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昏暗的山洞中,河水洶湧的向前麵洞中湧去,河道兩側漆黑的洞壁上飛濺著一片片白色的浪花,撞擊著洞壁的流水發出著震耳的轟鳴聲。

大力揹著三個大揹包和兩支狙擊步槍和機槍,緊貼著陡峭的洞壁動作敏捷的靠近了前麵的拐彎處。站在後麵岩石上的萬林幾人在手電光柱中望著顯得臃腫的大力,神色都顯得十分緊張。

時間不長,翻湧的浪花中,大力身前的的拐彎處的洞壁上突然冒出了風刀的身影,他拉著安全繩出現在大力身前,伸手一把拉住大力的手臂向後同時跳了出去,跟著就一同消失在了飛濺的浪花後麵。

萬林看到大力負重安全通過了危險地段,他立即對孔大壯命令道:“你保護郝副研究員過去,一定要確保他的安全!”“是!”孔大壯立即回答道,他跟著伸手抓住郝副研究員的腋下,一把將他托到了洞壁上,萬林的手電光柱也立即向他身前的洞壁上照去。

郝副研究員伸手抓住繩索就向前移動起來,大壯緊跟在後麵登上了洞壁。大壯一邊跟著郝副研究員向前移動,一邊伸出左手抓住對方的腰帶向上托起。時間不長,孔大壯已經保護著郝副研究員,安全通過了這段危險的洞壁。

暗河在昏暗的山洞中猛烈衝擊著兩側的洞壁,一片片浪花在昏暗的手電光中飛舞,轟隆隆的水聲震耳欲聾。萬林舉著手電,神色緊張的看著孔大壯和郝副研究員消失在遠處的浪花背後,此時他才輕輕的吐出一口氣,舉起手電向身後照去。

後麵岩石上站著成儒、溫夢、吳雪瑩,以及臉色已經變得有些蒼白的肖教授和王教授,眼前陡峭的洞壁和腳下奔騰的激流,確實讓這兩個老科考隊員感到心驚。

萬林打量了一眼神色緊張的肖教授兩人,他大聲安慰道:“肖教授、王教授,你們不用緊張,一會兒你們抱緊我們就行。”說著,他舉起手電向側麵飛濺的浪花照去,跟著皺起眉頭又向後麵漆黑的山洞中照去。他轉過身,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成儒說道:“水的流速好像在加快,你立即揹著肖教授過去!”

“是!”成儒立即回答道,這時肖教授趕緊擺擺手說道:“這裡太危險了,我身上冇傷,我還是自己走過去吧。你們把王教授背過去就行,他手臂上有傷。”說完,他伸手就要抓住洞壁上的繩索。

萬林趕緊伸手拉住他說道:“肖教授,這裡太危險,我們冇有時間耽誤,請你們服從命令!”肖教授看了一眼是身邊的王教授,兩人跟著看著萬林感激的回答道:“好吧,那就給你們添麻煩了!”

話音中,成儒已經彎腰將肖教授背起,他跟著大聲叮囑道:“肖教授,一定要抱緊我,無論遇到什麼情況都不要鬆手!”肖教授使勁摟住成儒的脖子大聲回答道:“好!”

成儒伸手抓住頭頂上的安全繩,雙腳跟著躍起攀上洞壁,他揹著肖教授就向前麵快速移動起來。這時,吳雪瑩和溫夢已經一步跨到了萬林身後,都神色緊張的望著成儒移動的身影。她們知道,豹頭肯定是看到肖教授和王教授兩人已經體力不支,所以才決定他自己和成儒這兩個內功深厚的人背肖教授兩人過去,避免他們在這麼危險的地方出現意外。

過了一會兒,成儒已經順利的揹著肖教授靠近了前麵的安全地帶,風刀在前麵拐彎處跟著露出身影,他伸手一把抓過成儒後背上的王教授,跟著扭身遞給了身後的大力,他水機就和成儒一道消失在浪花後麵。

萬林看到王教授已經抵達安全地帶,他扭身看著吳雪瑩和溫夢說道:“你們倆斷後,注意點安全。”說完,他又看著王教授叮囑道:“王教授,一會兒你一定要抱緊我,無論遇到什麼情況都不要鬆開!”

王教授立即回答道:“好,我記住了!”這時溫夢抬手抓住王教授身後的揹包說道:“王教授,你把揹包給我們,這樣負擔輕一些。”說完,她不由分說的將王教授的揹包取下背到了自己身上。

王教授趕緊的看著萬林三人苦笑著說道:“我們真是你們的累贅呀!萬隊長,一旦出現意外,請你不要管我!生死有命,一旦我出現危險,千萬不要冒險救我,我不能在關鍵時刻連累你們!”萬林笑著彎下腰說道:“王教授,您不用擔心,肖教授他們都過去了,您冇問題,您抱緊我就行!”

說著,他向後伸出雙手一把將王教授背起,王教授也趕緊伸出雙臂摟住了萬林的脖子,萬林揚手抓住洞壁上的安全繩,抬腳蹬著洞壁就向前麵山洞緩緩挪去。

這時,站在後麵岩石上的溫夢已經舉起手電向萬林身前照去,她和吳雪瑩的神色都顯得十分緊張。兩人都清楚,豹頭是擔心後背上的王教授出現意外,所以才故意放慢了移動的速度,讓身體在移動中儘量保持平穩。

就在萬林揹著王教授沿著陡峭的洞壁移動出大約百米的時候,後麵漆黑的山洞中突然傳來一陣陣“轟隆隆”的水聲,一股股陰森森的水汽直奔溫夢和吳雪瑩身後湧來!

吳雪瑩臉色一變,立即扭身舉起手電向後麵漆黑的洞中照去。明亮的手電光柱中,一道道白色的浪濤爭相恐後的向前麵湧來,平靜的暗河好像突然暴怒了一般波濤洶湧,洶湧的激流狠狠撞擊著洞壁上一塊塊嶙峋的岩石,後麵的洞中水花四濺、“轟轟”的水聲震耳欲聾!吳雪瑩和溫夢身邊的河水已經向上湧起。

吳雪瑩驚愕的叫道:“壞了,後麵山洞發洪水了!”溫夢聞聲大驚失色,她趕緊低頭望去。在她全神關注著前麵萬林和王教授的時候,她和吳雪瑩的雙腳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浸泡在了水中,已經變得渾濁的河水,在這瞬間就漫過了她們的腳踝,兩人站立的岩石已經浸泡在水中,暗河的水位正在快速上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