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被困在屋內的敵人不斷從窗戶和門口往外盲目的掃射著,一串串子彈在基地飛舞,子彈打在萬林他們所在的樹乾上,濺起一片片碎木。

萬林在樹上躲在一個粗大的樹杈後麵舉著狙擊步槍,對著對麵房屋冒出射擊火光的地方射擊著,小花眼冒藍光靜靜的趴在旁邊。

“轟轟”的手雷爆炸聲不斷從木質房屋處響起,被炸燬的幾間房間全都燃起熊熊的大火,向周圍的房間蔓延著。

萬林在射出一顆弓箭炸彈後立即收起了弓箭,後麵的戰鬥還很多,他不想在這裡浪費太多珍貴的弓箭炸彈。誰也無法預測後麵會發生什麼危險情況,他要儘量保留自己的這個秘密武器。因為在國外他無法獲得弓箭炸彈的補給。

崖頂的大力看到對方還在不斷從剩餘的房間內往外打槍,惱怒的拿起身邊的40火箭筒,扛在肩上對著下麵的房屋就射了出去。

就在大力射出的同時,下麵房間的窗戶上也突然伸出了一個圓筒,一團火焰對著停在院內的卡車射了出去。

站在車門後麵的張娃看到窗戶上突然伸出的圓筒,立即大叫一聲“危險”一個魚躍向旁邊撲了出去,幾乎是同時,車廂內的宇文風和孔大壯也直接向車廂外麵撲了出去,幾人落地就是一連串翻滾。

正隱蔽在另一輛車廂後麵射擊的小雅、玲玲和宇文雨三人,突然看到張娃他們撲出,也立即翻滾著向兩邊衝去。突擊隊員們早已在艱苦的訓練和戰鬥中形成了默契,他們已經可以從彼此的肢體動作上,立即判斷出戰場上的態勢和感覺到可能的危險。

“轟”卡車被對方的火箭彈擊中燃起大團的火焰,四散的彈片呼嘯著在院內飛舞,卡車騰起一米多高向後麵衝去,猛地撞在旁邊的卡車上發出一聲巨響。

就在這時,大力射出的穿甲彈正打在下麵房間的屋頂,直接鑽入屋頂爆炸,劇烈的爆炸將周圍數個房間的房頂都掀了起來,基地內到處飛舞著燃燒的碎木和鮮血淋漓的殘肢。大力用打坦克用的穿甲彈去攻擊一排木屋,豈不是如摧枯拉朽一般將剩下的四五間木屋全部摧毀了。

兩聲幾乎是同時爆炸的敵、我兩顆火箭彈,在院內掀起了兩股劇烈的風暴,吹得萬林和包崖所在樹林嘩嘩直響,兩人俯下身子,緊緊抱著身下的粗枝乾。

伴隨著這兩聲巨大的爆炸,基地內的槍聲突然停了。

萬林和包崖迅速躍下樹冠,端著槍向燃燒的房間靠近。張娃、小雅幾人也從地上站了起來,滿臉都是黑黑的菸灰。張娃、宇文風和孔大壯三個在第一輛車附近的人,身上的衣服都佈滿了被燃燒的汽車碎片燒焦的黑洞,幾人站起不顧還在冒煙的衣服,端著槍快速跑向基地的各個角落,準備清剿基地內可能還存在的殘餘敵人。

此時小花和小白也都向著房間跑去,剛纔在滿院子的槍林彈雨中,萬林和小雅禁止兩隻花豹行動,怕子彈傷到它們,現在槍聲停了,它們終於可以跑出來了。它們圍著燃燒的木質房間跑了一圈,回來衝著萬林搖搖尾巴,跟著跑向峭壁邊上的幾個山洞。

萬林明白,正在燃燒的木質房間裡已經冇有活著的敵人了。他抬頭衝著崖上的風刀幾人打了警戒的手勢,自己帶著隊員圍向幾個峭壁上的山洞。

峭壁上高低錯落的分佈著三個洞口大小不一的山洞,中間一個近一人高的小洞口安裝著人工做的一個木門,兩邊數十米外各分佈著一個近兩米高的洞口。

包崖和張娃幾人已經分彆端著槍站在三個洞口的兩側,槍口對著洞裡。小雅站在中間關著木門的山洞側麵,看萬林帶著兩隻花豹過來,衝萬林點了一下頭,大聲用英語喊了起來:“立即出來,不然開槍了”連續喊了兩聲,然後和站在另一側的玲玲端著槍側耳傾聽裡麵的動靜。

正在這時,峭壁最裡麵的一個山洞門口突然傳來包崖的叫聲:“小白”,大家的目光都轉向了最右側的山洞,隻見張娃和包崖端著自動步槍正往山洞內躥了進去,萬林也正如離弦的箭一樣向洞口撲了過去。

“嗷”,洞內突然響起一聲豹吼,“轟”一聲悶響從洞內傳來,跟著就見洞內猛地吹出一陣狂風,張娃、包崖和縮成一個圓球的小白如炮彈一樣被從洞內吹了出來。狹小的山洞空間使爆炸產生的衝擊破異常猛烈,強大的氣流從洞口狂噴而出。

剛撲到洞口的萬林正好迎上飛來的張娃和包崖,他兩手一探,分彆抓住了兩人後背的揹包帶,腳下一使勁,順著狂風的方向向上飛起,跟著兩手往上一甩,將張娃和包崖甩向半空,而自己順著風向蜷身在地上翻滾起來。

就在隨著氣流翻滾到接近樹林邊緣,眼看就要被吹進佈滿地雷的樹林時,萬林猛地伸出兩臂向地上狠狠插去,身子牢牢停在了樹林邊緣,兩條腿已經接觸到了樹林邊上的大樹。如果再不停下,他就會立即被吹進前麵佈滿地雷的樹林了。

被萬林拋起的張娃和包崖瞬間脫離了凶猛的洞內衝擊波,在空中往前飛了十幾米後,兩人落地打了幾個滾,站起就向著萬林和小白跑去。此時小雅和小花已經風一樣的躥了過來,小雅兩隻眼睛急得要冒出血來,那可是她兩個最親近的夥伴

基地內所有的隊員都焦急的的望向萬林和小白,但除了小雅、張娃和包崖三人和小花,其餘的人都站在原地警戒著。遇事不慌,堅守崗位,這是特戰隊員必須遵守的準則,不管場上發生什麼事情。

小雅幾人跑到萬林身前,看到萬林正慢慢把雙臂從地上拔出。包崖驚異的發現,萬林的雙臂已經在地上插出了兩個深深的圓洞,他的兩支小臂剛纔全都插入了堅硬的地裡。難怪他能在這麼猛烈地衝擊波裡立即停下來。

看到萬林冇事,大家趕緊向林邊跑去。此時,小花正掛在一棵粗樹乾上,右爪使勁刨著樹乾,小白的身子牢牢鑲嵌在樹乾上。還冇等大家過去,就見小白和小花從樹乾上跳了下來。

小白落地使勁搖搖腦袋,,憤怒的暴吼一聲,瞪著紅紅的眼睛轉身就往剛纔發生爆炸的山洞跑去,小花趕緊跟了上去。

萬林幾人趕緊追了過去,小雅大叫著“小白”,兩眼急的快流出了眼淚。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