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飛狐雇傭團團長尤夫帶著剩下的一名手下放棄追蹤小花來到“毒蛇”身邊,看著滿手鮮血捂著脖子的“毒蛇”,問道“怎麼樣”“毒蛇”吸著涼氣罵道“這個王八蛋把我脖子下的鎖骨打斷了”。

尤夫兩眼冒火,對手下說“把他揹回去,我去滅了他”抱著狙擊步槍就鑽進身邊的叢林。

幾天後,擺脫追擊的突擊隊來到與林木商定的集結地附近的山上。此時天sè已漸漸暗了下來,黎東昇用望遠鏡觀察了一下四周:山腳下停著輛麪包車,一個人站在車旁,手裡依舊點著一支菸,一明一暗的菸頭在夜sè裡十分醒目。符合接頭暗號,肯定是國安局的林木

黎東昇揮了一下手“洪濤、魏超把傷員送上車,其餘隊員在樹林裡拉開了jing戒線等待萬林”。

時間分分秒秒的過去,黎東昇不斷的看著表和後麵的山林。已經到約定的夜裡12點了,萬林仍然冇有出現。

後麵的山林隻有風吹樹葉引起的“嘩嘩”聲和夜鶯偶爾發出的高亢、尖利的啼鳴。

黎東昇低頭看了一下表,指針已經指向12:15分,他果斷地叫道:“時間到,撤”。所有隊員都一愣,張娃叫道“豹頭,萬林還冇回來”,“執行命令,撤”黎東昇果斷的命令。

隊員快速鑽進了車內,張娃央求道“再等等吧”。黎東昇扭頭說“任務第一。這是敵人的大本營,多等一分鐘,人質就多一分危險。我相信萬林能回去。開車”

接應他們的林木將車開得飛快,邊開邊對黎東昇說“我在天黑前將你們送到距離邊境10公裡的地方,你們趁天黑越過邊境。國內方麵我已聯絡好了。越過邊境5公裡,有直升機和醫護人員接應你們”,然後又問了一句“你們是什麼部隊這麼強的戰鬥力。方出動數百人都冇有攻進飛狐基地”。

張娃搶著答了一句“花豹突擊隊”,黎東昇回身就給了他一下,轉身對林木說“這是機密,不得對外泄露”。林木趕緊說道“保密紀律我懂,放心”。

乘著夜sè,突擊隊很快穿過了邊境線,來到等候多時的直升機旁,直升機將他們直接送到了y省武jing大隊的訓練基地。省武jing大隊大隊長王鐵成、省國安局的一名副局長和一輛救護車已等候在基地。

隊員們先將3個傷員抬下了直升機,送到急救車上,急救車呼嘯著離去

萬林帶著小花在林中飛奔著,已經離集結時間越來越近了。一直跟在萬林腳邊快速奔跑的小花突然竄上了前麵一棵3米多高的大樹,萬林趕緊躲到樹後,仰頭看了一眼小花。小花伸出右爪往右側的林中晃動了一下。

萬林明白,右側林中出現敵情。他低頭看了一下表,距離集結時間隻有半個小時了,目前看是趕不上了。

此時,他到有點釋然了。既然趕不上,那就踏踏實實的跟敵人乾吧。從小在山林中長大的他知道,打獵最忌諱的就是心情浮躁,浮躁就可能犯致命的錯誤。他把生死相搏的激烈戰鬥,當成了與爺爺在林中的狩獵。

已經午夜12點了。森林中隻有樹葉空隙間shè下的斑駁星光和偶爾閃過的夜行動物泛著綠光的眼光,除了風吹樹葉的嘩嘩聲、夜行動物爬行時的“嗦嗦”聲,還有幾聲突然響起的夜鶯淒厲的叫聲。

萬林靜靜的伏在樹後,狙擊槍上的具有夜視功能的紅外瞄準鏡被“毒蛇”打碎了,他目前隻能靠自己的眼睛和小花的感知力了。

他順著小花注視的方向向右側林間望去,除了樹枝的晃動,冇有發現任何動靜。但他知道,小花靈敏的嗅覺已經發現獵物進入了5公裡的距離內。

尤夫也已來到了這片區域,憑藉多年的作戰經驗,他也感知了危險的臨近。他帶上紅外夜視鏡,仔細的觀察著周圍。透過夜視鏡,他看到許多潛伏在草叢中和伏在樹枝上的生物,800米距離內的任何生物他都一覽無餘。

隨著距離接近,尤夫很快發現了在樹乾後露出半個頭向外觀察的萬林。他小心的向前移動著身子,不敢發出一點聲響。當他逐漸接近萬林700米距離時,他躲在樹後,悄悄的將槍管伸出,心中暗道“小子,這回看你還往哪跑”。他輕輕的扣動了扳機。

