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林歪坐在岩石側麵,他看到李曉峰踉蹌的樣子心中大喜:孔雀暗器中的毒性終於發作了!雖然孔雀射出的暗器隻是擦著李曉峰腿飛過,可這種劇毒隻要有一點進入血液,肯定會很快發作!

他心中想著,凝神向李曉峰臉上望去,果然發現李曉峰原本煞白的臉上正飄過一層暗黑色,這正是毒性發作的表現。

此時,李曉峰突然感覺到右腿軟綿綿的,趕緊把身體的重心移到坐腿上,然後他低頭望去,一股股痠麻的感覺正從他的右腿向上升起!他大驚,猛地深吸了一口氣提聚起全身的真氣。

他佈滿泥土的衣服立即在雄厚的真氣中鼓脹起來,他一邊催動內力向右腿衝去,一邊將右手中的金屬筒迅速插進背心的口袋中,隨即一把從腰間拔出了匕首,彎腰就向被暗器擦過的小腿側麵劃去!

這小子的反應極快,已經在這瞬間意識到孔雀射出的暗器有毒,他毫不猶豫的全力提起內力向小腿上湧去,同時拔刀向中毒的小腿刺去,想儘快用內力將小腿中的毒素逼出體外。

李曉峰在刀鋒立即在他自己的腿上劃出了一道深深的傷痕,他同時悶哼了一聲,一股紫黑色的血跡跟著就從他的褲腿中流出。他咬著牙根盯了一眼地上的黑血,忽然又緊張地抬起頭來,雙眼警惕地向前麵的萬林望去。

此時他就跟一隻受驚的野獸一般,全身都處在極度的緊張之中,唯恐在這種危急時刻,昏迷的萬林會突然醒來對他實施攻擊!

就在李曉峰突然抬起腦袋的瞬間,四目突然相對,李曉峰和萬林同時大驚!李曉峰驚得是萬林已經醒來,而且是在他突然毒性發作之時;而萬林大驚的是,他正在運功提聚內力的關鍵時刻,原本是想偽裝成昏迷狀態多爭取一點時間,可他冇想到李曉峰在毒發的時候居然冇有放鬆警惕,會在這時突然抬頭向他望來!

兩人在驚駭中立即作出了反應,李曉峰猛地將手中帶著毒血的匕首揚起,“呼”地一聲大力向萬林甩出;萬林則集聚起剛提起的一點內力,雙腳使勁一蹬岩石向側麵撲出。

“當”,李曉峰大力甩來的匕首狠狠擊在萬林身後的岩石上,跟著就隨著冒著火星向側麵的草叢中落去。

李曉峰滿臉殺氣地甩出匕首,腳下使勁一蹬懸崖邊上的岩石,右手帶著一股強勁的內力就要撲向萬林。可就在他右腿使勁蹬在岩石上的時候,右腿膝蓋忽然彎曲了一下,原本要撲出的身子立即斜著向前倒去。

李曉峰大驚,知道自己腿上毒傷發作已經使不出力道了。他跌倒在懸崖邊上迅速打了一個滾,隨即翻身坐起,雙手護在胸前緊張地向前麵的萬林望去,防備萬林突然蹦起向他攻擊。

此時,萬林利用剛提聚起的一點內力使勁蹬了一下腳下的岩石,身子撲出閃開飛來的匕首,隨即就癱軟在側麵的岩石上。

他趴在岩石上劇烈喘息著,伸出被手銬銬住的雙手吃力的撐著身下的岩石,蒼白的臉上佈滿了一顆顆黃豆大的汗珠。就剛纔這撲出的一個簡單動作,已經讓他感到了筋疲力儘,全身大汗淋漓。

李曉峰翻身坐起,一眼看到萬林滿臉大汗、劇烈喘息的樣子,他愣了一下,跟著就意識到:眼前這個假冒的研究員雖然醒來,可他體內強力麻醉劑的毒性並冇有完全消失,所以現在還無法行動自如!

李曉峰大喜,一邊竭力提起內力壓製腿上的毒傷,一邊用右手撐著身下的岩石慢慢站起。

此時他望著萬林內力枯竭的樣子心中暗道:看這小子現在的樣子,顯然是在躲避自己的匕首時候,已經將他體內剛恢複的一點內力消耗殆儘!嘿嘿,小子,膽敢潛伏到老子的身邊當臥底,你小子就等死吧!

他心中罵著,已經變得有些烏黑的臉上立即露出了猙獰的神色,他拖著被毒針射中的右腿,一步步向萬林身前走來!

寂靜的山中微風徐徐,李曉峰拖著雙腿走動的身影顯得異常清晰。萬林佈滿汗珠的臉上已經變得蒼白,他看到李曉峰麵目猙獰地一步步向自己走來,心中充滿了絕望。他知道,自己已經冇有時間再提聚內力了,留給他的時間太少了!

他雙眼憤怒的望著走來的李曉峰,跟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被手銬銬住的雙手使勁撐著地麵,心中暗自罵道:“看來今天是無法逃過這一劫了!真窩囊,居然會死在一個背叛華夏的王八蛋手中!”

他心中怒罵著,突然一股豪氣從心底升起:“奶奶的,老子是一個華夏的特種戰士,就是死也要站著去光榮!豈能這樣窩窩囊囊的躺在地上死去!”

隨著這股豪氣,他按著岩石的雙臂中好像突然升起了一股力量,被銬住的雙手猛地一按身下岩石,“呼”地一聲從地上站了起來!

正拖著傷腿麵色猙獰走來的李曉峰,突然看到虛弱的萬林猛地站起,嚇得他身子劇烈搖晃了一下,垂在身側的右臂猛地揚起護住了胸口,驚恐地向身前的萬林望去。

此時,剛剛站起的萬林搖搖欲墜地站在他的身前,臉上一顆顆汗珠正從臉上跌落,可他的一雙眼睛中卻閃現著一股不屈不撓的神色,緊緊盯著李曉峰的雙眼。顯然,他隻是在危急關頭,憑藉著一股堅定的信念站起,體力並冇有絲毫的恢複!

李曉峰望著萬林的雙眼,臉上又露出了猙獰的神色,他繼續拖著傷腿向前緩緩跨出一步,盯著萬林冷冷地說道:“冇想到你這個假冒的研究員隱藏的好深呀,居然在老子和孔雀這些專業間諜身邊隱藏了這麼長時間,而且還冇有露出絲毫的馬腳。不錯,來,報出你的真實身份吧!”

萬林努力站穩腳跟,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跟著揚起雙臂擦了一下遮住眼睛的汗珠,望著李曉峰喘著粗氣說道:“就你這種華夏的敗類,還冇資格知道老子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