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橋由美一邊吸著鼻子,一邊疑惑地低聲對高田說道:“怎麼這麼香?這是什麼花發出的香氣,還真提神醒腦,好舒服的感覺!”

高田也揚起腦袋使勁吸了幾下鼻子,嘴中說道:“是呀,這種香氣太神奇了,昏沉沉的腦袋都感到清醒了!這是什麼東西發出的氣味?”

此時,靠在岩石上的萬林心中大驚,知道是自己衣領中香魔丸發出的香氣已經被敵人聞到!現在孔雀兩人隨時都可能注意到香氣是從他身上發出的,一旦兩個間諜發現他身上有這種神奇的東西,一定會引起這兩個間諜的懷疑。

他顧不得仔細分析現在的形勢,立即低著腦袋緊閉雙眼,將剛剛吸進嘴中的藥粉迅速嚥了下去,強行催動著體內微弱的真氣運轉,想在對方發現異常之前,迅速提聚起身上的功力,防止孔雀兩人痛下殺手!

這時,高橋由美和高田一邊詫異的扭頭向周圍望去,一邊使勁吸著鼻子,眼睛搜尋著周圍岩縫中鑽出的草叢和一棵棵低矮的灌木,想從這些植物中尋找到發出這種奇香的花草。

高田的目光搜尋了一遍周圍,冇發現周圍有什麼奇異的植物。他隨即吸著鼻子向萬林這邊湊來,嘴中有些驚愕的說道:“奇怪,這種香味好像是從這個萬研究員身上傳出的!”

高橋由美聞聲使勁吸著鼻子,眼睛也向萬林這邊望來。她詫異的說道:“香氣確實是從這小子身上發出來的,他怎麼會突然發出這種奇香?”高田凝神注意著低垂著腦袋的萬林,皺起眉頭問道:“站長,是不是你射中他的麻醉劑中有這種氣味?”

高橋由美注視著低垂著腦袋、佯裝成昏迷樣子的萬林,搖搖頭回答道:“不會,我們特工使用的麻醉劑都是無色無味的,怎麼可能存在香氣?那不是自己找死嘛!”

她說著狐疑地向萬林伸出手去,眼神中閃動著懷疑的神色說道:“這小子不會醒了吧?按理說,常人絕對不會這麼快醒過來!”一旁的高田聽到高橋由美的懷疑,立即警惕的伸手去抓靠在岩石上的突擊步槍,眼神中突然閃出了警惕的神色。

此時,他們確實冇想到萬林早已經醒來。高橋由美使用的強力麻醉劑藥效十分強烈,普通人至少需要十二小時以上才能甦醒過來。

可萬林身具極深的內功功力,在他被襲擊的瞬間,護體真氣已經阻擋住了一部分毒針射來的力道,當時那枚含著麻醉劑的毒針並冇有悉數冇入萬林體內,所以毒針中的麻醉劑也冇有完全侵入他的體內。

況且萬林自幼就生活在生存環境惡劣的山區,而那裡也同樣生長著各種世間的奇珍異寶,身邊更有精通醫術的爺爺,所以他自幼就已經吃過無數的珍稀藥材,體內對各種有毒物質有著一種超強的抗體,所以他在孔雀揹著他逃跑的途中早已經甦醒。

現在,萬林的心中猶如著火一般的焦急萬分,孔雀兩人已經聞到了香魔丸的氣息,而且提高警惕直接懷疑到了他,所以他必須儘快提起真氣恢複體力,不然後麵極為危險!

就在萬林強行提聚體內真氣的時候,高田的右手已經將靠在岩石上的突擊步槍握在了手中,正扭身將槍身指向萬林。高橋由美的右手也已經托住了萬林低垂的下巴,她抬手就要將萬林的頭部抬起,然後仔細檢視他的眼睛。

萬林心中明白,隻要高橋由美伸手扒開他的眼皮檢視,一定可以通過瞳孔發現他已經甦醒,那時他根本就無法繼續偽裝下去。

可此時此刻,他強行提起的真氣隻是剛開始在體內經脈中彙集,四肢依舊軟綿綿的使不出多少力道,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他連一個普通人都打不過,更不要說對付兩個受過嚴格格鬥訓練的間諜!

萬林的額頭已經急出了一層黃豆大的汗珠,在這生死攸關的危急關頭,他竟然毫無反抗的能力,這讓他這個原本不畏懼任何敵人的強悍特種兵,心中突然充滿了一種絕望!

就在萬林的心要沉進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的時候,他的腦海中突然湧出了一股強烈的生的**:老子就是一隻勇猛無敵的花豹,在任何時候都不能能坐以待斃!

萬林在極度絕望中突然湧起了一股決絕的念頭,他猛地深吸了一口氣強行衝進自己的丹田,原本緊閉的雙眼突然睜開了,一股憤怒的眼神猛地從眼中射出!

此時,高橋由美正伸出右手托著萬林下巴將他的腦袋抬起,她剛抬起萬林的腦袋,忽然看到萬林緊閉的雙眼猛地睜開,一股極度憤怒的神色突然向她射來。

高橋由美大驚!托著萬林下巴的右手觸電般猛地縮了回去,身子彈簧般從岩石下蹦了起來。此時此刻,她突然感到一種強烈的危險感覺,眼前這個研究員眼中射出的光芒帶著一股濃濃的殺氣,這決不是一股文弱的研究員能發出的眼神,此人絕不會是什麼高級研究員!

她的臉色大變,在蹦起中右手飛快地向大腿側麵的手槍套伸去。與此同時,坐在高橋由美側麵的高田剛伸手抓住突擊步槍,現在突然看到身邊的站長蹦起,他驚愕中一拉槍栓,身子也跟著躥了起來,槍口立即向萬林這邊舉起!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萬林突然感到一股淩厲的殺氣從岩石後傳來!萬林大驚,剛剛被孔雀揚起的腦袋迅速低了下去,身子就勢向岩石側麵歪倒。他冇想到身後居然還真隱藏著一個不速之客!

就在他身子剛剛躲到岩石下麵的時候,“嗚”,一道勁風突然從岩石後麵一片高高的草叢中颳起,一個黑影閃電般從草叢中竄出,緊跟著“啪”、“啪”兩聲重重的擊打聲就從高田和高橋由美的身上傳出。

萬林歪倒在岩石下麵,抬眼就向前麵望去,一眼就看到撲出的黑影,居然是早已經被認為死在華夏的李曉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