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色越來越深,起伏的山巒上空佈滿了繁星,特戰旅駐地的山邊一片寂靜。花豹突擊隊駐地小院的門口,聚集著所有的花豹隊員,他們靜靜的仰望著駐地後麵被夜色籠罩的山巒,臉色都顯得十分凝重。

此時,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他們已經從小花和小白突然發出的吼聲中,預感到一定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萬林站在門口注視了好一會兒幽暗的山間,他揚起手臂看了一眼腕錶,扭過身望著成儒一群人低聲說道:“時間不早了,你們都回去休息吧,我在這裡等會兒小花和小白。”

這時小雅有些緊張地說道:“我是不是出聲召喚一下小白?”萬林看了一眼特戰旅官兵的駐地,搖搖頭說道:“戰友們都休息了,我們不要打擾到他們。小花它們要是發現了什麼異常,肯定要回來報告,它們不會擅自行動。”

.

萬林的話音剛落,站在一旁的林子生突然揚起手臂,指著遠處一座山頂低聲說道:“你們看,那是不是小花眼中的藍色光點?”萬林趕緊扭回頭向山中望去。

遠處漆黑的山頂上,正隱隱閃現出兩個微弱的藍點。緊跟著,藍點後麵漆黑的山間又閃出了兩個淡淡的紅點。轉眼之間,光點已經從山頂衝到了下麵山腰,隨即沿著山脊快速向特戰旅駐地的山邊跑來。

“冇錯,它們回來了!”萬林臉上的兩道劍眉向上一揚,驚喜的叫道。剛纔突然出現的異常天象,已經讓他心中感到隱隱不安,唯恐小花和小白髮生危險。

現在,他終於看到自己這兩個小兄弟露麵了,緊張的心情一下放鬆了下來。周圍眾人聽到萬林的聲音,臉上緊張的神色也跟著消失了。剛纔他們已經看出萬林心中的緊張,所以大家的心臟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唯恐小花和小白這兩個下兄弟出現意外。

時間不長,兩隻花豹已經出現在山邊,它們像是兩道在黑暗中冒出的黑影般,沿著駐地側麵的山坡直接衝了下來。萬林和小雅看到兩隻花豹跑來,他們趕緊向前迎了過去。

兩隻花豹飛快的跑到萬林和小雅身前,眼神中都冒著一股興奮的光芒。萬林和小雅趕緊蹲下身子,伸手輕輕摸了一下兩隻花豹的腦袋,隨即凝神盯著它們。

暗淡的星光中,,兩隻花豹眼中,都隱隱閃現著一抹淡淡藍光和紅光,神色顯得十分興奮。它們立起身子、揚起兩隻前爪,分彆對著萬林和小雅比劃了起來。它們的兩隻前爪上下左右來回晃動著,嘴中“咦咦啊啊”的不但發出奇怪的聲音,還不時扭身指指漆黑的夜空和遠處起伏的山巒。

兩隻花豹坐在地上對著小雅和萬林比劃了好一會兒,這才落下兩隻前爪,它們跟著張嘴咬住萬林和小雅的褲腿,拽著他們就要向山邊跑去。顯然,它們是想讓萬林和小雅跟著它們,去山裡尋找那道從空中落下金色閃電。

萬林趕緊伸手壓住小花的後背,隨即將它抱起說道:“莽莽大山之中,我們到哪裡去尋找呀?那東西也許落到數千公裡以外了,我們這麼盲目的尋找,十年也找不到呀。”他跟著看著小雅說道:“看住小白,彆讓它跑了。”小雅聽到萬林的叫聲,也趕緊將小白抓起抱在了懷裡。

這時,周圍的成儒一群人已經圍攏過來,他們都有些迷惑的看著萬林和小雅,不明白這兩隻花豹到底發現了什麼?玲玲焦急的問道:“萬頭,小花它們發現什麼了?”

小雅搖搖頭說道:“小白說,剛纔天上掉下來一個東西,小白和小花讓我們去跟著它們去尋找。我猜測,剛纔那道劃過夜空的金黃色光芒,很可能是天上落下的隕石。那道耀眼的亮光,應該是隕石進入大氣層後與空氣劇烈摩擦,繼而在高溫、高壓下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玲玲聽到這裡,望著遠處好奇的問道:“那東西落到什麼地方了?我們明天去找找。”小雅回答道:“不知道,剛纔這時斜著劃過天際。就是落到地球上也應該距離我們這裡很遠,不然我們應該能感受到地震。”玲玲聽到小雅的回答,失望的說道:“太可惜了,據說現在隕石可值錢了,比黃金都貴呢!要是掉到我們這裡多好呀。”

周圍的人聽到玲玲的聲音都笑了起來,小雅笑著挽住玲玲的手臂說道:“小財迷,你就想著天上掉餡餅呢,哪有那種好事呀。”成儒湊過來仰頭看著黑漆漆的天空說道:“也彆掉我們這裡,不然砸在腦袋上那可就瞎菜了!”

玲玲抬腳踢了他屁股一腳叫道:“臭門神,你就冇點好聽的,砸也砸你一個人!”“哈哈哈哈……”,眾人聽到玲玲的罵聲都捂著嘴低聲笑了起來。

萬林看到小花和小白安全返回,懸著的一顆心也終於放了下來。他拍了一下抱著的小花,微笑著說道:“好了,你們到山裡也玩夠了,現在我們回去睡覺了!”

他跟著看著周圍的隊員說道:“冇事了,都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開始訓練。”說完,他抬頭看了一眼剛纔那道金色閃電飛過的方向,扭身向小院內大步走去,臉上透出了一股若有所思的神色。

他跟小花親如兄弟,知道兩隻花豹都是山中異獸,一般的天象根本就不會引起它們的注意。如果剛纔那道金色的光芒隻是簡簡單單的空中流星,小花和小白根本就不會這麼大驚小怪的發出吼聲。

他一邊抱著小花向自己的臥室走去,一邊在心中暗道:“剛纔那道從遙遠天際閃出的金色光芒,其中一定有什麼蹊蹺。可那道閃電隻是一閃而逝,我們憑藉肉眼,根本就無法判斷其準確的降落地點。”

他抱著小花走到宿舍門口,又停住腳步扭頭向遠處夜色籠罩的山間望去,他跟著低聲小花說道:“算了,不管落下的是什麼東西?隻要不對我們華夏形成威脅就行,我們去洗洗睡覺!”說著,他推開房門走進了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