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田跟著向側麵步行樓梯口望去,見自己的另一個手下正從裡麵推門走出,邊走邊看著他輕輕點了點腦袋,表示周圍安全,冇有發現可以人員。黑田這才關上房門扭身走回了自己房間。

黑田走回室內來到茶幾旁突然停住腳步,靜靜地看著剛纔高橋由美端起的那杯咖啡,眼神中露著欽佩的神色。

剛纔他就注意到,這個高橋家族的女人從始至終都冇有喝一口裡麵的咖啡,顯然是在防備不熟悉的人在裡麵搞小動作。她隻是在思考的時候,曾經端起杯子凝視著杯口冒出的熱氣。

可她走前突然藉著用紙巾擦手的機會,將自己握過的咖啡杯用紙巾抹去了上麵的指痕,這不經意間的動作,已經顯示出這個女人確實是一個經過嚴格訓練,並且行事極為謹慎的間諜。

黑田望著茶幾的上的杯子看了一會兒,隨即快步走到窗邊向外望去,高橋由美站在在樓下一輛黑色轎車後麵打開後備箱,跟著從個裡麵拿出一個小盒子遞給身後的手下,隨即合上後備箱蓋扭身走到車旁,抬手打開車門鑽了進去,不緊不慢地向外開去。

黑田靜靜地看到高橋由美的汽車開遠,心中暗道:“高橋家族還真是人才濟濟,一個年輕的女人居然有這樣深厚的造詣,確實不同凡響。看她剛纔謹慎的樣子,恐怕自己見到的並不是她的真麵目,也許下次此人就是站在自己對麵,恐怕自己都無法認出來。謹慎小心,關注每一個細節,這纔是一個優秀間諜能搞到有價值情報的基礎。”

他想著輕輕搖搖頭,扭身走到沙發旁坐下,輕輕拿起那個小型竊聽裝置仔細看了一眼,跟著取出電話撥了出去,將隨自己一同前來的狙擊手秋山叫了過來。

他和秋山在屋內詳細研究了行動方案,隨即命令秋山在餘靜對麵的賓館內租下了一個房間,併到山中無人地方持著狙擊步槍按照實際距離做了好幾次實驗,最終確定了彈殼中的裝藥量。

在秋山對餘靜書房展開行動的前一天,黑田命令已經潛伏到鬨市區的另一組隊員準備隨時策應秋山的行動,而他自己則帶著兩個保鏢退掉賓館房間,悄無聲息的離開城市到山中租下了一個農家小院,靜靜地等待著秋山的訊息。

第二天夜裡,秋山就向他報告任務已經完成,竊聽器已經粘貼在目標書房的玻璃上,現在正在調試監聽設備。黑田聽到報告大喜,在山中靜靜地等待著分析監聽到的資訊,準備從中分析餘靜這個科學家的研究方向和各項研究的進展。

可令黑田冇想到的是,對方居然在當天上午,就發現了秋山幾人的行蹤,並派人實施了監控。秋山幾人強行闖出賓館開車衝到路上後,立即向黑田報告了自己三人已經暴露,其中一人左肋被子彈擊中。

黑田大驚,一邊命令在市裡的接應小組按照預定應急方案,緊急出動接應秋山幾人;一邊詢問高橋由美他們的人中是否有外科醫生,如果請立即派往他們在鬨市區的聯絡點準備手術。

他跟著命令秋山和接應小組的人在給傷員取出子彈後,立即放棄城中的聯絡點連夜向他所在的山中撤退。

他心中清楚,秋山幾人是強行衝出賓館,警方和安全部門的人一定會根據路上的電子監控設備和目擊者,迅速查詢秋山一行人的逃跑軌跡,秋山他們所在的位置早晚都會被對方查到。所以,秋山他們兩個雇傭兵小組要想活命,隻能在當天乘著夜色進入山中迅速轉移,這是他們快速擺脫對方追蹤的唯一方法。

可黑田確實冇想到,對方的動作居然如此之快,秋山一行人的兩輛車剛出市區就被盯上了,而且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秋山小組和接應小組的幾人悉數被對手攔截,居然又是一個也冇跑出來,而且還被活捉了一個。

他看到山下戰鬥結束,立即帶著兩個手下急匆匆的返回了後山半山腰那座臨時租下的小院,收拾東西連夜向山中方向鑽去。他知道對手一定會循跡搜尋這片山區,鬨不好山下的大批武警打掃完山下的戰場,就會扭頭展開搜山。

此時,濃濃的夜色已經籠罩在起伏的山間,黑田一邊藉著昏暗的月光大步向大山深處走去,一邊在腦海中琢磨著剛剛發生的激戰,他心中確實感到詫異。

秋山是在昨天夜裡,剛剛用遠程狙擊步槍將竊聽器射到那個餘靜的書房玻璃上,可怎麼這麼快就暴露了呢當時秋山報告說並冇有驚動軍區大院中的哨兵,可對方怎麼這麼快就查到了對麵的賓館,並迅速鎖定了秋山小組所在的房間

黑田眉頭緊皺地在山中走了兩個多小時,此時他抬頭看看夜幕中的群山,忽然停住腳步扭身向山外方向望了一眼,低聲對身側的保鏢說道:“支帳篷,休息一會兒。”保鏢愣了一下,一邊卸下後背大大的揹包一邊問道:“對方不會搜山嗎”

黑田搖了搖頭回答道:“看現在山邊還冇有動靜,這說明對方已經不會大規模搜山了。這座大山延綿數百平方公裡,冇個幾萬人根本就不可能將這座大山搜遍,而且他們的指揮官應該已經猜測出我們的來曆,知道在這種地形複雜的大山中,根本就無法搜到我們這些經過山地作戰特訓的人員。”

保鏢聽到他的話立即明白了黑田的意思,對方的目的是為了偵破這個間諜案件,剛纔的行動隻是為了攔截要逃跑的秋山幾人,現在目的達到,短時間內確實不會對山中進行大規模的搜捕。

他看看周圍,迅速在靠近山腳的一片小樹林中支起了帳篷。黑田看看周圍,取出手機焦急的看了一眼,剛要給高橋由美撥出去,向詢問一下是否查到了被俘的信田關押地點,這時手機恰好震動了起來。

黑田趕緊將手機舉到了耳邊,急急地說道:“我是黑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