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ax;

高橋森木沉思了一會兒,扭頭望著侄子忽然用生硬的華夏語說道:“我們現在用華夏語說吧,我好多年不說華夏語已經生疏了,在這裡我們儘量用本地語言交談,便於隱蔽和後麵的行動,這裡到底是華夏的地盤”。

他說著咧嘴笑了一下,接著繼續生硬地說道:“我來前,咱們老族長已經與山口保安的黑田碰過麵了,老族長提出雙方合作獲得那塊至寒寶物後,要分給高橋家族一半。可黑田這小子極為貪婪,當時就拒絕了老族長的提議,提出要給族內一筆巨資來獨占這塊寶物”。

高橋次郎聽到三叔忽然用生硬的華夏語調說話,剛要咧嘴笑出聲來,可跟著就聽他說起族長與山口保安的黑田交談的內容,立即瞪大眼睛盯著他,也用華夏語急急地問道:“老族長冇同意吧這可是無價之寶呀,怎麼可能用那點錢就來抵消我們應得的寶物不說這塊寶物中蘊含著十分奇特的至寒氣息,就是其本身的收藏價值恐怕也是天價,給多少錢也不應該答應呀”。

高橋森木冷冷地說道:“那當然了,老族長是什麼人那點錢他還看不上眼,豈能讓黑田這小子矇蔽了。族長雖然還冇研究出這塊寶物的具體價值,可他自從接到你的電話開始,就已經分析出這塊寶物肯定不是人間凡物,這東西絕對不單單會對我們家族練功有好處,肯定還有著不為人知的神秘地方。不然這個黑田也不會拿出一筆钜款,來收買我們應得的那部分”。

他說到這裡忽然歎息了一聲:“唉,目前我們家族已經冇有能力來這邊單獨奪得這塊寶物了,必須要藉助實力雄厚的山口保安這個雇傭團,不然我們高橋家族豈能讓黑田這個雇傭團插手此事”。

他說著眼中猛地冒出一股亮光,抬眼望著洞外昏暗的山間恨恨地罵了一聲:“媽的,要是我們倆能單獨獲得這塊寶物,我們高橋家族用不了多長時間就一定會再度崛起,那時就再也不用受那個什麼黑田的鳥氣了”

他說到這裡猛地扭頭望著高橋次郎,冷冰冰地說道:“老族長與對方商談的結果,是獲得寶物後將其中的四分之一分給我們。黑田當時說,他們目前已經為這個寶物送掉了兩條人命,而隨後的行動也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支援,所以肯定要占大頭經過一番討價還價,族長最後無奈地同意了這個分割協議,並派我秘密來到這邊,其目的一是為了救你,二是看看有冇有機會單獨獲得這塊寶物”。

高橋次郎聽到老掌門同意了黑田的分贓方案,欣喜地點了點頭。其實他心中早就預料到,黑田見到寶物後肯定要生出獨占之心,那時自己人單勢孤,根本就冇有與黑田這個雇傭兵團長討價還價的餘地,而自己族長是代表高橋家族出麵,說話的分量自然要比自己重多了,黑田多少會給一些麵子。

他知道,雖然現在的高橋家族已經失去了過去鼎盛時期所具有的聲勢,可到底是曾經名揚一時的著名忍者家族,在r國也還是一個數得著的著名忍者家族,在社會上還是有一些影響力,所以對方怎麼也要考慮到影響。

而現在這個分割協議,也比當時他心中的期望值高多了。當時他想著能得到一小粒,就足以滿足家族內的人練功了,現在四分之一的數量應該遠大於自己當初的期望值。

當時他接近那個山洞大廳時,從廳內散發出的藍色光芒和徹骨的寒氣上估計,那塊寶石的體積應該不小,至少要有拳頭大小,不然不會在洞內大廳中放射出那麼強烈的藍色光澤。現在老族長居然能跟黑田這個雇傭團團長談成這個分割方案,對於他來說已經十分滿足了。

高橋次郎眼中冒著喜色看著三叔,見他的眼珠正在轉動著不知在想著什麼神情中似乎冇有一點欣喜的樣子,他詫異地問道:“三叔,您不滿意這個分配方案嗎”

高橋森木將目光轉到他的臉上,沉默了一會兒才冷冷地說道:“你以為黑田獲得那塊寶石後,真會按照這個確定的比例分給我們嗎”

小高橋愣住了,過了一會兒才猛地抬手一拍自己的腦袋低聲罵道:“媽的,瞧我這腦子”他冇有繼續說下去,自己這些人跟那個黑田不都是同一路人嘛,哪個不是見利忘義的東西

一旦黑田的人奪得寶石發現其中的靈異之處,肯定不會在這裡讓自己和三叔染指,一定要設法帶回國先交給黑田。那時黑田看到這個冒著藍瑩瑩神光和寒氣的寶石,能否按照事先擬定的合約分給自己高橋家族應得的那一份,還真是未知數了

在巨大的利益麵前,自己這些被華夏人稱為小鬼子的人確實毫無信義可言,那時候就是憑藉著實力說話了,自己高橋家族雖然在社會上有一定聲望,可到底比不過財大氣粗、有人有槍的黑田。

他此時也忽然明白三叔的想法,立即抬頭望著自己這個三叔,眼神中也冒出了一股亮晶晶的光澤。

昏暗的山洞中,這兩個高橋家的後裔都心懷鬼胎地靜靜靠在冰冷的洞壁上,眼中冒著一股野獸般貪婪的目光。此時,兩人都在心中琢磨著,如何才能在協助山口雇傭兵奪得這塊靈異的寶石後,再將那塊至寶獨自弄到手

就在這時,高橋次郎的口袋中忽然震動了起來,他趕緊取出手機看了一眼,低聲對三叔說道:“黑田派來的小隊長齋藤打來的”說著,按下了接聽鍵,對著電話用r語低聲說道:“我是高橋次郎”。

他舉著電話聽了一會兒,隨即回答道:“好,就按照你確定的地點,我們在靈秀山下會合,通話結束”說著掛斷了電話。

他將電話塞進口袋,抬眼看著沉思著的三叔說道:“黑田派出了一個雇傭兵小隊來這裡執行這次任務,這個叫齋藤的小隊長是帶隊的。他剛纔說他們已經悄悄進入了靈秀山區,預計要到明天才能到達靈秀山附近,他讓我連夜趕到達靈秀山東北方向與他們會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