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刀幾人聽到萬林的話都點了點頭,張娃說道:“好,那你就向上級報告,我們哥幾個到周圍揀點柴火去。不然爺爺帶著靜怡他們幾個回來,一看廚房的柴火少了這麼多,老人家非得罵咱們‘兔崽子’不可。”風刀和子生都笑了起來,幾人從周圍房間拿來幾把砍刀扭身向院外走去。

萬林笑著看著張娃幾人走出,跟著就撥出了黎東昇的號碼。他向黎東昇簡潔的報告了進入華夏後沿途追蹤、以及昨晚遇到暴風雨的情況。黎東昇聽完後立即說道:“既然已經失去目標,那你們休息一下就返回省城休整,我直接向王墨林副局長報告一下情況,請他責成國安和警方一同追蹤坤沙人的下落。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萬林立即說道:“在昨晚這種暴雨中,坤沙他們的痕跡肯定被雨水沖刷得乾乾淨淨,小花在這種情況下也是無能為力。要想重新尋找聽到坤沙他們的痕跡,隻能讓小花在山中大麵積尋找,可在莽莽大山中要再次尋找到他們的混跡可是太難了,而且我猜測坤沙已經被這裡的同夥接走,極可能已經離開山區進入了城市,所以我想下午就返回省城。這幾天大家都比較辛苦,您看是不是可以請求西南軍區或者國安係統,請他們派直升機過來接我們一趟?”

黎東昇立即說道:“冇問題,我立即跟西南軍區作戰部聯絡,請他們下午派直升機過來。不到萬不得已,我們儘量不要麻煩葉鋒他們。你們返回省城後直接到爺爺那裡去,在那裡好好休整一段時間,最近這段時間大家都很辛苦,你們順便多陪陪老人家。”

“另外,在這次任務中你負傷很重,也需要讓爺爺幫你好好調理調理身體。最近軍區這邊冇什麼緊急事情,餘靜他們那裡也暫時安靜了下來,你們就在那邊多待一段時間吧。一旦葉鋒局長他們尋找到坤沙他們的下落,你們就配合他們將坤沙這個毒瘤和他們在我們華夏的同夥一網打儘,把這次任務善始善終!”

“是!”萬林興奮的回答道,跟著又笑著說道:“嘻嘻嘻,謝謝首長關心!”黎東昇聽到他的笑聲也笑了起來:“臭小子,也學會嬉皮笑臉了。記著,到省城後替我給靜怡幾人都買點好東西,不然靜怡非把我這個親爹忘了。嗬嗬嗬,錢我回來給你。不對呀,你小子比我錢多,給什麼給呀,你小子就多花點吧。哈哈哈哈,掛電話了,替我問老爺子好!”

萬林笑著收起電話,黎東昇為了把靜怡培養成一個能保家衛國的優秀人才,自幼就把靜怡放到爺爺身邊,可他心中確實害怕女兒跟他不親呀。

他收起電話走出爺爺的房間,隨即扭身走進了溫夢三人的客房,把溫夢和吳雪瑩的武器和揹包抱起走出了房間。這時張娃三人每人都揹著一大捆樹枝走了進來,萬林指著院子的一腳說道:“昨天剛下過雨,這些樹枝都是濕的,你們先放到院子裡曬曬。”

張娃幾人將撿來的樹枝攤在院落一腳,張娃看著萬林抱著的揹包和武器問道:“你拿出揹包乾嘛?”

萬林指了指爺爺的房間說道:“一會兒我們去泡溫泉帶著防身武器就行,這些東西可不能放在外麵。這片山區雖然十分偏僻,外人也很少經過這裡,可難免會有一些迷路的人走到這裡,所以我們把這些東西放到地道裡安全一些。另外我也下去檢查一下地道,看看幾個出口處有冇有漏水,那裡麵可是藏著我們萬家的寶貝,大意不得呦。”

張娃三人聽到萬林的解釋,趕緊走回自己房間抱著自己的武器和揹包走了出來,幾人跟著萬林向爺爺的房間走去。他們知道,萬家地道是自古以來就在暗中挖成的,當時是為了避免出現意外才修建了這樣一條密道,裡麵不但儲存著萬家世代相傳的武功秘籍、醫書,裡麵還有大量極為珍貴的藥材。遞到中一旦漏水潮濕,就極可能損害這些無價之寶。

幾人走進爺爺的臥室,萬林將揹包和武器放到床上,走到床邊一角掀開上麵的褥子,隨即在床腿上輕輕按了一下。隨著他手指的按下,一塊床板立即傳出了一聲輕微的聲響,隨即向上微微翹起。

萬林使勁按了一下翹起的床板,跟著向側麵拉開。隨著床板的移動,一個圓形的地洞立即出現在幾人眼前,一股冷冷的清風從洞中湧出。張娃驚愕的望著黑兮兮的洞口說道:“這個洞口是不是重新設計了,我記得過去掀開床板就露出洞口了。”

萬林接過風刀遞過來的手電向漆黑的洞內照了一下,跟著說道:“對,那年我們在這裡和山口保安的雇傭兵展開過一場激戰,這座小院也毀於那場戰火。後來我們軍方、國安和劉洪鑫大哥共同重建了這座小院。”

他說到這裡,臉上浮現出感激的神色繼續說道:“當時王墨林副局長特意叮囑對這條地道進行維護,並秘密設計了這個進出口,而且對整條地道進行了加固和防水、通風處理。他說這裡麵儲存的不單單是萬家的寶貝,也是我們華夏的瑰寶,決不能出現意外。”

張娃三人聽到萬林敘述,幾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欣慰的神色。他們明白,這條遞到是萬家的機密,可此時萬林毫不隱晦的對他們幾人說出,這是拿他們當親兄弟呀,一點冇有見外!

幾人按亮手電豎著遞到中的他一部梯子走進洞內,萬林取出打火機點燃了插在洞壁上的幾支火把,漆黑的洞內立即充滿了明亮的火光。張娃幾人走進洞內,立即向周圍望去,

此時他們忽然發現,此時的地洞已經與原來大相徑庭。洞口雖然狹小,可洞內卻十分寬敞,四周都是用堅固的水泥固定著洞壁,裡麵每隔不遠還矗立著一根水泥柱子,顯然是擔心地洞坍塌進行了特殊的加固。洞壁旁邊還擺放著一個個整齊的貨架,上麵用竹簍碼放著晾乾的各種草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