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家老人長歎一聲接著說道:“唉我們是沒想到對方的會下此狠手呀不然完全可以製止兩人繼續爭鬥當時手持苗刀的人一刀砍斷對方手臂後並沒有取對方性命的意思隻是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跟著持刀往後退了兩步後來見我沒有敵意纔將腰刀插進刀鞘彎腰拿起地上的一個揹簍扭身向側麵的山林中走去”

萬家老人繼續講道:“當時我衝過去一把扶住傷者抬手點了他幾處穴道止血隨即與趕過來的父親一同對他救治又在山中照顧了他十幾天直到他傷情穩定才離開後來才知道兩人當時在山中同時看到了一株珍貴藥材商討無果後才發生了爭執並沒有多大的冤仇”

萬家老人說到這裡抬眼看著周圍黑壓壓的人群又凝神盯著依舊抱拳站在台邊的兩人低聲說道:“當時那個傷者說姓關傷他的人是苗家刀法的傳人現在看來當時那兩人應該是台上這兩人的爺爺這個關掌門可能是為自己的爺爺報仇來了”

萬家老人的話音剛落就見台下評委席上剛纔說話的評委已經直起了身子大聲對台上說道:“這裡是武林大會是切磋功夫的地方既然你們堅持使用自己的兵器更好地展現自己門派的功夫那我們就特例批準你們使用但是比試中決不允許徇私報複更不允許蓄意傷人”

這個評委的話音聽著不高可在偌大的湖邊卻清晰地傳進眾人的耳中顯然是帶著內力說出的話語顯示出此人具有深厚的內功

幾個評委也已經看出那個關家刀法的傳人肯定是尋仇來的可他們也明白就是現在不允許兩人使用自身兵器他們也會尋找到無人之地繼續比試

那時兩人及其雙方弟子之間極可能發生大規模衝突而且兩邊都是以刀法著稱的門派如果一個個都手持鋒利的腰刀對陣極可能造成更大的傷害還不如他們兩人在這裡光明正大的比試起碼在自己這些功夫高手的監督下可以避免大規模傷亡

“嗬嗬嗬您老誤會了我次來隻是來領教苗家刀法決不是來圖財害命的這點幾位評委大可放心使用自身兵器就是想憑藉真功夫好好領教一下苗氏一門的精湛刀法當然了這是我們兩位掌門人之間的較量跟門下弟子無關”台上的關掌門大聲回答道顯然是看出了評委們的心思

邊上的苗掌門臉色陰沉聽到對手說完也大聲說道:“對我是決不會輕易取人性命關家刀法名揚天下苗某也正好借這個機會好好領教一番門下弟子決不會介入這場比試這點請各位評委放心”

他說著扭身對著兩個門下弟子說道:“你們退下去”兩個弟子手持著苗刀猶豫了一下扭身向台下走去

台下的評委皺皺有些花白的眉毛知道兩人都是言不由心地說出了一些檯麵話並沒有將自己的警告聽到耳中他扭身與旁邊幾個評委又說了幾句隨即直起身子大聲說道:“好那就特批你們用自身兵器切磋但是決不許肆意傷人”

他說著扭頭對著身邊坐著的另一個老者又說道:“師哥我們上去監督一下”

說著他與身邊的老者一同離開座位大步向台前走去兩人在接近到台邊的時候身子不見作勢忽然淩空竄起身子在空中一扭輕飄飄的落在了台上穩穩站在台上持刀兩人的身側

這兩位頭髮花白的老人身形輕靈、動作一致使出的身法一模一樣一看就是一對自幼一起練武的師兄弟都具有極好的輕功

“好”台上兩人和台下看到兩位評委忽然亮出一手都大聲喝彩起來此時眾人已經看清剛剛躍上台子的兩位老者是形意拳的穆弘和劉海波兩位前輩

台上兩人也同時喝彩一聲跟著舉手抱拳對著穆弘兩位老人躬身施禮嘴中同時叫道:“有勞了”

兩人話音剛落不等兩位評委還禮扭身提著自己明晃晃的佩刀大步走到台子中央相向而立各自揚起佩刀在空中“刷刷”、“刷刷”舞出一個刀花跟著擺出了一個刀式凝神望著對手

此時此刻場下的觀眾已經屏住了呼吸湖邊變得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看出台上兩人有過節想通過這種比武的方式來決出勝負可兩人手中握著的都是鋒利的鋼刀啊隻要在比試中稍不留意就可能傷在對手刀下血濺當場

穆弘和劉海波看到兩人做好了比試的準備立即相互看了一眼扭身走到台子兩側給場中兩人騰出了活動的地方穆弘跟著大聲說道:“記住我剛纔的話這裡是展示武功的場所不是你們徇私報複的地方所有招式都給我點到為止決不可肆意傷人”

場上兩人都沒有出聲隻是站在場地中央望著對手的雙眼關掌門環眼圓睜雙眼中噴射著一股怒火;苗掌門則眯縫著雙眼冷冷盯著對方眼中冒出了一股冰冷的氣息

此時坐在台下石塊上的萬林老人仔細觀察著剛躥上台子的兩位老者隨即點點頭對旁邊的老掌門說道:“剛纔這兩位屬於同一門派動作輕靈一致應該是內功門派的師兄弟功力不錯”

老掌門凝神看著台上回答道:“確實不錯身子不見作勢就能這麼輕靈的躍上台子說明內家功力具有相當火候了看來華夏武術門派中還真是藏龍臥虎”

他說著扭頭看著謝超說道:“看到沒有要學會從對方的一招一式中判斷對方的功力對敵中一定要先瞭解對方功力要做到知己知彼這樣才能決定自己應對的策略、立於不敗之地彆跟你老子似的上來就跟人家拚命他有幾條命能這麼拚說起他來我就生氣”

謝超聽爺爺數落自己的父親臉上一紅趕忙點頭回答道:“是我都記住了人家要是不招惹我我乾嘛去跟人家拚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