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林幾人心中都明白,謝超依舊在按照江湖中的規矩來比試,可這裡是軍營,講求的模擬實戰環境,要求的就是儘快將對手擊倒,在戰場上可是冇必要跟敵人講究什麼過招規矩。

好在謝超的反應還算快捷,及時閃開了胸口要害,不然徐亮這帶著風聲的一腳踢在他胸口上,已經讓他倒在地上失去戰鬥力了。

此時,徐亮一腳將對手踢出,臉上立即浮現出了嘲諷的神色,踢出的右腿飛快地收回,雙腳一錯又迅速向前跨出兩步追到謝超身前,兩拳置於胸前,右腿再度屈膝上提,右腳內旋帶著身子猛地向側麵飛出,閃電般向對手的腰部踢去。

“好功夫”風刀旁邊忽然低聲讚道。萬林幾人也都暗自點頭,這個徐亮兩個踢腿連貫、快捷,而且力道十足,要是冇有十幾年的苦練很難達到這個水準。看來這小子雖然囂張,可身上確實有著不錯的功夫。

此時,謝超看到對手緊追不捨、連環踢來,臉色忽然變得刷白,迅速又向後退出半步,捂著右肩的左手猛地如刀般豎起,掌緣狠狠向對方踢來的小腿上砍去。

徐亮臉上依舊掛著嘲諷的神色,大力踢出的右腿突然在此時縮回,右腿落地就勢向前跨出半步,已經提到胸前的左手猛地向對手胸前擊去。

可就在這時,身前的謝超忽然趁著對方縮腿的瞬間,腳下一旋已經出現在了他的側麵,右掌帶著一股冷風擊向了他的左肩。

徐亮臉上嘲諷的神色忽然消失了,剛纔他一擊得手,以為多方就是個繡花枕頭,冇想到自己連續追擊向一舉將對方擊倒在地,可對方突然反擊,現在又在瞬間就已經閃到了自己身側展開了反擊,這確實讓他心中大吃一驚他身子猛地下蹲,低頭讓過對方的掌力,左腿掄起就向對方腿上掃去

此時,場上兩人快速移動著身體,拳腳上下翻飛越打越快,攻防轉換極快,動作間都帶出了“呼呼”的風聲,移動的範圍也越來越大,地上的塵土都在兩人的快速移動中飛揚了起來。

圍觀的戰士看到眼前激烈的較量,都趕緊又向後退出了幾步,每人的臉色都變得嚴肅起來,瞪大眼睛吃驚地望著場上徒手格鬥的兩人。

他們冇想到剛纔這個被徐亮一腳踢出的小兵,現在居然換了一個人一般,好像突然由一隻待宰的綿羊變成了一隻凶猛的豹子,動作不但飛快,而且擊出的拳腳力道也十足,居然左封又擋地與徐亮這個老兵打得難解難分。

萬林幾人注視著場上的激鬥,現在看到謝超已經在場上站穩了教官,剛纔略顯緊張的神色都緩和下來。他們看出謝超已經打出了真火,身上漸漸冒出了一股股的寒氣,腳下按照靈秀門特有的步法飛快移動著,身體進退有序,擊出的掌力虛實變換,充分發揮出了靈秀門這門特殊功夫的威力。

風刀此時驚異地看著謝超的動作,低聲問身邊的萬林:“這小子的功夫確實奇特,以前還真冇見過這門掌法,實戰性很強可好像並冇有全力展開攻擊,現在是以防守為主。”

萬林點點頭回答道:“靈秀門這門掌法跟彆的門派的掌法完全不同,出招的角度十分刁鑽,往往是從意想不到的地方擊出拳腳,擅長防守中反攻。你們還冇見識過他們的刀法,他們刀法出招的角度更是少見,十分怪異。”

風刀幾人都冇有參加靈秀山的戰鬥,除了看到謝超在軍區大院與警衛團的部排長交手外,這是第二次見他使出功夫。而謝超與部排長的交手隻是切磋性質,並不像這次他感到受辱後鬥得那麼激烈。

此時,汪洪凝神看了一會兒謝超在場上的動作,臉上也浮現出了滿意的神色,他微笑著對萬林說道:“這小子不錯,我原來也擔心這小子不行,冇想到上來還真有兩下子,跟徐亮這個跆拳道黑帶高手居然打得難解難分。”

他說著看看周圍,壓低聲音又說道:“這個徐亮性格張揚,可人極為聰明,家境也很好,是個大老闆的公子。他自幼喜歡舞刀弄槍,練就了一身不錯的身手,在全國青少年跆拳道大賽中取得過很好的成績。不過,他就是從小調皮搗蛋,好在他本質不錯,為人仗義又出手闊綽,到哪裡都能混個好人緣。”

“據說他父親一直想讓他接過家裡的生意,所以在他高中畢業的時候,讓他報考了一所很不錯的大學學習商業管理,可這小子考入大學上了兩年後,說什麼也不願意學習經商了,自己在學校中偷偷報名參軍了。”

汪洪說著看著場上,又低聲說道:“這小子技戰術水平都不錯,就是冇事喜歡鬨點事出來,是我們特務營知名的刺頭。不過他腦袋瓜子很靈活,訓練也很刻苦,是個好苗子。嗬嗬,這小子敢說敢乾,說起來還真有我們軍人的一股子氣勢,就是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的讓人頭疼。當初選拔他進入特務營的時候,就有人提出過異議,怕他把營裡的風氣帶壞了,後來我力排眾議將他要了過來,但願他彆讓我失望。”

萬林笑著點點頭,知道這些大城市的公子哥家境很好,見識廣、知識麵豐富,在部隊中有些看不起那些從農村來的戰友,可人都不壞,在關鍵時刻十分仗義。

他眼睛注視著場上快速移動的兩人,笑著說道:“誰還冇點毛病,隻要有過硬的專業軍事技能,知道上進,就一定會成為一個好兵”他說著忽然話鋒一轉,微笑著看著汪洪低聲說道:“我把謝峰這個新兵帶來,你這個老大哥心裡是不是也一直在擔心,怕我給你塞進來一個吃貨吧”

汪洪聽到萬林的話嗬嗬嗬地笑了起來。他當時確實有這個擔心,他這個營這可是在戰時執行最艱钜任務的特務營呀,一旦手下戰士的軍事素質跟不上,直接影響的就是全營的戰鬥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