就在他扣動扳機的一霎那,小花突然從樹上竄向另一棵大樹,萬林趕緊將頭縮了回來。

“啪”,子彈擦著萬林的臉龐飛過,灼熱的子彈燒的萬林臉上火辣辣的疼。萬林眯著雙眼,暗自自責“太大意了,對方帶著夜視裝備”。

萬林躲在樹後,彎腰撿起手臂粗的一截枯枝,慢慢從樹後伸了出去,“啪”,對方一槍將枯枝打得碎木橫飛。顯然,他被對方狙擊手鎖定了。

根據兩次子彈飛過的彈道,他大概確定了對方的狙擊位置。萬林慢慢摸出一顆手雷,抬頭看看頭頂上的樹枝,從樹後對著樹枝間的縫隙,向對方所在的方位使勁扔了出去。藉著爆起的火光和煙塵,萬林閃電般的向左側林中鑽去。

強烈的火光,晃得帶著夜視鏡的尤夫一陣昏眩,他翻滾到另一棵樹後,“媽的”尤夫罵著將夜視鏡摘了下來。

手雷爆炸後引著了地上的枯枝和樹葉,樹林中突然明亮了起來。在明亮的火光中,尤夫失去了夜視鏡的優勢,兩人回到了同一起跑線下。

兩人都靜靜伏在隱蔽物後,不敢有一絲晃動。因為任何動作都可能成為對方的槍靶。

時間靜靜的流逝著,兩人對峙著趴了5、6個小時,誰也冇有發現對方的狙擊位置。

東方的天際漸漸發白,剛纔爆炸燃起的樹枝、枯草已在晨露的侵潤下慢慢熄滅。夜晚寂靜的叢林也漸漸響起了鳥鳴和動物來回穿越的聲音。萬林趴在凸起的大樹根後,手中的槍指向對麵。

隨著林中動物的甦醒,小花藉著林中動物的活躍聲響,慢慢接近著尤夫。

尤夫趴在狙擊槍後,手槍放在狙擊槍旁,心中思忖著“難怪莫納和毒蛇都折在這個狙擊手槍下,跟自己這個有十幾年實戰經驗的狙擊手對峙這麼長時間,居然冇有一絲失誤”。

突然,他感覺到後麵的草叢中有些異動,他扭頭一看,隻見身後的草叢中兩點藍光在閃動。

他突然想起剛開始追蹤時,就是這樣有著兩眼藍光的小動物撕開了手下的脖子。他抓起旁邊的手槍“啪啪”對著剛剛躍起的藍光放了兩槍。

“嗷”小花慘叫一聲向著旁邊的林中鑽去。萬林聽到槍響和小花的慘叫,對著槍響的地方shè出一顆子彈,一槍正好穿過尤夫舉著手槍的右手打在手槍把上,將手槍擊飛3、4米遠。同時起身就朝小花逃跑的方向追去。

“啊”尤夫慘叫一聲將手收縮了回來,伸出頭看看萬林移動的方向,起身就要追去。可他剛站起,手上劇烈的疼痛讓他又坐了下來。“混蛋,有算賬的時候”他狠狠的罵著,掏出急救包將手包紮好。然後環顧了一下四周,背起槍落寞的向基地方向走去。

他知道,在負傷狀態下是無法與高手抗衡的。

順著小花逃跑方向追去的萬林很快就發現了小花。小花坐在一塊草地上,正用舌頭舔著左後腿,並不時用兩眼冒著藍光的眼睛,jing惕觀察著周圍的動靜。

萬林來到小花身邊,飛快將小花抱起,隱蔽到一棵大樹後觀察了一下後麵動靜,然後心疼的看了一下小花的左後腿傷處,是被一顆子彈從左後腿穿過,形成了一個貫通傷口。

他嘴裡小聲的安慰著小花,掏出急救包將傷處包紮好。然後將小花放在肩上快速向邊境方向跑去。

萬林在林中跑的飛快,小花跟隨他十幾年,在他思想深處小花就是他的親兄弟在幼年打獵時和到突擊隊後,小花救過他無數次命,從冇受過傷。

他是寧肯自己受傷也不願小花有什麼意外。他現在隻有一個念頭:儘快回國,給小花療傷

幾天後他來到了邊境。

前幾天森林中劇烈的爆炸和猛烈的槍聲已經驚動了方,從當天他們就加強了邊境的巡邏和盤查。

當萬林來到距離邊境兩公裡左右時,隻見巡邏隊象走馬燈一樣的頻繁,萬林對著耳邊的話筒呼叫突擊隊,可冇有任何迴音。他思襯著,通訊器材肯定是在林中作戰時損壞了。

等了一會兒,萬林仍然找不到機會,他看看小花,見小花無力的趴在肩頭,兩眼薇薇閉著,血從綁著繃帶的傷處不斷滲出。

一定要撕開一條缺口衝過去,不然小花就危險了。萬林掏出最後一顆手雷,向著左側的樹林中扔去。

“轟”,巨大的爆炸吸引了巡邏隊的注意,他們紛紛向爆炸地跑去。萬林“嗖”的竄起,一溜煙似的向國境線奔去。

從另一個方向趕來的巡邏隊發現了萬林飛跑的人影,“噠噠噠”一陣槍聲在他身後響起,子彈在他飛跑的身後擊出一串塵土。

瞬間,萬林沖過了國境線,來到了國內。剛跑過國境線,就看對麵的林中跑出了吳寒雨和張娃。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