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林隱蔽在漆黑的樹後,他仔細觀察了一會兒小花謹慎的動作,立即明白它在這片區域突然失去了對手的氣味,此時正在山地上重新尋找對方逃跑時留下的氣息。

他有些詫異的皺了一下眉頭,心中暗道:“小花的嗅覺超級靈敏,怎麼會在這時突然失去了對方的蹤跡?不可能呀。”他想到這裡心中一動,趕緊在樹後趴下身子,隨即微微揚起腦袋對著前麵小花所在方向輕輕吸了一口氣。

林地上有些潮濕的空氣中夾雜著一股淡淡的刺鼻氣味,這種氣味跟剛纔*中瀰漫的那股氣味一模一樣。萬林突然明白了,對方在飛奔過這片稀疏的林地以後,他為了躲避小花靈敏的嗅覺,又在前麵突然變得濃密的林中灑下了這種氣味乾擾劑,難怪小花會突然聞不到對方遺留的氣味了。

萬林的眼中猛地射出了一股精光,跟著就在樹乾側麵將狙擊步槍向前伸去,此時,他透過夜視瞄準鏡望著不遠處那片漆黑的密林,心中猛地產生了一種危險的感覺。

現在,他所在的這片樹林相對稀疏,周圍的林間空地上佈滿了空中灑下的星光,而前麵的樹林卻濃密、昏暗,對方在前麵那片濃密的林間灑下氣味乾擾劑,他極可能就隱藏在前麵漆黑的密林中!現在他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對方的狙擊步槍槍口鎖定!

萬林想到這裡立即深吸了一口氣,立即在體內飛快的運轉起真氣,跟著就將一股真氣逼出了體外。他眼睛微閉、雙手握槍慢慢移動著長長的狙擊步槍,一股股真氣隨著槍口的移動,緩緩地向前麵漆黑的密林中探去。

此時,他已經全力提起了體內的內力,一股股雄渾的真氣在他體內的經脈中飛快地運轉著,心中在這瞬間突然變得一片澄明。隨著他體內的真氣緩緩逼出體外,前麵濃密、漆黑的密林好像在他的腦海中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他趴在昏暗的樹乾後麵慢慢移動著長長的槍身,當他的槍口緩緩移向小花側前方一片昏暗的樹影中時,他微閉的眼縫中忽然透出了一股精光,槍口一動不動的瞄準著那片昏暗的林間。

他在黑暗中猛地睜開了雙眼,精光閃爍的眼神盯著遠處那片漆黑的密林沉吟了片刻,他跟著輕輕拉動槍栓,隨即又將長長的狙擊步槍從樹乾側麵緩緩收了回來。他右手提著狙擊步槍趴在樹後昏暗的草地上,無聲無息的向側麵一棵數人粗的樹乾後麵匍匐了過去。

他爬到粗粗的樹乾後麵突然站起,跟著腳下突然一蹬凸出地麵的一根樹根,身子離弦之箭般向側前方的一棵樹乾後麵衝去。他衝到樹後並冇有停住腳步,而是身子在樹影中快速晃動了兩下,緊跟著又從側麵樹影中閃出,閃電般向剛纔槍指的那片漆黑的密林中衝去。

此時,萬林已經提起了全身的功力,快速移動的身影在一棵棵樹乾間飛快地移動著,他猶如一道在樹影中流竄的黑煙,轉眼之間已經出現在側前方那片濃密、漆黑的樹林中。

他衝到林中突然在一棵樹乾後麵停住腳步,跟著就趴在地上毫無聲地向側麵另外一棵樹後爬去。他匍匐到側麵漆黑的樹影中跟著單膝跪起,舉槍向前麵華南的林中瞄去,一股真氣也隨著槍口向黑暗中無聲無息的湧去。

前麵的林中顯得異常寂靜,剛纔還在林間稀疏地方迴盪的林濤聲,在這片濃密的樹林中突然變得十分微弱,空中皎潔的月光透過濃密的枝葉,在佈滿了雜草和枯葉的林地上灑下了一個個斑斑駁駁的光影。

萬林在黑暗中屏住呼吸,舉槍慢慢掃過前麵這片林間。這時,幾根低垂的樹枝正在他的瞄準鏡中微微搖盪,一棵棵模模糊糊的樹影在他移動的瞄準鏡中劃過,周圍感覺不到一點異常。

他迅速掃過這片樹林,眉頭跟著皺了起來。他剛纔在遠處瞄準這片林中的時候,心中突然產生了一種異常的感覺。可他現在衝到這裡後,那種異常的感覺居然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時,正在側麵百米外搜尋的小花,已經看到萬林向右側林中衝去。它扭身從一片草叢中竄出,飛奔到一棵粗粗的樹乾下跟著向上躍起,它直接躥上兩米多高的樹乾,隨即順著樹乾一溜煙般鑽進了上麵濃密的枝葉。

它趴在一根柔韌的樹杈上,居高臨下的向掃了一眼周圍昏暗的林中,隨即又突然從高高的樹杈上躥下,在林間一棵棵粗粗的樹乾周圍忽左忽右的向萬林這邊衝來,敏捷的身影幾乎是擦著一棵棵樹乾向前飛般,飛快移動的身影居然冇發出一點聲響。

小花衝到距離萬林數十米的林間,它突然扭身向側前方萬林舉槍瞄準的那片林中衝去,它如飛般向前衝出了七八十米,在黑暗中疾奔的身影忽然停在了一棵粗粗的樹乾側麵,一股湛藍的光束突然從它圓圓的眼睛中射出,直奔前麵漆黑的林中射去。

昏暗中,小花眼中射出的湛藍的光束一閃而逝,它的身影也在這瞬間突然斜著撲出,轉眼之間已經撲到了側麵另一棵粗粗的樹乾後麵,跟著就迅速消失在樹頂濃密、漆黑的枝葉中。

萬林在小花從出現的時候,已經移動槍口向小花的身影周圍瞄去,此時他透過瞄準鏡看到小花的動作大驚,同時感受到前麵的黑暗中突然湧出了一股濃烈的殺氣,他迅速向藍光射去的方向移動槍口,跟著就果斷地扣動了扳機。

“噗”,萬林的槍口在昏暗中立即噴出了一股微弱的火光。與此同時,百米外昏暗的密林中也閃出了一股微弱的火光,小花剛纔所在的位置和對方槍口閃現出火光的林中,同時冒出了一股被子彈擊出的火星。

萬林扣動扳機,立即抱槍向側麵另外一棵粗粗的樹乾後麵滾去,他跟著趴在漆黑的樹後,又從樹乾側麵迅速伸出槍管向前麵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