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林持刀站在街上,風刀側麵站在他的身側持刀警戒著。萬林目光冒著一股精光向周圍望去。

此時,後麵邢二一群人也已經衝到了附近街上,這群小子都凶悍的揚起手中的凶器,向著周圍衝來的翔哥手下使勁招呼起來,他們邊打邊向萬林他們這些人身後衝來,嘴中依舊發出著難聽的罵聲,似乎不追上萬林這群人誓不罷休。

就在這時,空中突然閃過一道閃電,著一聲炸雷緊跟從空響起,空中落下的雨點突然變得更加猛烈起來,“嘩嘩”的雨水從空中傾盆而下!

萬林目光如炬,他銳利的目光藉著街道兩旁閃爍的霓虹燈光和突然劃過夜空的閃電,迅速看清了街上的戰況。

他在一瞥之間已經看清,後麵暴怒邢二一群人已經暴怒的衝了過來,而這條街上的那些小子已經被自己這群人吸引,大部分人都大罵著向自己這群勇猛的花豹隊員衝來,所以後麵的邢二一群人才能迅速打散身邊那些小子追上來。

這時小雅幾人已經靠近翔哥的酒吧,她們四人正在街邊佯裝驚慌的揚起帶著暗器手鐲的右臂,警惕的注視著圍在成儒一群人身邊的那些小子。

萬林看清眼前戰況,立即對持刀站在旁邊警戒的風刀低聲說道:“衝過去,掩護老成和老張他們撤出戰鬥,衝進翔哥的酒吧!”

說完,他腳下一蹬地麵,一道黑煙般直奔正圍著宇文哥倆的一群小子衝去。他身邊的風刀揚起手中砍刀,扭身向正跟另外一群人激鬥的張娃幾人身邊衝去。

萬林身形如電,在暴雨中迅速衝到宇文風和宇文雨周圍的小子身邊,他右手砍刀在身前揚起一片刀光,“啪啪”兩刀砍在正持刀衝向宇文風的兩個小子的手臂上。對方慘叫一聲,揚起的砍刀脫手向地上落去,跟著扭身就向街邊逃去。

萬林隨即身子一晃向側麵衝去,他藉著暴雨的掩護從兩個持棍擊向宇文雨的小子的身側鑽過,手中鋒利的刀刃迅速劃過這兩個小子的手臂,隨即雙臂彎曲,臂肘狠狠向身側兩個小子的肋部撞去。兩個小子慘叫一聲,鬆開手中的鐵棍向兩側倒去。

萬林迅速擊退宇文哥倆身邊的四個小子,跟著對正扭身向他舉起棍棒的宇文哥倆低聲喝道:“衝向酒吧!”

隨著話音,他扭身向正跟三四個小子戰場一團的張娃身邊衝去。

宇文哥倆聽到萬林的聲音,這才恍然意識到是豹頭趕過來支援自己。兩人一聲冇吭,手中的棍棒猛地向前麵擊來的刀棍上擊去,磕開對方的凶器扭身就向後麵的歌廳衝去。

這時風刀已經衝到了包崖和林子生的身側,他這個用刀高手的手中砍刀舞出了一片刀花,飛快移動的身子猶如一陣旋風一般,從正衝向包崖和林子生身側的幾個小子身邊衝過。

就在他衝過對方身邊的瞬間,他手中鋒利的刀刃已經閃電一般從周圍幾個小子的身邊掠過,轉眼之間,飛舞的刀光已經在這幾個小子的手臂和腰間劃出了一道道不深不淺的刀痕。

此時,他跟萬林一樣並冇有持刀重傷這些小子,而是讓他們吃點苦頭激起這些混蛋心中的暴戾,讓他們留著戰鬥力去與邢二這群王八蛋拚命。

正在與前麵四五個小子激鬥的包崖和林子生,突然聽到身側傳來的一聲聲驚叫,兩人揚起手中的長棍,“啪啪”幾聲大力磕開擊向自己的棍棒和砍刀,隨即後撤一步扭身向側麵望來。這時,暴雨聲中已經響起了風刀的聲音:“撤,直奔酒吧!”

包崖和林子生聽到風刀的聲音,立即明白他是趕來支援自己,並命令自己兩人撤出與對方這群小子的纏鬥。兩人立即揚起手中的長棍,對著周圍衝來的幾個小子舞出一片棍影,隨即就趁著對方被嚇退的瞬間,提著棍子扭身向後麵的酒吧衝去。

這時,側麵的成儒正掄起手中的球棍,大力擊在一把正劈向頭頂的砍刀上。他跟著猛地向前跨出一步搶到對方身前,右手的球棍“呼”的一聲向從側麵另一個衝來的小子砸去,他左手同時揚起一把攥住身前小子持刀的手腕,右腿膝蓋抬起狠狠頂在對方的小肚子上。

對方慘叫一聲,鬆開手中的砍刀、弓著身子向後飛去。成儒一把攥住身前的刀把,跟著就向身側大力揮去。“當”,一聲清脆的金屬撞擊聲中,他揮出的刀背狠狠擊在側麵呼嘯而來的一根鐵管上,他跟著身子一側猛地向前跨出半步,右手猛地向前擊出,“啪”的一掌擊在側麵持棍小子的肋下。

此時成儒的眼中已經冒出了一股殺氣,擊出的右掌已經帶上了內力,對方的肋骨上隨即就傳出一聲骨折的聲音。剛纔他們出手都已經留了分寸,隻是想教訓一下這群小子,所以下手並冇有夾帶上內力。

可週圍衝來的這群亡命之徒,居然不知死活的持械拚命向他們身上打來,這確實讓成儒他們心中冒出了殺氣。剛纔他在危急時刻,已經顧不得手下留情,出手就夾帶上了內力。

他一掌擊飛身邊的小子,側麵另外兩個小子已經握著砍刀衝了過來。成儒猛地後退半步,左手的砍刀迅速交到右手,跟著身子一晃就要向側麵的兩個小子衝去。

就在這時,一道閃電又突然從漆黑的夜空中劃過。明亮的閃電中,一條黑影突然從前麵那兩個小子的身後衝來,緊跟著一道刀光閃過,一個正舉著明晃晃的砍刀向成儒衝來的小子,突然發出了一聲慘叫,他高舉的手腕突然連同砍刀一同向空中飛去,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突然充斥在雨水中!

成儒看到眼前的情景趕緊止住要衝出的腳步,抬手將砍刀護在胸前。空中的閃電一閃而逝,衝來的黑影一刀砍斷對方的持刀的手腕,緊跟著右腳已經帶著風聲揚起,“啪”的一腳狠狠踢在側麵另一個持刀小子的腰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