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林撥出手機號碼、舉起電話說道:“王大隊,你現在在哪裡?”王鐵成的聲音立即從電話中傳了出來:“我在省第一醫院我父親這裡,正準備去軍區醫院看看猴子他們,然後返回特種大隊,有事嗎?”

萬林趕緊說道:“你在省一院等我們,我和小雅現在過去看看伯父,一會兒我們一同去軍區醫院。”王鐵成在電話中說道:“我父親術後恢複得很好,你們不用過來了,我們直接去軍區醫院吧?”

萬林笑著說道:“爺爺讓我們給伯父送點靈藥過去,你等著。”說完,他掛斷電話對小雅說道:“王大隊正在省醫一院,我們現在過去。”兩人隨即跟爺爺和常教授打了一個招呼,開車離開了萬家小院。

萬林和小雅開車來到省第一醫院停車場,王鐵成已經站在周圍等著他們。萬林停好車剛和小雅跳下,王鐵成已經迎上來說道:“我不是不讓你們過來嘛,我父親恢複得很好。爺爺冇來吧?我真怕麻煩他老人家。”

萬林笑著說道:“爺爺正在配藥冇來,他讓我們在給伯父帶過來一粒香魔丸。走,我們到病房去看看。”王鐵成愣了一下,抓住萬林的手臂說道:“香魔丸太珍貴了,那都是你們在戰場上保命的東西。上次爺爺過來的時候已經給我父親吃了一粒了,哪能還要你們這種珍貴的東西,你拿回去!”

萬林看著他笑著說道:“我們在境外是時候,彎刀部落的老族長給了我一顆香魔球,爺爺正在給我們配置這種奇藥,已經足夠我們用了。伯父這種大手術傷了元氣,需要這種靈藥補一下。走,我們去看看伯父去!”說著,他拉著王鐵成向病房走去。

王鐵成帶著萬林和小雅走進病房,正好孫院長站在病房內看著病曆,他看到走進的萬林和小雅,趕緊放下病曆向兩人的身後望去,他笑嗬嗬的說道:“你們小兩口來了,你們爺爺呢?”

萬林和小雅聽孫院長稱呼他們小兩口,兩人的臉都變紅了,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兩人都有些靦腆的叫道:“孫院長。”這時王鐵成笑著說道:“孫院長,人家還冇成兩口子呢,你這叫得也早了點呀。”

孫院長笑著打量著萬林和小雅說道:“男才女貌,這樣的小夥子和姑娘就應該是小兩口嘛。”萬林笑嗬嗬的看著孫院長說道:“我爺爺今天有事冇來,他讓我們過來幫王伯父調理一下。”

孫院長有些驚愕的望著他們說道:“你們已經把老人的醫術學到手了?”王鐵成說道:“那當然了,萬家醫術這門絕技肯定要傳給他們兩人呀。”

這時,王鐵成的父親已經從病床上坐起,正掙紮著要從床上下來。萬林和小雅趕緊走過去扶住老人,小雅關切地說道:“伯父您彆動。萬林,讓伯父靠在床頭吧。”萬林趕緊拿起枕頭放到老人身後,讓老人靠在了床頭上。

小雅搬過旁邊的椅子坐下,伸手抓住伯父左手凝神號了一會兒,她抬頭看著萬林說道:“恢複的很好,就是脈象還有些弱。”萬林也伸手抓住伯父的手腕凝神號了一下,他看著小雅說道:“對,是有些弱,不過冇什麼大事。你把爺爺帶來的藥,給伯父吃下去吧。”

說著,他直起腰看著王鐵成說道:“術後恢複得確實很好。”他跟著看著孫院長說道:“孫院長,手術這麼成功,真謝謝你們了。”孫院長笑著擺擺手說道:“謝我們乾嘛,要不是你爺爺過來及時將病人的生理指標調上去,恐怕我們現在還無法手術呢。”

這時,一陣異香突然瀰漫在病房內。孫院長驚愕的望著小雅手中的小竹筒問道:“這還是那種香魔丸吧?”他跟著吸了幾下鼻子低聲叫道:“真是好藥呀,聞著都感到全身舒暢。”

他隨即看著萬林說道:“這到底是什麼草藥?怎麼會有這麼神奇的功效。”萬林笑著回答道:“這是用一種樹木的果實配置的藥丸,功效確實十分神奇。”“什麼樹呀?我們能不能人工培植一些這種植物,這樣我們不就可以多獲得一些這種果實了嘛。”孫院長興奮的說道。

萬林笑了。這時小雅已經將藥丸塞進伯父的嘴中,叮囑他調整呼吸、不要說話。她隨即站起看著孫院長笑著說道:“孫院長,您說的倒輕巧,這種樹彆說培植了,我們找都找不到。”孫院長有些愕然的說道:“怎麼可能?你們不是得到這種果實了嘛。”

小雅看到孫院長不信的樣子,隨即將他們在密林中遇到香魔樹的情況詳細講述了一遍。當孫院長聽到溫夢她們在香魔樹瘋狂的枝條中遇險的時候,臉都嚇白了。

小雅講完當時的經過,跟著有些感歎地說道:“事後,我們再去尋找這棵神奇大樹的時候,那棵大樹已經蹤跡全無。我們這些人經常在密林中執行任務,可再也冇有遇到過這種神奇的大樹。”

孫院長聽完感歎著說道:“冇想到還真有這麼神奇的事情,難怪香魔丸會有這麼神奇的功效,這可是機緣巧閤中得到的寶貝呀!”

萬林看著孫院長笑道:“您說的對,這也算是緣分吧,不然我們萬家也不會這麼吝嗇呀。”孫院長聽到萬林的解釋,感慨著說道:“天下奇珍本來就是有緣者得之,這種珍稀的香魔丸也是有德者才能吃之呀。你們王伯伯培養出了王大隊這樣頂天立地的漢子,他自然有緣吃到這種能祛百病的珍稀藥材呀。”

孫院長說完,感慨地對萬林幾人擺擺手走出了病房。萬林和小雅跟王鐵成的父親又聊了一會兒,隨即告彆老人跟著王鐵成一同走出了病房。

王鐵成一邊向停車場走去,一邊感激的對萬林和小雅說道:“你們這是救了我父親一命呀。”萬林笑著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說道:“你又來了,我們不是說好不客氣了嘛。走,

我們去軍區醫院看看猴子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