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超聽到徐亮翻譯的蠍子教官的話,心中立即明白了,蠍子教官戰鬥經驗豐富,已經從他剛纔的報告聲中,判斷出了對方狙擊手所在的大概位置。而且蠍子教官和徐亮、謝超配備的突擊步槍槍管下,都帶著*發射器,教官肯定是準備發射*,用*逼出隱藏的那個狙擊手。

在戰場上,狙擊手的威力極大!蠍子教官到現在還冇有讓徐亮和燕鷹開槍,恐怕就是尋找敵人中最具危險的人物。

謝超剛拉動槍栓做好射擊準備,“轟”,一團火光已經從遠處的土丘頂上爆起。紅色的火光中,一個黑影猛地從土丘側麵的一塊岩石後麵滾出。

謝超的眼睛一亮,手指輕輕釦動了扳機,“噗”,他的狙擊步槍發出一聲沉悶的輕響,一顆子彈呼嘯而出。遠處土丘上正撲出的黑影,立即在謝超射出的子彈中橫著飛起,跟著就在坡頂正在熄滅的火光中翻落到了土坡後麵。

“好!”徐亮和燕鷹的聲音跟著從謝超的耳機中響起,兩串突擊步槍的火光跟著從下麵山坡上噴出,正從後麵山間彎腰衝來的幾個小子應聲倒下。顯然,蠍子教官已經對他們發出了進攻的命令,徐亮和燕鷹一邊驚喜的叫著,一遍對著從後麵跑來的一群小子扣動了扳機。

謝超一槍擊斃敵人的狙擊手,他跟著移動槍口迅速瞄準對方的機槍手和持有大火力武器的目標,接連扣動著扳機。這時,從丘陵地帶追出的一群部落武裝人員,也從後麵兩側山間壓了上來,一串串子彈呼嘯著向山腳下的山間掃去。

山坡上突然響起的槍聲,讓剛逃來的這群武裝分子一下亂了陣腳。此時他們前後和右側三麵受敵,一串串子彈已經在山地上形成了交叉火力網。

這群小子剛纔還強勁的幾個火力點,在轉眼之間就已經被謝超、騾子和另一個狙擊手準確的子彈點名般摧毀。尤其山頂上謝超的位置極佳,手中使用的又是遠程狙擊步槍,山下敵人機槍和*一旦冒出火光,他的子彈就如影隨形般追了過去,這對這群小子的心理形成了極大的壓力。

謝超興奮的接連打出了兩個彈匣的子彈,他迅速更換上第三個彈匣,他剛瞄準下麵山間一處噴射著火光的地方,目光忽然看到,他剛纔擊斃對方狙擊手的那個土丘後麵鑽出一個黑影,肩上舉著一個粗粗的玩意直接指向了他所在的山頂。

“俺的娘呀!”謝超驚叫一聲,抱槍站起就向大樹側後方一塊事先觀察好的巨石側麵撲去,落地就向岩石後麵滾去。他心中明白,他連續開槍摧毀對方多個火力點,下麵那群小子已經注意到了他這個狙擊手隱藏的山頂。

“轟”,一聲巨大的爆炸聲跟著就從他身後傳來,一團火光猛地從他剛纔隱蔽的那棵一人多粗的大樹上爆起。巨大的爆炸衝擊波,帶著無數的枝葉和被炸開的斷木,呼嘯著向山頂周圍飛去。

謝超剛翻滾到岩石後麵,岩石上就疾風暴雨般傳來了一陣“劈劈啪啪”的聲音,一大片被巨石擋住落在岩石下的枝葉上閃爍著紅色的火星,一股股濃煙向昏暗的夜空中升起。緊跟著,落到岩石下的一堆冒著火星的枝葉“呼”的一聲燃燒起來,山頂上散落的其它一些炸斷的枝葉,幾乎是在同時冒出了幾堆紅色的火焰。

謝超抱著狙擊步槍緊緊貼在岩石下,近距離響起的爆炸聲讓他的腦袋都“嗡嗡”作響。這時,落到他周邊的一些枝葉也跟著竄出了幾股火苗,他身影已經完全暴露在火光中。他趕緊從岩石下站起,提著槍就向山頂側麵跑去。

他剛跑到山頂側麵的一塊岩石後麵趴下,他耳機中就忽然傳出了急促的問話聲,可他根本就聽不清對方在問什麼?他一邊從岩石側麵伸出狙擊步槍,一筆對著嘴邊的話筒喊道:“我聽不清楚你們在說什麼,我冇事,安全、安全!”他知道,肯定是徐亮和燕鷹聽到了山頂上發出的爆炸聲,所以擔心的詢問他是否安全。

謝超舉槍向下麵瞄去,此時強尼教官他們所在的山間,正噴射著一簇簇急促的火光。六七個集訓隊員正在同伴強大的火力掩護下,在岩石間起起伏伏的向前靠近,他們不時伸出槍口對著前麵掃出一串火光。

後麵追上來的那些部族武裝人員,現在也已經距離前麵的敵人三四百米,山下的敵人已經完全處於各種武器的有效射程之內。

顯然,強尼教官看到對方火力被壓製,已經命令手下向前靠近逐步收緊包圍圈,力圖全殲這群敢靠近鷹隼基地的武裝分子。

此時,山下的敵人也已經意識到危險,殘餘的二三十人正藉著山間起伏的岩石和土丘的掩護,一邊胡亂的向著周圍開槍,一邊瘋了一樣向冇有槍聲的西麵山間逃去。

謝超看到對方向遠處遠處逃去,他立即抬高槍口瞄準遠處山間一個起伏的黑影,跟著輕輕釦動了扳機。黑影踉蹌著向前衝了一步,跟著就趴在了昏暗的山間。

就在這時,那小子前麵三個黑漆漆的土坡上,突然飛出幾個圓乎乎的東西,山坡頂上跟著就噴出了幾道槍*出的火蛇。幾團*爆炸的火光中,已經跑到山坡前的幾個小子翻滾著向周圍飛去。後麵逃來的六七個黑影,也在土丘頂上突然掃來的密集彈雨中仰麵向後倒去。

謝超藉著火光,迅速扣動扳機擊斃了兩個黑影。此時他已經明白,肯定是作戰經驗豐富的強尼教官,在剛纔的戰鬥中已經悄悄派出幾個人埋伏在了西側山間,早就封堵住了西麵山間的缺口,防止敵人從西側山間逃走。此時,山間的包圍圈已經形成,山下的這群兔崽子肯定要被全殲了!

謝超趕緊移動槍口,對著已經慌張的在山間亂竄的黑影輕輕釦動著扳機。時間不長,他已經射出了第四個彈匣的子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