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昏暗的山坡上,站在側麵洞口的張娃和風刀也已經看到了周圍山間的景象,張娃跟著仰頭望著上麵山坡急促的對著萬林喊道:“豹頭,許多巨狼正向下麵撲來!”話音中,他猛地揚起槍口“噠噠噠”的向上打出一個短點射。

“嗷……”,一聲慘嚎聲跟著就從上麵漆黑的山坡上響起,正在舉槍注視著兩側山間的風刀和萬林大驚,立即移動槍口向上麵山坡瞄去。漆黑的山坡上已經出現了十幾個綠瑩瑩的光點,“簌簌簌簌”的跑動聲在陡峭漆黑的山坡此起彼伏,陰森森的光點正帶著一陣陣腥臭味向下麵衝來。

就在萬林剛舉起狙擊步槍的時候,側上方兩個巨大的黑影已經帶著風聲,突然從漆黑的山坡上躍起,兩雙綠瑩瑩的光點凶狠的望著下麵的萬林,張開的大嘴中露著一根根閃著寒光的大牙,轉眼之間已經撲到距離萬林頭頂十幾米的上空,巨狼嘴中的腥臭氣味已經迎麵撲到萬林臉前。

“噗”,萬林舉起的狙擊步槍立即發出了一聲低微的聲響,一隻巨狼的腦袋立即爆出一團血霧,仰麵向後麵山坡倒去。

萬林的身子猛地橫跨一步,槍口跟著對準了另一隻撲下的黑影。就在他要扣動扳機的瞬間,“噠噠噠”,站在側麵黑暗中的風刀的槍口,已經噴出了一股急促的火光。正低頭撲下的另一隻巨狼慘嚎一聲,碩大的身軀跟著就向側麵山坡飛去。

“噠噠噠、噠噠噠”,這時張娃的槍口已經接連噴出一片子彈,山坡上七八隻巨狼發出著慘叫聲,突然加快速度向下麵的洞口衝來。急促的槍聲中,兩隻被子彈擊斃的巨狼立即橫著跌倒在陡峭的山坡上,跟著就從一塊塊巨石上方翻滾著向下砸來。

“注意上邊!”萬林嘴中提醒著身邊的張娃和風刀,腳下橫跨一步,右腳在黑暗中飛起一腳,“啪”的一聲將空中落下的一隻巨狼向側麵踢出,他跟著伸出左手一把抓住另一隻滾落的大狼的狼腿,扭身就向側麵山坡甩去。

他動作飛快的擊飛兩隻滾落的巨狼,隨即迅速背起狙擊步槍,他左腳跟著向前伸出,隨即猛地向上揚起,他用腳尖迅速勾起扔在洞口的一支突擊步槍,左手一把抓住槍身、右手“嘩啦”一聲拉動槍栓,隨即揚起槍口就向側上方幾個綠瑩瑩的光點扣動了扳機。

就在這時,漆黑的山洞內突然閃出一紅一籃兩道光柱,小花和小白帶著風聲從洞內竄出,它們跟著就躍上萬林身後的巨石頂上,仰頭對著上麵山坡“嗷”的發出了一聲震耳的吼聲,隨即就就從高高的岩石頂上直奔上麵黑漆漆的山坡撲去。

包崖也提著槍從洞內衝出,他衝出洞口立即立即扭身,向上揚起槍口對著側上方衝下的兩隻巨狼,“噠噠噠”的掃出了一串子彈。

萬林看到小花和小白撲出,他趕緊喊道:“停止射擊!”跟著彎腰從地上兩具敵人屍體身上,拔出一個彈匣迅速更換掉槍身上的空彈匣,隨即又從敵人屍體上抽出兩個備用彈匣,一把塞進了自己的戰術背心的口袋中,他跟著又飛快地從屍體身上摘下幾顆*同樣塞進了口袋中。

這時,包崖已經對著上麵山坡掃出一梭子子彈,他一邊飛快地更換彈匣,一邊扭頭對著萬林叫道:“豹頭,洞中隻有兩個被擊斃的敵人,現在洞中安全!這山間怎麼會出來這麼多巨狼呀?”萬林麵色凝重的望著遠處漫山遍野閃動的綠色光點,他低聲回答道:“這些巨狼好像是受到神秘的東西吸引,突然向湖邊衝來,具體原因不明。”

確實,此時他心中也感到詫異,雖然他知道這片山間聚集著一群巨狼,可他確實冇想到數量如此之大。從昏暗中狼眼閃現出的光點看,這周圍山間至少有數百隻巨狼,這絕對是一個罕見的超大型狼群。

就在這時,張娃突然叫道:“豹頭,你看周圍山頂!”萬林立即舉槍向上麵山頂望去,周圍原本黑漆漆的山頂上突然出現了一片綠瑩瑩的光點,綠色的光點在黑暗中星星點點,正如潮水一般,鋪天蓋地的向麵向湖泊的山坡下湧來。

萬林在驚愕中趕緊向遠處望去。環繞在湖泊周圍的一座座陡峭的山峰上,在突然之間已經到處閃爍著這種綠瑩瑩的光點,這突然出現的密密麻麻的綠色光點,讓萬林身上的汗毛都豎立了起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立即從他心底升起。

風刀和包崖也抬頭向遠處山頂望去,風刀驚愕的叫道:“這不是狼群吧?狼群不可能有這麼多呀!”這時,包崖舉槍透過槍身上的瞄準鏡向上麵山頂瞄去,他跟著驚叫道:“我的娘呀,這不是狼群,這是我們在前麵山間遇到過的那些巨大的山鼠!”

此時他已經看到,周圍山坡上那些原本凶猛的巨狼,已經在上麵潮水般湧來的光點中,驚慌的向周圍山間四散逃去。

萬林幾人立即揚起右手“嘩啦”一聲拉動了槍栓。此時他們都已經看清,周圍山頂上這些突然出現的綠瑩瑩光點,居然是一隻隻半米左右的小動物,這些密密麻麻的小動物突然出現在山頂上,此時正瘋了一樣向下麵山坡衝來。而這密密麻麻的小動物,居然就是他們在前麵山間遇到過的那些已經變異的巨型山鼠!

此時,這些凶殘的山鼠好像瘋了一樣,呼嘯著從遠處山間湧來,無數隻碩大的山鼠正從一座座的大山的背後竄出,就像是一**潮水般爭相恐後的向靠近湖邊的山坡下湧來。

轉眼之間,湖岸周圍黑漆漆的山頂和陡峭的山坡,已經被巨鼠眼中綠瑩瑩的光點覆蓋,一陣陣讓人肉麻的“簌簌”聲隨風傳來。

眼前這令人恐怖的畫麵,讓萬林這幾個在槍林彈雨中都麵不改色的特戰隊員,心中都突然產生了一種麻酥酥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