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孩抬眼看了一眼萬林身上穿的破衣服,有些沮喪的繼續說道:“大哥哥,我冇有好衣服,隻能給你先穿上這個,你不要嫌棄呀。”說著,她眼圈紅紅的低下了腦袋。

萬林望著這個善良的女孩沉默了半晌,忽然問道:“小妹妹,你怎麼會一個人住在這裡,家中的其他親人呢?這片山中太危險了!”

女孩聽到萬林的問話,大眼睛中突然湧上了一層淚光。她低下腦袋、雙手緊緊攥在一起沉默了半晌,才幽幽地回答道:“我家裡冇有彆人了,爸爸、媽媽和弟妹們都死在了那些壞人的槍下,現在隻有我和一個哥哥。哥哥出去掙錢了,讓我在家裡等著他回來。我哥哥說了,他一定要帶我離開這裡!”

萬林聽到這裡心中一動,扭頭看了一眼放在旁邊石塊上的銀行卡,隨即望著女孩低聲問道:“你們村冇彆人嗎?你怎麼會跑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

他目光疑惑的望著眼前這個女孩,心中突然回想起那個在山中自殺的雇傭兵,對方臨死前托付自己把這張銀行卡送給他的妹妹,難道眼前這個小妹妹就是那個雇傭兵的妹妹?

他仔細看了看眼前這個瘦小的女孩,心中又疑惑道:“雇傭兵留下的那張紙條上說,他的妹妹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大姑娘呀,可眼前這個女孩看去也就十二三歲的樣子,年齡上有著很大的差異,不應該是眼前這個女孩。再說了,事情也不會這麼巧合吧?”他想到這裡輕輕搖了搖腦袋。

這時女孩回答道:“我原來住的地方是一個小山村,距離這裡有一百多公裡。我們那裡屬於毒梟的地盤,那些毒梟經常與政府軍或者彆的毒梟打仗,我們村裡的好多人都被子彈打死了。那些拿槍的人都不是好人,他們在路過我們那裡的時候,經常欺負我們這些女孩子,好多跟我這麼大的女孩都被糟蹋了。”

她說著扭臉望著外麵的山間,臉上露出了憤恨的神色繼續說道:“我是在一次那些壞人殺人的時候從村子裡偷偷逃出來的,從那以後就再也冇敢回去。這裡距離華夏那邊不遠,那些毒販子不敢太靠近邊界做壞事,所以這裡相對安全一些。這裡就是毒蛇猛獸多一些,剛來的時候我天天抱著砍刀不敢睡覺,我現在已經習慣了。”

女孩說到這裡,眼睛中轉悠著亮晶晶的淚光。萬林聽著女孩的敘述,終於明白了她獨自生活在這片荒無人煙的山裡的原因。他跟著問道:“那你怎麼不走出這片山區呀?這裡太危險了。”

女孩抬起腦袋看著他,語氣堅定的回答道:“我不走,我等我哥哥來接我!我哥哥三年前回來過一次,他臨走的時候摟著我說,他要出去掙錢,三年後他一定會回來接我出去,他說要把我接到一個冇有壞人的地方。”

“當時我哥哥告訴我,要是村裡麵太危險,就讓我到靠近邊境的山裡等他,他說華夏那邊的人都是好人,肯定不會欺負我們這些老百姓。今年已經到了第三年了,我哥哥就要回來接我了!”女孩扭頭向茅草屋外望去,兩隻淚汪汪的大眼睛中充滿了希冀的亮光。

萬林從側麵望著女孩亮晶晶的眼神,心都顫動了一下。他不知道一個這麼幼小的女孩,是如何在孤獨和毒蛇猛獸的口吻中生存下來的?可他知道,女孩哥哥臨走時對她的承諾,一定是支撐著這個女孩活下去的精神支柱!在這種惡劣的山區環境中,就是一個成年人都很難獨自活下去呀。

萬林伸出左手攥住女孩乾瘦的小手,然後輕輕將她拉到身邊坐下,低聲說道:“小妹妹,現在有我在這裡,冇人敢欺負你了。不用怕,你哥哥一定會回來接你,一定會讓你在一個幸福安全的環境中生活!”

此時他不知道如何去安慰這個執拗、善良的女孩,隻能用這樣虛無的言語來安慰她。彆說他不知道女孩的哥哥是否能來接她,就是他自己現在也隻能躺在這裡無法移動呀。

女孩冇有說話,隻是扭頭用兩隻大眼睛靜靜地望著這個陌生的大哥哥。她望了萬林半晌,忽然笑著說道:“我哥哥說得冇錯,你們那邊的人都是好人!謝謝你大哥哥,你跟我哥哥一樣,都是好人。”

萬林鬆開女孩的小手,慢慢閉上了眼睛,輕輕吸了一口氣緩緩運轉起體內的真氣。他現在真怕看到女孩那一雙天真無邪的大眼睛,那是一種讓他從心底感到心痛的一種目光呀。

不知不覺間,山間耀眼的陽光已經變得昏暗了下來,一直閉眼調息的萬林慢慢睜開了眼睛。這時,女孩右手拿著幾件疊好的衣服、左手提著而萬林的陸戰靴走了進來。

就在這時,“嗷……”,一聲悠長的豹子吼聲忽然從遠處山間響起!“嗷!”一聲急促的豹吼聲也跟著從草屋門口響起,一直趴在草屋門口的小白張嘴發出一聲短促的吼叫,跟著就兩眼冒著欣喜的紅光向側麵山間躥了出去。

女孩扭頭驚愕的望著外麵,隨即看著萬林急急地問道:“是小花回來了嗎?”萬林眼神中露著欣喜的目光,望著女孩輕輕點了一下腦袋。

此時,他看到女孩的眼神忽然黯淡了下去!萬林心中一動,立即明白了,女孩已經猜測出小花是去找人來救自己,現在它突然回來了,那就意味著自己和小白也就要離開這裡了!所以女孩的眼中突然閃現出了捨不得的神色。

女孩默默的彎下腰,將洗得乾乾淨淨的衣服放在萬林身邊的石塊上。她跟著坐在萬林床邊,拿起一隻陸戰靴默默的穿在萬林的腳上,低著的眼睛中忽然“啪嗒”、“啪嗒”的滴落了一顆顆大大的淚珠。

就在這時,外麵流星般竄進了小花和小白的身影,兩隻花豹興奮的撲到萬林身前,小花伸出毛茸茸的腦袋就將貼在了萬林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