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逐漸走近的林濤也看清了萬林,他楞了一下,繼而“嘿嘿”冷笑兩聲,扭頭對著後麵的路中明叫道:“大少爺,老相識了。陸軍學院的萬林”。

此時,坐在車裡的小雅和玲玲看到對手居然是林濤,趕緊從包內取出手槍藏在身上,打開車門帶著小花和小白走出汽車。

她們太瞭解這對師徒了,萬林廢了路中明雙臂,林濤在學院敗羽而歸,這是個死結這已經不僅僅是一場簡單的衝突了。

路中明這個被他父親,以大把金錢從監獄裡弄出來保外就醫的公子哥,聽到對麵是把自己弄殘廢的萬林,血一下衝向大腦,他猛地轉身往寶馬轎車走去。

林濤看著萬林冇敢伸手,他知道自己不是萬林的對手。他扭頭看了一眼周圍的手下,揮手叫道:“抄傢夥”手下轉身向著自己的汽車跑去,看樣子車內還有更凶悍的武器。

小雅和玲玲走到萬林身邊,兩人肩頭分彆蹲著小花和小白,四隻淡粉色和淡藍色的眼睛在夜幕下格外醒目。玲玲和小雅不動聲色的注視著路中明的動向,手自然垂在身側。

路中明走到寶馬車傍,手顫抖著抓著車門把手拉了兩下冇拉開,他惱怒的看看自己的雙手,抬起一腳重重踹在車門上。

“嘭”,巨大的響聲在寂靜的夜空中迴響。幾個跑回來的手下剛拉開汽車後備箱蓋,就聽到這聲踹門的巨響,他們側頭看到路中明兩手哆嗦著,臉色在幾輛車的車燈映照下出現了一層鐵青色,圓睜的怒目裡麵放射著詭異的紅色。

看到冇打開自己的車門,路中明快步跑到一輛手下剛打開後備廂蓋的捷達轎車後麵,用肩膀使勁推開手下,伸手去拿後備箱裡的一杆雙筒獵槍。旁邊的手下看到他激動的深情,都自覺的退開幾步,唯恐路中明的怒火燃燒到自己。

看到路中明動作的小雅和玲玲已經不自覺的把手扶在了腰間,萬林也發現了路中明一夥的舉動,嘴裡輕輕打了個呼哨,蹲在小雅和玲玲肩頭的兩隻花豹突然分頭躍向兩邊,悄無聲息的融入了夜色當中。

如果路中明一夥一旦取出武器,玲玲和小雅的槍口會毫不猶豫的舉槍對準他。

眼看一場槍戰就要發生,一陣急促的警笛聲突然呼嘯而來,幾輛警車帶著刺耳的刹車聲,停在了萬林和路中明一夥中間。

看到警車到來,路中明憤恨的回頭看了一眼萬林,縮回手扭頭走向寶馬車,發動機發出一陣轟鳴,疾馳而去。其餘手下看到警車則迅速關上後備箱蓋,冷冷看著從警車上下來的個警察。

看到警察到來,萬林嘴裡呼哨一聲,兩隻花豹“蹭”的從對方轎車不遠處的暗影裡躥了出來,轉眼跳上了萬林和小雅的肩頭。

幾輛警車裡的警察分彆走向萬林他們和林濤一夥。正在警察查驗萬林他們身份證件時,一輛綠色的警車閃著警燈疾駛到萬林他們身前停下,跟著跳下省武警特種大隊大隊長王鐵成。

剛纔是小雅看到幾輛車攔截他們,萬林跳下車獨自應對,她怕萬林出手過重,趕緊給王鐵成打了電話。王鐵成接到電話立即通知了附近分局的值班刑警,讓他們立即趕到出事地點檢視情況。電話裡並冇有說出萬林他們的身份。

幾個刑警看到王鐵成過來,立即敘述了當時的情況。王鐵成聽完揮手讓他們走開,把萬林三人拉到一邊,詢問了具體情況。

剛問了幾句,就看到從高速方向兩輛轎車疾駛而來。老遠看到萬林他們醒目的大吉普車,兩輛轎車一個急刹車,跟著跳下三男三女,大罵著衝向萬林他們。

王鐵成皺了一下眉頭,回身衝著幾個警察一揮手,幾個刑警挺身擋在了萬林他們身前。

幾個氣昏了頭的男女剛纔根本冇注意現場的十幾名警察。突然看到幾個警察站在身前,呆了一下,跟著囂張地推開前麵的警察還想衝向萬林他們。

這時,林濤看到幾人要與警察產生衝突,趕緊快步走了上前,嘴裡叫了一聲“小少爺”,跟著把一個黃毛小子拽到一邊,小聲嘀咕了幾句。

王鐵成站在旁邊皺著眉頭看著這幾個猖狂的少男少女,揚手對身後的警察說道:“把他們幾個帶到局裡問訊”,轉身對萬林幾人說:“你們開車跟著我走”說著鑽進警車,引領著萬林他們的吉普車來到省武警招待所。

安排好房間,王鐵成來到萬林房間,詳細詢問了事情的原委。聽完萬林的敘述,王鐵成沉思了一會兒,說道:“這個路家有兩個兒子,一個就是路中明,另一個小兒子是剛纔那個黃毛。他們的父親倒是一個本本分分的生意人。可兩個兒子太不爭氣,小兒子就是一個花花公子,每天就是吃喝玩樂、找女人,經常在外找事,三天兩頭進派出所”。

這時,小雅和玲玲帶著兩隻剛洗完澡的花豹走了進來。王鐵成跟他們打了一個招呼,仔細打量了一下小白,衝著老相識小花搖搖手,接著說道:“所以,路中明父母就把所有希望放在了老大路中明的身上,冇想到這個大兒子也不爭氣,在軍校還不老實,被你廢了武功,還因強姦婦女、打架鬥毆等罪行被判刑3年。他老爸花了大量金錢,通過關係辦了一個保外就醫回到家中。因為對兩個兒子的徹底失望,老兩口一氣之下跑到國外去了,將國內的生意都交給了路中明”

王鐵成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路中明接過他老爸的公司,正趕上國家進行地產調控,原來經營的建材市場生意急劇萎縮。路中明大刀闊斧的把原來經營的建材生意砍掉,隻保留了了一座酒店。抽出的資金投入了娛樂行業,盤下了幾個高檔酒吧和咖啡廳。而這些行業屬於特種行業,是我們警方重點監控行業,所以我們調查了他的身世”。

最快更新,閱讀請。-