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肖教授和王教授的身體已經極度虛弱,他們在昏暗的山洞中走了一會兒就已經體力不支,跟著就停住腳步扶著洞壁劇烈喘息起來。

這時,周圍的王大力幾人立即圍了過來,他們輪流背起肖教授兩人艱難的走到了這裡。可大家確實冇想到,他們剛滿懷希望的來到這裡,事情卻已經發生了劇變。

他們剛走進這個寬敞的山洞,就突然聽到了側麵洞壁上傳來“轟隆隆”的山洞坍塌聲。雖然在眾人的齊心協力下,萬林和兩隻花豹安全返回了這裡,可他們從這裡走出去的希望,也已經隨著側麵坍塌的小山洞徹底破滅了。

此時,肖教授和王教授聽到餘靜平靜的問話聲,兩人猛地抬起頭向餘靜望來。當他們看到餘靜那張秀麗、平靜的臉龐時,他們絕望的眼神中同時湧出了欽佩的神色。他們確實冇想到,這個外表看著柔軟的年輕女人,居然在這種絕望的時候依舊保持著平靜。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肖教授喃喃著對王教授說道:“慚愧呀,難怪餘靜在科學研究上能做出這麼大的成績,這份鎮定的心態真讓我們這些七尺男兒慚愧!”

王教授和旁邊的郝副研究員都深深的點了點頭。他們都是科研工作者,知道科研工作容不得半點虛假。任何一項偉大的科研成就,都是研究者在無數的失敗和挫折中不屈不撓的結晶,這需要研究者具有極為堅韌的性格和極好的心理素質,具有在困境中百折不撓的堅定信心。

他們已經明白,餘靜之所以會成為享譽世界的著名科學家,就是因為她不但有著聰慧的大腦,還有著這常人無法比擬的堅韌意誌,她能以一個弱女子之身獲得這麼大的成就,絕非偶然!

肖教授三人跟著向周圍的萬林一群人望去,此時他們忽然發現,周圍這群特種兵的臉色雖然都顯得晦暗,可他們的眼中依舊發出著亮光,冇有一個人在這種絕境中沮喪、絕望。

肖教授三人扶著身邊的岩石顫巍巍的站起,王教授眼中冒著一股光亮,他望著餘靜大聲回答道:“餘靜,你提醒的好!娃娃魚出現這裡決不是偶然,這裡一定還有著其它通往外界的通道!”

萬林一群聽到王教授的回答聲,臉上都冒出了一股喜色,大家趕緊圍了過來。他們知道,身邊這些科學家知識淵博,他們一定會運用他們廣博的知識,為大家尋找到一條新的出路!

王教授看著眾人解釋說道:“娃娃魚的學名叫大鯢,這種野生大鯢的生存條件極為苛刻,它一般生活在水流湍急、水質清涼的山間,它的活動區域主要是在岩洞多的山間溪流、河流和湖泊之中。而洞穴就是它的主要棲息地,而且它所在的洞內一般都十分寬敞,有容其迴旋的足夠空間。”

他抬手指著周圍寬闊的山洞,聲音中充滿著喜悅繼續說道:“要不是餘研究員提醒,我還真冇想到這裡。你們看,這個寬敞的山洞隻適於大鯢歇息,可這裡並冇有大鯢所需的食物,所以它一定會有跑到外麵山間尋覓食物的通道。”

眾人聽到王教授的解釋大喜,吳雪瑩望著王教授急促的說道:“王教授,您是說山洞中還有通往外麵山間的其它通道?”王教授肯定的回答道:“對,一定有。”

他跟著看著萬林問道:“萬隊長,你剛纔看到的那條大鯢有多大?”萬林趕緊回答道:“大約有一米多長,當時我們過來的時候,它扭動身子跑到側麵這片水窪中了。”說著,他舉起手電向側麵洞壁下的水窪中照去。

眾人立即循著手電的光亮向側麵望去,包崖拉著林子生說道:“子生,我們過去看看。”他話音未落,吳雪瑩已經一把搶過餘靜手中的電筒,拉著溫夢就向側麵的水窪旁跑去。餘靜笑了,她看著溫夢和吳雪瑩的背影叮囑道:“瑩瑩、夢夢,你們小心點,大鯢可是食肉動物,小心彆讓它咬到。”

這時包崖已經拉著林子生跟了過去,他一邊大步向前走、一邊笑嗬嗬的叫道:“餘總,你放心吧,有我們跟著呢。”他的話音中,趴在萬林和小雅肩頭的小花、小白也已經躥了出去。

兩隻花豹落到前麵的岩石上,跟著又從岩石上向前竄起,它們輕飄飄的落到吳雪瑩和溫夢的肩上,隨即探著腦袋向前望去。它們雖然冇聽明白王教授在說什麼,可它們看到吳雪瑩和溫夢向側麵跑去,立即好奇的追了過去。

餘靜隨即看著萬林問道:“豹頭,你剛纔看到的那條裂縫,能不能鑽出那條大娃娃魚?”萬林聽到餘靜的問話,立即明白她是擔心那條娃娃魚,是通過洞壁上的裂縫鑽到山外去覓食,他立即肯定的回答道:“那條裂縫太窄,那麼大的魚不可能鑽出去。”

萬林跟著看著王教授說道:“王教授,按照您的分析,這裡一定還有其它通往外麵山間的通道?”王教授眼中冒著亮光回答道:“對,一定有!”這時肖教授也跟著說道:“冇錯,按照大鯢的生存習慣,這裡隻是它歇息的地方,洞中一定有它外出覓食的通道,萬隊長,我們趕緊找找吧?”

“好!”萬林立即回答道,他扭身看著站在身邊的成儒、張娃和風刀命令道:“你們把所有手電都用上,仔細搜尋周圍。”

“是!”成儒立即興奮的喊道,他跟著取出口袋中剩餘的兩塊電池遞給張娃和風刀,隨即按亮手中的手電,對著周圍的隊員喊道:“大家跟我們走,仔細搜尋周圍,一定要找到洞中的出口!”他們三人隨即舉起手電,帶著隊員們分散著向周圍洞壁下大步走去。

山洞中突然安靜了下來,黑暗中隻有幾道昏黃的手電光柱在周圍的洞壁下搖晃。小雅在黑暗中輕輕拉住萬林的手臂,她低聲說道:“你太累了,坐下休息會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