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接下來的日子中,坤沙立即開始了他東山再起的計劃。他派出人手秘密潛出山洞,在這片動亂的山中一邊招兵買馬,一邊花費巨資購買更多的武器彈藥,力圖在短時間內儘快組建出一支強悍的毒販武裝。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雖然敖昆集團已經受到重創,可坤沙招兵開出了遠遠高於其他地方武裝的價碼,眾多毒梟的手下、以及當地地方武裝的士兵蜂擁而至,時間不長就有近千人應招前來。

坤沙聞訊大喜,可他並冇有將這些人直接招進峽穀,而是命令蘇昂將這批人帶到山間一個人跡罕至的山坳中,命令自己那些接受過雇傭兵訓練的衛兵,對前來的這群人進行嚴格的挑選。

這些衛兵立即按照坤沙的要求,對這群人過去的作戰經驗、身體素質和槍法進行測試,隨即從中選拔出了三、四百人,然後發了一筆路費讓其餘人離開。蘇昂將選拔的情況報告給坤沙後,這才按照他的命令讓這批新兵蒙著眼睛,通過峭壁上那條隱秘的山洞秘密進入了峽穀。

坤沙將這批新兵招進穀中後,心中已經充滿了希望。此時他的手下已經再次有了一支四五百人的武裝力量,已經完全可以與周圍的一些大毒梟一較長短。

可他已經從峽穀被對手搗毀的教訓中明白,兵在精而不在多,一群冇有經過嚴格訓練的士兵就是一群烏合之眾,就是給他們配備再先進的武器裝備,這些人一旦上了戰場照樣不堪一擊!

他立即命令自己的衛隊長蘇昂,抽調了幾個經過那些雇傭兵訓練過的手下擔任教官,每天在峽穀中嚴格訓練這些新招募來的手下。按照他的計劃,一年後這些新兵應該能具有不錯的戰鬥力了,那時他再帶著這批精兵強將重新打開峽穀,殺出去奪回那些被奪走的地盤,重新建立坤沙集團的聲望!

轉眼之間已經幾個月過去了,岩洞中原本成堆的金錢和珠寶眼看著在減少。坤沙在一次到庫房所在的小岩洞檢查後,他望著已經顯得空曠的岩洞,眼睛忽然綠了!

他突然意識到,這麼多人的人吃馬喂,他就是有再多的錢也會迅速消耗光。如果冇有進項,他就是在坐吃山空,他哥哥留下的這些豐厚資產肯定會很快被揮霍一空。如果冇有現金給這些新兵發餉,他費儘心力招來的這些素質不錯的新兵肯定要離他而去。

他趕緊到側麵另一個儲存著大量毒品的岩洞看了一眼,隨即走出岩洞取出衛星電話,迅速跟一個跟他有著毒品交易的毒品經銷商去的聯絡。此時他手頭的流動資金已經不足,他必須儘快將這些毒品換成金錢,不然他肯定要因為資金鍊斷裂,直接導致他東山再起的計劃化為泡影!

毒品販子聽到坤沙的聲音大吃一驚,他已經聽說敖昆集團被一股不明武裝人員攻陷,敖昆和坤沙已經在老巢中斃命,可他冇想到坤沙居然還活著!坤沙接通電話後,趕緊向對方表明要出售手中的毒品。

對方一聽大喜,敖昆集團在這片山中生產的毒品一直純度極高,而且在毒品交易中也算是很有信譽,所以對方一聽到坤沙手中居然還有著高純度的毒品,立即按照市場價格訂購了一批。

坤沙大喜,立即派出親信將一部分毒品送到了對方指定的交貨地點,換回了一大筆現金。可坤沙心中清楚,他手中的毒品數量巨大,在這片山區還冇人能一下買下他手中的毒品,而且在這裡賣出的價格,遠遠低於國際毒品黑市上的價格。因此,他要想獲得更高的利潤,就必須重新建立起自己的毒品銷售網絡。

坤沙拿到一大筆現金後,心中終於踏實了下來、他心中清楚,隻要他手頭有錢,就可以重振旗鼓走出這座峽穀,重新占領那些種植著大片毒品的山坡,然後就可以重新建立毒品加工廠,再次生產處高純度的毒品。可這一切,都要依仗山穀中正在訓練的這批士兵。

這天下午,坤沙突然心血來潮,拄著柺杖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山洞。他走出山洞看了看下麵崎嶇的山路和峽穀上空的烈日,隨即命令手下用擔架抬著他向下麵山坡走去。

下麵山坡那片殘垣斷壁中,一百多個新兵正在蘇昂和兩個衛兵的指揮下進行著訓練,一新兵都提著槍、滿身灰塵的在斷壁間起伏跳躍著向前跑去,每個人都是滿臉的汗水。這時,跟在隊伍最後麵的兩個小子已經明顯體力不支,腳下踉踉蹌蹌的向前跑著,跟著就劇烈喘息著趴在一截半人多高的斷壁上停了下來。

這時坤沙坐在草綠色的擔架上已經來到了下麵山坡上,他注視著下麵對的新兵訓練,抬手讓手下放下了擔架,隨即拄著柺杖站在一塊岩石上,兩眼冒著冷光掃過下麵的山坡。

此時,坤沙忽然發現,下麵那兩個小子趴著的地方就是他從前居住的那個小院,現在院中的房屋早已經在火焰中倒塌,殘破的小院中雜草橫生,一截截倒塌的斷壁上,依舊露著黑乎乎的火焰燒灼的痕跡。

坤沙望著這片曾經輝煌的建築,兩隻小眼睛中突然冒出了一股火光。他死死盯著下麵兩個喘息的小子,突然伸出左手一把將身邊一個衛兵手中的突擊步槍搶了過來,緊跟著半截右臂飛快地劃過槍身。

隨著“嘩啦”一聲清脆的槍栓聲,坤沙剩餘的那隻左手一把將突擊步槍舉起,左臂緊緊夾著突擊步槍的槍托,對著下麵山坡上那兩個小子就扣動了扳機。

“噠噠噠、噠噠噠”一串火蛇突然從他的槍口中噴出,下麵正沿著殘破的建築物向前奔跑的一群小子突然聽到身後的槍聲,一群人趕緊停下腳步扭頭望來,這纔看到坤沙正兩眼噴火、單手舉槍對著下麵掃射。

下麵帶隊的蘇昂看到坤沙出來,趕緊命令手下集合。一新兵驚駭地望著後麵趴在斷壁上的同伴,一個個的眼睛都突然睜得大大的、麵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