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林看到那群小子已經藉著山間一塊塊高聳的岩石,逃出了自己的射程,他立即調轉槍口向側麵小花它們跑去的方向瞄去。起伏的山間已經看不到小花和小白的身影,隻有那隻體型碩大的豹子正在山間忽隱忽現的向前狂奔,起伏的身影顯得十分矯健。

此時,它已經處在與前麵千米處的那座大山山腳平行的位置,而體型嬌小的小花和小白肯定在它前麵,正伺機靠近對方所在的位置。

萬林凝神思索了一下,跟著仰頭髮出了一聲急促的鳥鳴聲,命令小花它們停止追擊。現在這些對手中配備著狙擊手,如果小花它們貿然靠近十分危險。雖然三隻豹子都有著鋼筋鐵骨般的筋骨,可一旦被狙擊手擊中要害,依舊會直接威脅到它們的生命安全。

隨著萬林發出一聲清越的鳥鳴聲,側前方黑黝黝的山間突然躍起一條白色的光影,光影閃電般落到了正從一塊岩石下竄起的大豹子身上,跟著就傳來一聲小白髮出的低吼聲。大豹子隨即就連同突然竄起的小白,一同消失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下麵。

萬林透過狙擊鏡看到這一切,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知道小花和小白已經按照自己發出的命令,帶著那隻凶猛的豹子一同隱蔽了下來。他跟著對著啪側麵岩石後麵的張娃叫道:“張娃!”

張娃扭頭向他望來,萬林對著小花它們所在的側麵山間指了指,又對蹲在側麵岩石後舉槍瞄準著前麵的小雅命令道:“小雅,你們小組保護餘總,隨後跟上來!”說完,他提槍從岩石後麵站起,與張娃、包崖和宇文風一同向側前方的山間跑去。

萬林帶著張娃幾人跑到側麵山間,他們果然看到一塊岩石下趴著那隻碩大的雪豹。小花和小白則站在前麵幾塊高聳的岩石間,正仰頭向側麵山間瞭望。

萬林彎腰衝到前麵一塊岩石下,他扭身對著隨後跟上來的張娃幾人指了指兩側,然後提著槍彎腰跑到小花和小白所在的岩石後麵蹲了下來。他一邊從岩縫間舉槍向前瞄去,一邊低聲問道:“小花、小白,對方向哪個方向逃走了?”

小花和小白早已經感覺到萬林他們跑了過來,兩隻花豹同時扭過身,揚起右爪向兩公裡外那座大山側麵的山間指去。萬林一邊舉槍觀察著遠處,一邊揚起右手指著自己的狙擊步槍問道:“看到拿狙擊步槍的人冇有?”

小花立即竄到狙擊步槍的槍身旁,揚起爪子推著槍管向側麵移動了一點,跟著又眼中隱現著藍光向前指去,好像是在說道:“那小子向那邊跑了!”

萬林順著小花指示的方向望去,起伏的山間早已經看不到剛纔那幾個人影,對方已經像受驚的兔子般逃離了這片山間。確實,山間突然出現了花豹這支強悍的特種部隊,這肯定會讓那些心中有鬼的武裝分子感到心驚,所以他們趕緊逃離了這片山區。

“走,過去看看!”萬林低聲命令道,跟著提槍從岩石後麵站起。小花立即扭頭對著趴在身後、伸著大舌頭的雪豹低吼了一聲,隨即跟小白一同向前躥了出去。那隻大雪豹聽到小花的吼聲,忙不迭的從岩石岩石下站起,隨即“嗚”的一聲從萬林身邊躥了過去,隨即就跟在速度奇快的兩隻小花豹身後,玩命的向前跑去。這時張娃三人看到萬林站起,他們也提槍從隱身的岩石後麵站起向前跑去。

這時,成儒和風刀已經帶著自己的小組成員,跑到了前麵那座大山的山腳下,機槍手王大力、孔大壯和狙擊手林子生正提槍跑上山坡,三人隨即趴在山坡的岩石後麵,舉槍向前麵山間瞄去。

成儒、風刀和宇文雨在大力幾人的掩護下,提著槍起起伏伏的向前麵山間跑去,他們跟著就在一片起伏的岩石中趴了下來。

萬林幾人飛快的跑到剛纔*爆炸的位置,小雅幾人已經趕到了這裡,溫夢、吳雪瑩正趴在前麵兩塊岩石後麵,正舉槍為身後的餘靜幾人警戒。

萬林跑過來飛快的看了一眼周圍,巨石已經被*開了一條裂縫,周圍散落著一片碎石。小雅和餘靜身前仰麵倒著三個滿身血跡的人影,顯然是被他們剛纔射出的被*和狙擊步槍子彈留在了這裡。

小雅蹲在一個仰麵倒在岩石下的小子身側,這小子胸口的衣服已經被她用剪刀剪開,她左手滿身血跡的按著對方的胸口,正扭頭對著蹲在身邊的玲玲急促的低聲喊道:“止血紗布!”

此時,餘靜蹲在一個滿身失血的人影身前,正伸手檢查著對方的揹包,側麵還倒著一具額頭露著一個彈孔的屍體,周圍散落著三支突擊步槍。

玲玲聽到小雅的叫聲,立即蹲在岩石下打開小雅放在身邊的急救箱,迅速從裡麵取出一塊止血紗布向小雅的右手遞了過去。她跟著抬頭看著跑來的萬林報告道:“豹頭,兩個小子已經被擊斃,這小子還有口氣,現在已經昏迷。”說著,她抬手按在對方的傷口上,將小雅按住傷口的左手替換了下來。

萬林扭頭對著跑來的張娃指了一下餘靜,讓他們小組保護好餘靜的安全。他隨即蹲在小雅身邊,盯著身前的小子低聲問道:“還有救嗎?”

小雅扭身從急救箱中拿起一團藥棉擦拭了一下滿是血跡的左手,跟著又從中取出一小瓶注射液低聲回答道:“已經傷到要害,而且失血過多,很難救過來。”

萬林冷冷地盯著對方高聳的鼻梁說道:“先讓他甦醒過來,問問他們的來曆。”此時他已經從對方深陷的眼窩和高聳的鼻梁上看出,對方是西方人。

“是!”小雅低聲回答了一聲,手中舉起注射器直接向對方的胸口插了下去,跟著緩緩將注射器中的藥液推了進去。萬林盯著小雅的動作,知道她是采用心內注射的方式,將強心劑注射進這個行將就木的俘虜體內,爭取讓他儘快甦醒過來接受審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