來的一群特種兵,肯定是西南軍區臨時增派過來的援兵,從人數上看,這批人也是一個小隊的規模。

這時,萬林的耳機中忽然傳來了邊防連柳連長氣喘籲籲的聲音:“鄒隊長、萬上校,我是邊防連連長柳強,我們已經趕到,剩下的交給我們。”他急促的話音中,萬林立即移動槍口向山下瞄去,側麵山腳下,柳連長正帶著三個戰士瘋了一樣向右側山腳下衝去。

萬林心中一驚,他對著嘴邊的話筒喊道:“狙擊手掩護!”話音中,他立即移動槍口向右側山坡瞄去。此時槍聲雖然已經停止,可現在還無法判斷山間是否還有殘餘的敵人,所以他趕緊下令掩護。

此時他已經明白,柳連長他們被自己下令保護三個虛弱的科考隊員,所以已經被自己這群花豹隊員遠遠拉到後麵,現在他們趕到這裡卻發現戰鬥已經結束,可他們心中都燃燒著複仇的怒火,所以跟上來就不管不顧的直接向側麵山下衝去。

就在這時,萬林透過槍身上的瞄準鏡突然看到,右側半山腰的一片亂石間正冒出一溜微弱的塵霧。他臉色立即變得緊張起來,立即移動槍口向山坡上方瞄去,手指已經扣在扳機上。

此時,右側六百米外的山腳上方,幾顆小石子正從一塊岩石下滾落,一支黑洞洞的槍口正悄悄從一條岩縫中向外伸出,槍口伸出的方向正對著山下衝來的柳連長幾人。

萬林的眼睛瞳孔立即收縮了起來,他瞄準遠處的岩縫迅速扣動了扳機,嘴中同時喊道:“一點鐘方向!”“啪”,遠處岩縫間的岩石上同時被他的子彈擊起了一簇火星。

隨著萬林的聲音,側麵溫夢的步槍也同時顫動了一下,遠處山坡上冒出塵霧的地方也跟著濺起了一片碎石。

“哐哐哐”、“噠噠噠”一陣猛烈的槍聲跟著響起,正衝進隘口的三輛突擊車上跟著就冒出了幾串耀眼的火光,三挺固定在車身上的重機槍同時噴出了一片呼嘯的彈雨,一顆流彈也呼嘯著從最前麵的突擊車上射出,直奔右側山坡飛去。

“轟”,側麵山坡火星四濺的岩石間跟著就爆起一團耀眼的火光,一條黑影隨著被炸起的岩石從火光中飛起,跟著就猶如一隻破布袋一般落在岩石上。黑影順著山坡向下翻滾了幾周,跟著就一動不動的橫躺在山坡上。與此同時,一支長長的狙擊步槍也從岩石中飛出,跟著就狠狠跌落在堅硬的岩石上。

萬林冷冷的看了一眼橫躺在山坡上的黑影,他跟著對著話筒命令道:“全體花豹隊員注意,狙擊手、機槍手掩護,其餘隊員清理右側山腳!”隨著他的命令聲,山腳下跟著就站起了小雅和張娃一群人,他們肩頭緊緊頂著突擊步槍向前跑去,依舊保持著運動射擊的姿勢。

這時,鄒濤帶著殺氣的吼聲也跟著在眾人的耳機中響起:“一中隊長,配合兄弟部隊清理戰場,不留活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