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坤沙聽到李雄和王前的介紹,皺著眉頭望著李雄問道:“這個刀疤是什麼玩意?老子這幾年供給你們的貨物,還不足以控製這個地區的毒品交易?按理說,這麼幾年你們已經有足夠的錢養活一大批小子了,怎麼會連個刀疤都擺不平?”

李雄聽到坤沙不滿的抱怨聲,四方大臉上立即湧上了一片尷尬的紅色,坐在他旁邊的王前趕緊解釋道:“坤沙老闆,你是不知道我們華夏這邊的情況呀,華夏的地盤太大了,你就是給我們供再多的貨物,我們也不可能壟斷所有的毒品交易。”

他隨即扭頭看著正凝神望著自己的鬆本和蘇昂繼續說道:“刀疤原來就是這裡的大毒販子,控製著周圍的大部分毒品買賣。這幾年來,我們在你們的幫助下逐漸擴大了買賣,而刀疤這小子看著我們眼紅,一直冇少給我們找麻煩。”

他跟著又語氣悵然地說道:“最近幾年,我們每年都會跟他們真刀真槍的乾幾次,雙方都死了不少人。當時跟我們一同出來混的一批好手已經死的死、傷的傷,現在我們手頭已經冇有足以與刀疤那些手下抗衡的人才了。唉,說起來真是慚愧呀!”

王前一邊說著、一邊低下了腦袋,臉上露出了一股悲慼的神色,好像是在懷念那些曾經跟著他們一塊拚殺的兄弟們。

李雄聽到王前的敘述,臉上也露出了一股悲傷的神色。此時他猛地站起,一把撩起上衣露出了古銅色的上身。他指著身上密密麻麻的一片傷疤,有些激動地說道:“坤沙老闆,你們看看兄弟的這身傷疤,我們都是提著腦袋在玩命呀。你看,這是刀疤、這是被手槍子彈鑽進去後的彈痕,這片是被獵槍的鋼珠射出的……”

李雄對著坤沙三人展示著自己身上的一道道傷疤,眼睛在這時已經變得血紅。此時他突然撩起身上的衣服露出身上的傷疤,原本是為了配合王前的表演,可當他看到自己身上這些傷疤的時候,確實動情地想起了那些刀光劍影的往事。

當年跟著他和王前一同販賣毒品和打地盤的那些兄弟,到現在確實冇剩幾個了,僥倖活下來的小子也不是變成了殘廢,就是因為常年吸毒身體已經垮掉了。也正因此,現在已經冇有幾個人真正知道他李雄和王前就是就是這個號稱禿哥的販毒集團的老闆,而他以前混江湖時使用的雄哥綽號,也變成了現在“禿哥”這個稱謂。

王前看到李雄站起撩起了衣服,知道他已經完全理解了自己請進坤沙他們的用意,正在配合自己表演。

王前也趕緊站起,指著李雄身上的傷疤對坤沙幾人動情地說道:“坤沙老闆,我們非常感謝你們對我們的大力支援,冇有你們提供給我們的貨源,我們也不會發展到現在這麼大的規模。可這幾年,我們為了建立自己的銷售網絡,我們李老闆可是身先士卒、拿命去開拓出了現在這片市場呀。”他一邊說著,一邊望著坤沙幾人的臉色。

坤沙三人都凝神望著李雄身上健壯的肌肉,那上麵確實顯露著好幾道長長的刀疤,還有好幾個圓形的槍疤。這說明這小子能混到現在,確實是提著腦袋從那些毒販中拚殺出來了,也正因為這小子這股不要命的狠勁,纔會成為一個大毒販子。

坤沙盯著李雄的上身凝神看了一會兒,他兩隻小眼睛隨即轉動了一下,抬手“啪”的一聲重重拍在身前的茶幾上,他隨即用十分生硬的華夏語說道:“好,好啊!這纔不愧是我坤沙的兄弟。”

坤沙這小子本身就是從一個小馬仔混上來的,他明白乾這行的危險性,知道李雄這小子的榮華富貴都是提著腦袋打出來的,同時他也明白了李雄兩人話中的意思。

他隨即瞪著小三角眼、吐沫星子飛濺著吼道:“媽的,你李雄是我坤沙的兄弟,居然有人敢砸你的場子,這不是太子頭上拉屎嘛。不對,這句話在你們華夏是怎麼說來的?”

王前聽到坤沙蹩腳的華夏語差點笑出聲了,他趕緊說道:“坤沙老闆,您說的是不是太歲頭上動土?”

坤沙立即說道:“對對對,是這句話!蘇昂,我他媽的說不好這邊的話,你替我問問李老闆,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昂聽到坤沙的吩咐,遲疑著看了一眼身邊的鬆本。鬆本正坐在蘇昂身邊凝神盯著李雄,此時他看到蘇昂向自己望來,直接看著李雄和王前問道:“這個刀疤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把你們弄得這麼狼狽?”

他一邊盯著李雄和王前詢問,一邊在心中暗道:“媽的,冇想到坤沙居然要攙和到這個李雄他們的爛事裡麵,這不是冇事找事嘛。”

可他心中也明白,坤沙現在走投無路,又是在李雄這裡避難,如果他不拿出點本事來拉攏李雄這些人,恐怕很難在這裡安穩的待下去。現在坤沙並不缺錢,可他現在是在人生地不熟的華夏,確實需要李雄這個地頭蛇的庇護。

現在李雄他們已經在話中表露出了求援的意思,現在他坤沙隻能出頭幫助李雄擺平這些爛事,這也牽涉到坤沙能否順利拿回那批毒品貨款。按照他們對話的情況看,那批毒品的數量肯定不少,不然坤沙這小子也不會上趕著去為李雄他們出頭。

李雄看到坤沙的態度,大喜著放下了撩起的衣襟,他一屁股坐到沙發上說道:“刀疤這小子一直跟我們作對,我們早就想乾掉他了,可一直冇有得到這小子的準確訊息。老王,你把具體情況向坤沙老哥說說吧。”說著,他看了一眼身邊的王前。

王前黑黝黝的臉上也露出了喜色,他看著鬆本趕緊說道:“在我們這片地區的毒品交易,已經被我們禿哥和刀疤著兩股勢力壟斷了,我們兩家可以說是基本平分了這片地區的毒品交易,我們兩家都在竭力擴張自己的地盤,都將對方視為眼中釘,全都想乾掉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