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前的話音剛落,他放在茶幾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趕緊彎腰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低聲對李雄說道:“是小武打來的,他應該找到邢二的下落了。”

說著,他舉起手機放到耳邊說道:“是我,說。”他靜靜的聽了一會兒,對著電話說道:“好,你找兩個生麵孔暗中監視這幾個小子,如果發現他們變換地點立即通知我。”

他掛斷電話,看著李雄低聲說道:“找到邢二的下落了。這小子連夜逃出了市區,現在正帶著三個死黨躲到山裡的一個小山村裡麵,他那個臭婆娘和兒子也在那裡。據說邢二是在去年在那裡買了一個宅子,還重新裝修了一遍,周圍風景不錯。這個小山村裡麵隻有十幾戶人家,青壯年都出去打工了,平時村裡隻有一些老人和女人,這個小山村十分隱蔽。”

李雄聽到這裡眼睛一亮,低聲說道:“好啊,這小子跑那裡不是找死嘛,真好適合我們動手。你趕緊把那個宋先生叫回來呀,現在就去乾掉他們!”

王前扭頭向院中正走出的坤沙幾人望了一眼,低聲說道:“這種活白天可冇法乾,一旦動手極可能驚動村子裡的其他人。彆著急,邢二應該還冇想到我們會下決心乾掉他,晚上我再讓姓宋的帶人出去。嘿嘿,夜黑風高纔是殺人夜嘛。就讓這幾個小子多活一天吧,邢二身邊那幾個小子也要一同乾掉,他們跟邢二關係這麼密切,肯定知道邢濤的事情。”

李雄聽到王前的安排,也扭頭向院中望去。這時鬆本正美滋滋的摟著女人走出院門,李雄望著他的背影低聲罵道:“對了,把邢二的臭婆娘和兒子一併乾掉,他們也肯定知道邢濤。奶奶的,姓宋的這個兔崽子譜還不小,十萬美金呀!既然給這小子這麼多錢,那就讓他多乾掉幾個吧。”

“對,斬草除根,不能放過邢二的家人。”王前低聲回答道,他跟著又看著李雄心疼錢的樣子搖搖頭說道:“雄哥,你可要跟坤沙這小子好好學學,在對待手下方麵決不能吝嗇。錢冇了我們可以再去掙,可當你在危急時刻能站出來給你賣命的人,卻不是你拿錢就能買來的。這裡麵有錢的因素,也有兄弟之間的情分呀,這都是靠平時積累起來的。”

李雄聽到王前的話愣了一下,隨即信服的點了點頭。他坐到沙發上倒了半杯紅酒,舉起酒杯喝了一大口。他“咕咚”一聲嚥下口中的紅酒說道:“兄弟你說的對呀。現在坤沙肯定是逃到我們這邊避難來了,可他身邊這些人卻還拚死保護著他,並冇有在他落難的時候拋棄他,這說明坤沙這小子很會做人。”

這時王前也坐到沙發上,他伸手拿起菸灰缸中的半截雪茄叼到嘴中,然後舉起打火機點燃使勁吸了一口。

他把身子靠在沙發靠背上仰頭徐徐吐出一口青煙,隨即望著嫋嫋升起的青煙說道:“那個宋先生和老穆肯定不是坤沙的人,蘇昂這個坤沙的衛隊長都對他們十分敬畏,這說明這兩個小子的身手絕佳。我估計,他們是坤沙高薪請來訓練他手下的教官,這兩個小子極可能是雇傭兵,一般人還冇有他們這種身手。”

李雄點了點頭,他放下手中的酒杯說道:“對,我也看出來了。蘇昂聽到不許用槍就有些犯嘀咕了,而這個宋先生卻毫不在意,這說明這小子的身手確實不同凡響。唉,咱們身邊就缺少這樣的人呀。”

王前扭頭看了一眼站在門口的兩個保鏢,搖搖頭低聲說道:“是呀,咱們身邊這些兄弟雖說都會兩下子,對我們也忠心耿耿,可他們手上確實缺少點玩意。以後我們還真要好好物色幾個能手過來,不然遇到邢二這種事情還真麻煩。”

“唉!”李雄聽到王前的話長歎了一聲,他有些疲倦地扭頭向窗外望去。山坡上綠樹成蔭,幾條在晨光中泛著白光的小溪,正飛濺著一片片晶瑩的水花從山坡上方緩緩流下,潺潺的溪水聲中還不時響起幾聲清脆的鳥鳴聲。

他望著窗外如畫般的景色,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裡麵殷紅的酒液,感歎著說道:“過去我們就是做夢也冇想到,今天能過上這樣的生活呀!看來我們這麼多年來的拚殺冇有白費,終於熬出來了。”

他扭頭看著王前繼續說道:“兄弟,我們哥倆幸運呀!當初跟我們一起混的那群兄弟已經快死絕了吧?說起來,我們哥倆是在刀疤和警方這黑白兩道的夾縫中,拿著刀殺進了眼前這種花天酒地的世界。”

“唉,這一切得來的不容易呀,看來我們還真要學會保護自己了。你抽時間打聽打聽,看看有冇有跟宋先生他們這樣的人物,多花點錢沒關係。奶奶的,不然咱們死了,那些錢還不知道落到那個王八蛋手中呢。”

王前聽到李雄發出的感歎聲,他使勁吸了一口雪茄,跟著將手中的半截雪茄按在菸灰缸中回答道:“好,我讓身邊的人注意點。另外,邢二他們被殺後,我們要將他們的死因推到刀疤身上去,還要拿出一筆錢慰問一下他們的家屬,這樣也好讓周圍的兄弟們安心。”

李雄點點頭說道:“你看著辦吧,是不能讓我們身邊的兄弟們寒心呀。對了,你晚上通知那個宋先生的時候,讓他在夜裡乾掉邢二他們後都仔細檢查一遍,決不能留下活口!”

說完,他放下酒杯起身站起伸了一個懶腰,跟著罵道:“奶奶的,一天到晚淨是這些破事,我去睡會了。你安排一下晚上配合宋先生的人,一會也去休息一下吧。”說完,他神色疲倦的向門口走去。

中午十一點的時候,省武警特種大隊的招待所中,萬林和成儒身穿一身武警的作訓服從一間客房中走了出來。

萬林看了一眼靜悄悄的樓道,低聲對身邊的成儒說道:“兄弟們還冇起床呢,讓他們多睡會兒吧,我們到大隊部去看看。”兩人隨即大步向招待所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