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坤沙和禿哥李雄靜靜的聽著鬆本幾人的分析,此時他們的臉色都顯得有些陰沉。這時,坤沙忽然扭頭看著李雄說道:“李兄弟,我怎麼感覺這個什麼邢濤要暴露呀,這小子知道你們多少情況?”

李雄臉色陰沉的回答道:“邢濤是警方的人,為了我們雙方的安全,我和老王很少與他正麵接觸。邢二是我們與邢濤的聯絡人,一般的事情都是通過邢二來轉達我們雙方的意思。隻有在特殊情況下,老王纔會也邢濤直接聯絡。所以邢濤對我們的情況並不是十分瞭解,更不會知道我們的所在。”

坤沙聽到邢濤並不知道這裡,緊張的是神色這才放鬆下來。這時王前忽然對著李雄搖了搖頭說道:“這事情還真不可大意,邢濤是主管緝毒的副局長,恐怕他對我們的情況瞭解的很多。我曾經跟他見過幾麵,誰知道他是不是暗中監視過我們的行蹤。”

他說到這裡,眼神中忽然透出了一股殺氣,他繼續說道:“邢濤這小子生性多疑,他每次向我們出賣警方的行動情報的時候,肯定會擔心我們事後不給他錢,所以這小子一定會儘可能多的掌握我們的情況,做好威脅我們的準備。奶奶的,這小子就是一隻陰險狡詐的狐狸,我們還真不能不防。一旦邢濤被警方的人抓住,這小子肯定會交代出我們很多東西。”

禿哥李雄聽到王前的話,臉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他沉思片刻,眼中猛地射出一道凶光,他看著王前說道:“奶奶的,我們這是養虎為患呀。現在這小子很可能已經引起了警方的注意,我們不能留著這個禍害了。你吩咐下去,儘快派人乾掉這小子,防止他威脅到我們的安全!”

“好,是不能留著這個禍害了!”王前的臉上也冒出了一股殺氣回答道。可他隨即又有些遲疑的說道:“按照宋先生他們的說法,這小子的身手肯定十分了得,恐怕我們的人還冇能耐靠近他吧。”說著,他看了一眼鬆本和木村,跟著又把目光向坤沙臉上望去

坤沙看到王前向自己望來,他立即明白了王前的意思,他皺起眉頭沉吟了片刻說道:“看來這個邢濤確實是個禍害呀!”此時他心中已經明白,他現在跟身邊的李雄和王前已經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一旦李雄和王前出事,他們這幾個來華夏避難的人根本就冇有藏身之地。這個王前肯定也意識到了這點,所以他還是想藉助自己的手下出馬,去乾掉這個邢濤。

坤沙從剛纔王前和李雄的對話中清楚,邢濤這小子的存在,不但已經直接威脅到了禿哥這個販毒集團,而且也威脅到他這個躲到這裡避難的大毒梟的安全!

他皺著眉頭沉思了片刻,小三角眼看了一眼麵無表情的鬆本和木村,衝到嘴邊的話又嚥了下去。他原本想讓鬆本和木村這兩個實力最強的雇傭兵出馬,可他知道這兩個小子都是無利不起早的主,冇錢他們肯定不會親自出馬。

他眨動了幾下小眼睛,隨即看著王前和李雄說道:“看來,必須要除掉這個禍害了,不然我們大家全都得不到安寧!”

他說著遲疑了一下,扭頭看著蘇昂說道:“蘇昂,看來李老闆這裡的人手實力確實差一些,要不你讓咱們的兄弟們準備一下?你告訴大家,事情辦妥,我和李老闆不會虧待大家。”“好吧,既然是這樣,按我天亮我就吩咐下去!”蘇昂立即明白了坤沙的意思,他也裝作猶豫著回答道。

蘇昂回答完,又扭頭向坐在旁邊沙發上的鬆本和木村望去。此時,鬆本和木村都麵無表情的低著腦袋,似乎根本就冇注意坤沙幾人的對話。

這時,李雄聽到坤沙和蘇昂的對話,已經明白了他們話中的意思。他眼中冒著凶光,望著坤沙說道:“老哥哥乾事就是麻利。現在邢濤這小子已經威脅到我們的安全,我們必須搶在警方抓他之前乾掉這小子!老哥哥,事情是出在我的地盤上,你的人是為我乾事,那我就再拿出十萬美金獎勵兄弟們,我們儘快動手除掉邢濤這個禍害,避免他將火引到我們這裡。”

他說完皺了皺眉頭,突然感到一陣心疼。他剛剛拿出十萬美金雇傭這個宋先生和老穆去殺了邢二,現在又要拿出一筆巨資去殺邢濤,這確實讓他感到心疼。可他也明白,錢冇了他可以再去販賣毒品掙回來,可要是命冇了,他手頭就是有再多的錢也冇福享受了。

李雄跟著又看著王前說道:“老王,你趕緊吩咐手下的兄弟們,讓他們儘快查到邢濤現在所在的位置,看看他是在家裡還是回警局了。一旦發現他的行蹤,讓他們立即報告。”王前立即回答道:“好!我現在就吩咐下去。”說完,他從口袋中取出電話向門外走去。

這時,坤沙眨動了兩下小眼睛看了一眼鬆本和木村,跟著說道:“好,既然你李老闆這麼大方,我坤沙也不能吝嗇,我拿出五萬美金來獎勵參加行動的兄弟們。”坤沙確實不願意動用自己手下那幾個護衛,這些護衛的能力雖然不及鬆本和木村,可他們到底是他身邊的死黨。而鬆本和木村是雇傭兵,他們隻是為了錢跟在他身邊,在危急時刻,這兩個小子可不見得能為他玩命。

坤沙的話音剛落,鬆本和木村有些發紅的眼睛中已經冒出了一股貪婪的神色,鬆本抬起頭看了一眼李雄和王前,隨即又盯著坤沙說道:“嘿嘿,既然是這樣,那你們就不用找彆人了,你們的人恐怕都對付不了這個邢濤。”

他說著摸了一下插在腰間的手槍槍把,跟著說道:“從昨晚邢濤在山間的表現看,這小子很可能在軍隊中當過狙擊手,這種人十分機敏,你們的人過去也是送死。華夏不是有句俗語嘛,一事不煩二主呀。嘿嘿,我們剛乾掉邢二,那解決這個邢濤的任務也就交給我和老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